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9章绝对有套路
    所以,小东西这玩意儿溶了,你也不用想的,爷就当你自愿做贡献了,你必须为刚刚的行为,付点皮子上的利息,充军响去!

    “我,我,我不要银子,你快把内力收回去。”音落,小银牙紧咬着下唇绊,眸珠子滚来滚去,她怎么就这么缺心眼儿!

    混球的脸色好难看,是不是又受伤了?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!”转眸,闭眼,深呼吸一口气,极力自持,如果混球因为她伤上加伤,她,她以后都不要抢着不义之财。

    “好了,睁眼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睁眸,身子一抖摊软,“···我···呜···我···我是···蠢货···”

    “爷,不可能找蠢货做夫人!”

    “我···我···贪心···”

    “这个,爷赞成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“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把金豆子擦擦,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赵世子扯唇角,小东西不是这么快就发现——他的打算。蹙眉,他的决定绝对不会改变了,为免心软,紧紧的拥抱,狠狠地堵住扰人心弦的樱桃粉唇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厢房安静极了——许久,一吻才罢!

    关锦兰俏脸粉红,好看的丹凤眼直眨巴,腹诽:妹纸,你缺心儿又犯了,心软个屁劲。身子瞬间发软无力,一个狠扑进他的怀里,混球虽然收了伤,但是就输这么点内力给她,俊脸就白成这样?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··不定又在憋什么坏主意?撇嘴,不能再去多想,往后,她再如何气愤,也不能做这种拦路抢劫的事!免的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毕竟,混球整人的手段那是相当的层出不穷啊!

    唉,她不是当土匪的料子!

    厢房外面,风儿渐起,云层越发的浓厚,‘沙沙沙沙’如丝的雨点儿,轻轻撒落,终究是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    “溶好后,给你送到成日享去,以后不必要见的人,就不要见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举眸,睫毛轻颤,音色微哑粫道:“混球,我决定不溶了,就当从来没见过这些个东···玩竟儿。”音落,眯瞳眸,细看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身子微僵,不禁眯起狭长瞳眸,“爷在,没事,该怎么做还怎么做,重点在是后面的话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低头,重点是后面的话,丫的,果然有坑。

    “谁?你把话说清楚?”拐话题,心里拍桌子——决对不让混球的人,溶金子。

    “这样,很好玩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眉眼弯弯,人家不下点猛料给你这个醋罐子,不定还得扯着她溶金子的事!

    “那个?我等你一起去还不行嘛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垂眸,修长如玉的大手,撩起她额角的发丝,绕过精致的耳畔,音内带着几分无奈,又有几分的浑厚的磁性,“我接下来半个月会比较忙,可能晚上也没空过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爱情保鲜期这么快就过了?顺手在他腰间上演三百六十度旋转后,赌气跺脚站了起来,瞪圆好看的丹凤眼,飚呼呼道:“忙什么?晚上都没时间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唇角弧度上滑,很是新奇地垂眸看了看腰间的嫩肉,小东西的爪子还真是利啊!抬手扶了扶腰间的嫩肉后,眸内全是她嗔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忍不住抬臂伸手,叩指轻弹,请她吃爆栗子道:“北延国的太子温子安,明天一早就要进齐帝城了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侧头颅咬唇,妈蛋,早就防着他这抬,竟然还是没躲过?出手真狠,抬手扶额轻揉,“北延国太子温子安,他来干吗?干吗他一来,你就不能来见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不用管,只记着吃好,玩好,睡好,就行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忍不住翻白眼,说的什么鬼?养猪呢!

    “我去,你说不说?”

    音落,贝齿倒扣,咬唇,满脸的狐疑,凭她在现代看宫殿剧的经验:一般两国交往,总会来个和亲什么的,总归不是这边嫁过去,就是哪边送过公主过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这里面绝对有套路!

    赵世子微顿,压下心头的思绪,举眸看外面的同时,动手撩了撩衣角,心道:小东西倒是流水般的通透!收眸,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一口喝尽,“好,你想知道,爷就告诉你,就书信里的意思,总是围着粮食在打转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怔一下,眸色斜‘睨’扫视一眼,抿唇,直觉混球的神情不对!

    丫的,肯定还是有事瞒着她!

    查不查?

    还是得让人去查下,他这刚成东北府回来,北延国的太子就跟着身后过来了,她可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的装简单。

    握粉拳,不会是哪朵烂桃花眼瞎,和她一样,被这臭混球的外貌给骗了?

    不说是吧!

    忍不住翻白眼,内里暗卒:切,摊手,不告诉本小姐没关系啊!时间就是最好的答案,狐狸尾巴又不能藏一辈子!

    讪讪无趣,拉长着音儿道:“那,行啊,你忙完了,再来看我喽。”音落,抬手托腮帮子,扭身子,翘二郎腿,晃腿儿耍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最是懂事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·”音落,侧眸,心思急转,我靠!这画风里面肯定有猫腻呀。平时,一看到她这个样子,必然会挨一顿说教,今天,竟然还夸上了,哼!

    蹙眉,收腿,一把抢过某男刚冲好的新茶,一饮而尽,甩杯子,一双好看有丹凤眼眸色流光潋滟,灼灼地盯着某男心里直发堵。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公子,一应事件,已然全部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一会儿。”音色微尖冽,透着不爽的劲儿,穿过门帘,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圣主吃炸药了?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世子看了看关锦兰,转眸看着桌子上面的烛火,自来都说祸福相依,看来还真是这样,小东西平时太过于闹心,紧张紧,也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!”音落,一黑衣人飘来,跪在厅门口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找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音落,人如风一样飘走。

    赵世子低叹一声,“乖乖了,爷有事,先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