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1章 莲花宫的规矩
    齐帝闻言一愣,刚接过的甜汤差一点就撒了出来,这是烨儿知道他的身世五年以来,第一次叫他皇叔,喉结忍不住地上下滑动几下,“烨侄,什么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成日享钱庄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太阳穴突突跳跃,好笑道:“烨儿,你?”头痛,难道京龙卫,跟他回禀的事是真的?

    烨儿受了刺激,再也不相信男女之情,真成了兔儿爷?

    “不是,贾益珍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她闲着无聊。”

    赵旭眼都不带眨了,这货改性福了?那关大小姐,他是不是有机会了?

    齐帝闻言,面沉面抽,烨儿讨人喜好的手段还真是不同凡响,“旭儿,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眨眸,拉着脸子,行礼转身退了出去。腹诽:脑子清楚不?谁才是你儿子?这差别的待遇真是隔了天地之远,他堂堂一个皇子站着应事。

    赵烨这厮,慵懒地歪椅子上,惬意无比地品尝甜汤·······

    父皇的心长胳吱窝内去了!

    李公公垂眸,眼观鼻,鼻观鞋尖,誓与它相恋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齐帝瞪了李公公一眼,“去门外守着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脸的灰败,看着赵烨和他一样的狭长瞳眸,无奈道:“烨儿!你跟皇叔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世子挪了下身子,只看着大姆指手上的玉板子,“碍眼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齐帝一听,秒懂:父皇的乖儿子,你早点看端木家族的碍眼——多好!

    “那,你又为何只找贾益珍那公子,你们之间有没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女人!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狭长的瞳眸及快地划过一道亮光,喉结上下滑动两下,腹诽:贾益珍竟然是个女人,臭小子总算是开窍了。

    他要抱孙子了,可就是这身份低了一点,抿唇,抬眸看了眼赵烨,这个没身份,关系也不大。

    他给她赐就行,思及她的身份让她做个侧妃,也就够了,“皇叔给你赐婚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音落,殿内的烛火瞬晃。

    唇角微抽,难道还没拿下?臭小子一点用处都没有,他的小孙孙呢?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齐帝一脸的急切,到底是谁娶媳妇啊!用得着你这么急吗?

    “她还在孝期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滚犊子!”没影子的事,就在他这里得瑟!

    赵世子伸手拿茶杯,轻‘呷’一口,“母妃已经把皇奶奶的翡翠簪子送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一愣,不是说送给忠勇伯爵的大小姐了吗?这到底给他摆了什么龙门阵呀?眸沉,心机如电闪,闷声问道:“贾益珍,是,是伯爵府的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抿唇,蹙剑眉,淡淡再次开口道:“她还是莲花宫的圣主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脸色瞬间黑如墨汁,狭长的瞳眸直接眯成一条直线,两手紧握椅把,怒吼道:“你,说什么呢?莲花宫的圣主?”

    “皇叔,威武!”

    齐帝这个忧心如焚,看着赵烨抬手揉耳朵,讪讪端坐回位,带着小意问道,“那个,烨儿,皇叔不好,可,可莲花宫的事情你了解多少啊?”

    这个儿子可是他想尽办法才生出来的,可能就连他母妃都不知道赵烨其实是他齐帝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莲花宫?有什么需要特别了解的?”心沉,闹腾的小东西,要是胆敢纳待夫,看他怎么收拾她。

    齐帝一看,心道:完了——完了!

    面红,脖子发粗,声音发哑,“臭小子,你可知道,莲花宫的规矩,做那圣主之人,可是一夫四待夫的,这个,我们不能接受?”

    一顿爆吼完毕,心里莫名发憷,侧眸,心情复杂到无言可表,他的儿子,怎么能吃此等闷亏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闻,手中的茶杯直接化成粉渣,缓缓抖落,帘前骤然出现,京郊庄子里的四男子,想来就是传说中的风雨雷电氏了。

    “你,不准动她!”

    齐帝眸沉,冷哼一声,拂袖,这滚犊子,他还没出手呢!她如果真是知情识趣了,他自然不会动她,但是,她如果敢亏待他儿子,他不动她,动谁?

    “不动,你就降伏她,那种事情,绝对不能出现在我们赵家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自是听懂齐帝含在话语内的深意,抬臂伸手拿茶杯,“皇叔,好似最会来这招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气短心里发虚,掩口,压抑着着轻‘咳’一声,威严道:“李公公,太医炖煮的补品呢?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李公公面皮子发紧,适时做出该有的反应,音落,躬着身子,迈着淡定的小步子,走到屏风后面,取出食盒拿出炖盅。

    “来,烨儿,皇叔想信你,闻闻,这可是专门为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累了,不想喝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,抿唇,心口起伏的历害:世子爷您才威武,打起当今天子的脸,真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?缩身子,轻呼吸,经量降低存在感,不想挨镇纸亲热的招呼!

    齐帝一听一愣,莞尔一笑,“听话,你这次去东北府震灾,日夜奔劳,都瘦了,再说,皇叔这里又不是没有床,喝完,在这里睡一觉不打经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,脖子恨不能缩到衣袍内,龙床!睡龙床?

    赵世子沉吟一瞬间,无奈接过,一口而尽,“我睡软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了?”软塌再软,也不是床,那玩意睡着怎么可能舒服。

    “不怕!”音落,起身,自踏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齐帝眯眸,转身回书桌,继续批改成山的奏折呈文。

    夜沉,万籁俱寂

    李公公步子微抬,躬身行礼,“皇上,三更了!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停笔,侧眸,“世子醒了?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还睡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齐帝理了理龙袍,起身抬腿迈步走了进去,伸手掀开床纱,轻缓坐床边,就这么看着烛光之下沉睡赵烨。

    他的烨儿长的跟他母妃一样的好看,精雕细琢的面容上散发着潋滟的冷辉,肌肤好的似上等的冷玉,修眉如墨下,又继承了他狭长的瞳眸,真是会长!

    垂眸,神伤,这孩子怎么就喜欢上那孩子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