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 踌躇的思绪
    关锦兰闻言见状,心里莫名发寒,这么快就要去商量着这么纳···呸···你个二货···人家是公主···怎么可能做妾,东西两头大,我去,脑子被屎糊住了!

    “爱走不走!”音落,脚下步子一扭,甩着门帘儿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见,薄唇弧度上扬到不行,心情奇好调侃道:“嗯,真乖,别忘了多吃点饭,就这体力一点也跟不上,爷总是不得趣。”音落,脚尖一点地,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黑面红,总是不得趣?我去你大爷!一抱枕随着音儿,穿过两道门帘,直接砸在裂缝的院墙上后,砰!轰轰的一声巨响,院墙在主子的招呼下,成功地——退休了!

    赵世子身躯飘逸,微微一晃,落在一颗大树上,勾唇一笑,他真怕她先走,她会难受,现在听到她炸毛的声音,心里终是松了一口气,“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响,不见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唇角直抽,妈蛋,又要破财了!

    深呼吸吐气,本小姐不气!

    明天,一早到吗?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枫林晚刚好有一边的雅间,不正好对着主街道嘛!她也乐的沾仰沾仰异国风情不是,偷看又不会死人,她就不相信只她一个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圣主!事情已经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看着手中的杯子,“从他们当中先上两人一起走,安排到枫林晚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谁做的好,枫林晚的大掌柜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宫中

    诚如关锦兰想的那样,齐帝还真是跟赵烨商量明日迎接北延国太子温子安的事,当然,钱庄的事才是主要的。

    齐帝虽然很重视钱庄一事,可也不能面皮子不要,直接让内务府出面强行插入,所以这件事,必须在旭儿和烨儿中间选一人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烨儿,有何想法?

    “烨侄,这事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忙,没空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那,你可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齐帝薄唇莞尔一笑,放下手中的呈文,抬手示视李公公后,起身踏步从书桌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向宠辱不惊,瞳眸淡淡地看着李公公吩咐人送上来的甜汤,抬手轻挑划动两下,轻‘嗅’一下,扔勺子。

    抬手,再次打开手里的计划书,“父皇,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他虽然心喜这件事,可他还没给成日享送信,说他答应了。这成日享的贾公子胆子可真够肥了!居然,就这样大咧咧地,把他的名字给写了上去?

    瞟了瞟赵烨,瞳眸瞬间一眨,放下手中的计划书,拿起丢一边的甜汤,再次用勺子搅了一圈,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嘴巴挑到天边的混世魔王,竟然用勺子,一小口,一小口地细品,喝尽了?

    锁眉,试试?

    嗯,锁眉,这东西娘们唧唧了,有点像燕窝,嗯,嫌弃微瞟,确定不是。不过,倒是个不错的话题,下次,正好借着这个,有事可聊啊!

    齐帝面沉,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都生了什么熊玩意儿?堵心!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垂首,面上吃的相当认真,心里却在默念记数,安以往的惯例,父皇耐心就要用完,放碗放勺子,侧眸,嗯,这次居然有进步。

    齐帝抿了抿薄唇,“父皇知道你一向安逸惯了,可是旭儿你别忘了,你是皇子,没有朝廷这个背景,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大齐的银子流到世家的手里,大齐国的百姓是日夜操劳却吃不饱,穿不暖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抿唇,嘴角轻抽:暗道一声真是好笑:父皇这是筛子挑软的捏,赵烨不做,他就拿着他当孩子哄着,让他上。

    齐帝自认为他对自己儿子十分的了解,太子赵翰嘛!好大喜功;二皇子赵煌和三皇子赵澈整天谋算他现在的位置,一肚子的坏水,钱庄的事件是万不能交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到是养肥了他们胃口······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虽然安于享受,但是他自小心软,还算是比较会体恤百姓的,要不然也不会跟着烨儿,主动跑去东北府震灾。

    至于,十皇子赵显,现在还小,最是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这件事交给他们两个来办,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见状,心机如电急转,深吸了口气,一脸为难道:“父皇放心,儿臣一定尽力,不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!父皇自是相信你能胜任此事,户部那里也已然打好了招呼,你如果缺银票可以去户部那里换。”

    这里所谓的换,当然是拿着真金和银子去换户部的银票,当然如果能拿到平等王府,晟犊子手里三千万两的金子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儿臣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自以为暗示的十分的隐晦,可是,六皇子还是听懂了,只是——转头看着歪在椅子上的赵烨。

    这两货以前可是穿一条裤子了,现在这会,他又有什么样的盘算呢?

    要知道成日享,可是忠勇伯爵府关锦兰师兄,贾益珍开的。

    在面对皇权时,不知道贾公子又存了什么心思?

    前些天,外面可传出赵烨和他是一对兔儿爷,虽说他是不信,可无风不起浪,这不正好能说明他们俩人的关系很好嘛!

    父皇的意思:成日享钱庄这个事,不应该挂贾益珍的名,应当由户部与军方的人共同参与此事,互相帮助,也互相监督。

    贾益珍给军方和朝廷虽说留下的红利,但是听父皇的意思,还是嫌弃少了。也是,你一个商贾,竟然敢占五成,换他也不愿意,少不得要活动,活动,再活动。

    这年月为了大业,谁会嫌银子多啊!

    不过,看父皇的意思,通达钱庄现在还没有倒,必然还要再等等,再看看,下一步到底要怎么走?垂眸,微闪,银子这玩意啊!

    确实还是掌握在国家手里比较好,父皇这几年,可是吃够了世家的苦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斜‘睨’了一下齐帝,心里不是滋味,原本关锦兰找上他,可是算了私人红利给他们的,现在这样一弄,齐帝竟然想抢了,那闹心的小东西,还捞个什么劲!

    “皇叔,那五成是我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