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被人包饺子了
    “爱你一万年!”音落,伸头颅,窝脖子,伸粉唇狂卷某人喉结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没心肝的小东西,“下来!”这种事,绝对不能惯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“不下,这辈子都不下!”

    “阿南,已然带了人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

    动作瞬停,丫个坏痞子,怎么不早说?

    松手,‘嗖’溜一下,从某男身下滑下来,“清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清风应声,踏步见来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人先守着,等完事,你再回去,至于他们,你看着安排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应声,再次抱拳退了出去,带着四美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美男面面想视,这鲁阳王府的赵世子真是太霸道了,他们以后的日子甚优!
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去夜市转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爷饿!”又想耍懒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这时候去夜市正好!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音落,面黑,吃路边摊?小东西也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啦!走啦!上次,那个不算,人家想跟你去嘛!”丫的,去哪里都好,就是不想回家啊!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,怎么去?”闹心!

    “对哦,你这个样子,也不行,白给人家看,又不能收银子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讨打的小东西!

    抬臂举大手,某女瞬间闭眼,砰!嗯,搞什么鬼?漏手缝偷看,我去!身子‘嗖’的一下,穿出厅门。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刚吓死宝宝了!

    抬手轻啪胸口,原来,竟是兵器击的声音,啊,身后突然而来的手臂圈着她腰肢,一个拔高落地,惊人的气场已然席卷开来,院墙骤然出一黑衣人的身影,又及速狼狈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清风脚尖一点,‘嗖’的一下子,越过院墙,行云流水般划出几掌,直朝那黑衣认击打而去。

    砰!轰隆隆!

    长剑出鞘,厮杀瞬间展开,剑光刀光闪闪,鲜血溢飞,长弓霎时间也出来凑热闹,风起,云掩月色,腥味在空气里快速地移动。

    关锦兰化身为八爪鱼,手脚变用趴在赵世子怀里,转头颅一看,脸色刷变,我去!还是漏尾巴了吗?明月干什么吃了?嗷······院墙竟然裂开好几道痕迹。

    丫的,又得花银子修。

    赵世子负手,神色冷凝,看着眸前色彩缤纷的小脸上,眸珠子滴溜溜直转的某女,“兰儿,不怕,爷在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怔怔,小脸儿越绷越紧,“我,好像有点习惯了,是你,我不怕!”音落,下意识地揉了揉发软的双腿。

    妈蛋,又挂了一个,好在不是她的人!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薄唇弧度上滑,脚尖一点,身子飘逸带着某女急退,避过成串的凌形飞镖,狭长的瞳眸幽深无比,“抱紧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心口收缩,吞口水,江湖果然不是好混了,“啊,哦!”

    “不紧张!”

    关锦兰低头,哆嗦着说道:“紧,紧张个呸,最,最多受点内伤,快,抱我上屋顶!”妈呀,层顶没人,好像安全一点,丫丫的,好想运用瞳目之术看看,是不是被人包饺子了。

    “上去,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废物养着要来何用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瞧不起人?不对!

    “难不呈是调虎离山之计?”音落,不等人回答,身子一扭,滑如泥鳅似游了下来,蹦踏着直往厢房而去,打架这种事情,她不善长,还是先把几箱金元宝收见莲花空间先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太子的手段就这么一点点吗?一群乌合之众,转眸,看着急如兔子蹦回厢房的小女人,忍不住轻‘噗’一声。

    抬手臂,一道寒气带着几朵雪花飘过,击落两把长箭,带着冷凛的声音响起,“三息时间!”话音一落,人已然转身回厅。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影卫一听,瞬间加入战圈子,霎时还杀气昂扬的黑衣人一怔,眸色一深,打杀半天,竟然不是正主的人,正主的衣角也没碰到。

    气馁,心惊,心凉!

    挥臂做手势的大手骤然停顿半空,怎么可能?就他走神的一息之间,十几人的尸体已横呈在地上,院中的泥土已然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脚下步子微晃,踉跄后退,眨眼,看着胸口枯杈,瞳眸瞪成铜铃装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他练的是一身刀枪不入的真功夫,怎么可·······砰,一声,直直倒地。

    清风神色晦暗,抬手示视,化身为小厮的莲花宫二等待卫见状,收剑,弯腰,动手,清理院落。

    后院来拿酸菜几家酒楼的小厮,不知战况已然结束,只闻着空间里的血腥味,脸色惨白,两腿软的跟煮透的烂面条,软啦吧唧地,鬼哭狼嚎着,似如一群无头苍蝇到处找地方藏。

    “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·啊!”音一落,众小厮抖抖索索,连滚带爬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娘呀,脖子竟然还没有豆腐硬,几声惊恐的惨叫声同时响起后,耳畔只能听到‘沙沙’的风吹枯杈声。

    赵世子扬了扬剑眉,薄唇微勾,笑意淡得几分虚无,漫不经心地回了厢房,“还去夜市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没见别人都杀上门,想抢回去的吗?

    “放心,不是来抢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抬头,眸珠子滴溜溜一转,“不,不会是来抢酸菜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唇角抽搐几下,鼓鼓腮帮子,无语望天后,“我现在那个都不去。”音落,伸手继续搭在箱子上,摧动着意念,收银子。

    哄娃子,骗谁啊!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踏步上前,一手搭在关锦兰的手背上,“这玩意,真就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发僵,侧头颅,只觉此刻身后的男人有种妖异的迷人,着急道:“你做什么,我行了,你,快别浪费内力。”

    要是,还有第二趟怎么办?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赵世子应完,好看的剑眉微拧,那里行了?

    嫩脸面色惨白惨白了,额头鼻尖上都出现汗珠子,这明显就是精神力透支的疾状。小东西真是闹心,大敌当前,为了这黄白之物,将他一个人丢在外面,实在是欣赏不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