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5章 与狐斡旋
    赵世子一听面黑,身上冷烈的气息厚重,把闹心的小东西一推,脚下步子骤宽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眯完愣,推她?一时间回不了神,人呢?我去,双脚一踢,总算是成功了,往后软塌上一躺,抓紧时间休息一下,睡!

    赵世子心口怒气翻涌,脚下子步子一拐,想想忍不住又倒了回来,一看,面黑如墨,背双手,再次转弯跑了出去。小东西是真的很能干,比想象中的还要能干。

    但机糊搅蛮缠跟他闹,他到要看看,她想做么?

    关跃海这个蠢货!要是知道自己到底生了什么玩意儿,哼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据他收到的消息,伯爵府这段时间可是非常‘热闹’的!

    她知道了,定比他还高兴,所以,他决定了就不告诉她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夜色如浓稠的墨砚,深沉得化不开来,一辆马车在风中急促奔跑,卷起一片片寂寞的落叶,恍惚中似乎就要带出冷冽冬意。

    宫中,庄严的御书房中,齐帝的脸色是越来越来难看,阴郁地看着跪在面前的凉国公。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心思,正是因为他了解,所以才十分憎恨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纳凉国府势力里的任何女子了,他竟然和凉贵妃联手,把凉玉盈破烂送上了他的龙床。

    他虽然中了媚约,但也不是没了神志,运内力将人一掌劈晕,一脚踢下床去,转身冲出密室······不过,想想他的龙床,竟然被如此恶心人的玩意躺过那么一下,恶心的他恨不得把隔夜的膳食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竟还装出如此可怜的嘴脸,难不呈,儿子跟女儿在一府内**,他愣是没发觉,哼!

    真是老糊途!

    薄唇微勾,竟然你们这么想送个进来,朕就当多养了一条狗,也是时候一起清算。

    “臣请皇上责法臣的内子不会教育小女,连累······小女清白受损。”凉国公一脸的痛心疾首,一副生不如死的神情。

    齐帝深冷,都说秋后的蚂蚱,蹦达起来不管不顾,看来凉国公也不能免俗!

    这个老货竟然把糟糠之妻抛了出来,还真是凉薄之人!不过,不得不说他这行动,还真是让他消了一点火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就这样就想让他忘了凉国公府对他的算计,那绝对是不可能的,寒声一笑,“凉国公这是你的家事,朕就不过问了,至于,玉盈就封个美人吧!”

    凉国公一怔,竟然只是封了个美人,看来这盘他下输了,“皇上圣明。”

    “回府吧!奇轩还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凉国公忍不住嘴角抽了抽,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时候,可是,如果不赌一把他怎么也不会死心的。

    事件一件接一件,他现在真有点慌神了。

    姐姐,凉贵妃没能成功生下皇子,这些年虽然受宠,但没有皇子的贵妃只是好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轩儿,京虎威位统领之职,竟给六皇子赵旭给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现只能希望玉盈能够一次就怀上了······这可是凉国公府最好的出路。皇上,平白多了个如花似玉的娇人儿,您还有什么不乐意?

    齐帝看着凉国公出去的背影,眸光深邃而幽远,“李公公,朕现在的皇子和公主都很好,不该出生的就不要给朕惊喜了。这件事,你亲自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这就去!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给贵妃添乱,让她好好地休息。”音落,低头继续批起手中的奏折呈文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怔,低头莞尔,皇上便没有宠凉美人,却要如此做,自然是想看着凉国公府一脉,上串下跳,表演猴子戏!

    昨晚那宫女,得,灌了药,也可以打发去,杂役房了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心情好,看着娇美的妾室,端跪在一旁,优雅地为他煮茶,抬手刮了下她的秀挺的小鼻子后,随手接过,轻嗅一口,喝下。

    “爷,妾这茶,你喝着可顺口?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闻言扫了她一眼,如花娇妾瞬间垂下了头颅,敛了身姿。

    六皇子收眸,美是美,可少了股味道,败性。

    “嗯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停手,理衣袖,行礼。

    “明早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春波明澈瞬时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不禁笑了笑,摆了摆手后,拿起塌边成日享送过来的计划书,思绪一下子飘远:那女人才是真美!

    不提才能,只容颜就能动人心魄,美得不沾半点尘俗之气,星眸闪闪,摇头,眸光再次在计划书上环绕两圈后,眸光微闪,好像好久没见到秦珍哪个小辣椒了!

    这,还真是一场及时雨,混世魔王这哥,果然没白叫,没白装佯,这有了发财的点子,总算是带上他这一份子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他真的是穷疯了,他要不是穷疯了,府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。

    虽说其中的对象覆盖了军、政、商甚至还有世家的庶女······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他要暗中拉拢朝臣,要支撑着自己体面的奢侈生活,背后还要幕寮,真是处处都要用银啊!

    凭他那点银子根本就不够,虽说合府的女人都会带着嫁妆过来,可只有两个侧妃的嫁妆能看之外,其他的不说也罢!

    父皇以前不重用他,皇后对他也只是表面子情,毕竟人家有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皇子府除了正常的额度外,父皇并没有给他一点补偿,而他的外家也不得志,他能够走到今天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父皇正值壮年,就连太子也插手不了朝廷中的大事,他就更不敢做得出格,以免被其他兄弟给盯上。

    成日享,这个钱生钱的机会他怎么也不会放过,虽说他只占其中的一成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李公公刚办完事,马不停蹄地到御书房,愣怔一秒,这是有美事啊!

    齐帝的脸色就这么一会儿,齐帝竟然雨过天晴,天地如新了,而且表现在面子上,这,真心不容易,面上不显,恭敬地站在下首,不出声。

    齐帝眸眯,扫了扫李公公后,收眸专注地看呈文,思绪飘远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