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 青头鸭蛋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这臭混球,心中隐隐似有一把火在烧,再也吃不下去,抬手拍桌子,身子一扭,模特猫步走起,特么的,不扑上去,抓花他的脸,她就不姓关。

    “阿南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音落,人现,额似有细汗滑过,主母妖媚样子,被他看到,真心不合适!

    关锦兰抬起的脚儿,愣在半空片刻,火气翻涌,脸上一瞬间爬满了红晕,纯气了,身子一扭,倒了回去。咱不急,咱慢慢来!

    瞳眸眯成一条线儿,盯着某男,吧唧,吧唧,咔吱,咔吱,嚼鱼肉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极快地划过一道亮色,小东西憋屈的样子,还真是好看,真像一只小猫儿,“再来一块?”

    关锦兰扭头,翻白眼,丫的有病!

    “阿南。”

    “是,禀主母,打包膳食的时候,阿西去福幸楼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闭眸,臭混球才是属狐狸了,她还在这里为熬夜算计谋划,他半声不响,就想到她前面去了,而且已然安排人操作上了,吸气,连吐吐好几个口气,别以为用这招就能打击到她。

    她就死,绝对不像这世代的女人,缩在后院,乖乖等着夫君下朝回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波光闪闪,夹了口鸡肉放到嘴里,学着小东西吃鱼肉的样,心情超好地看着就要炸毛的猫儿,咀嚼的啧啧出声,“嗯,原来这样吃,味道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内里吐糟爆粗:好你个鬼大头!

    “阿南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有罪!”

    哀叹一声,他的罪在那里呢?他本来就是听命行事了,不过,身为属下,主公高看一眼,让他抗雷,这是荣誉啊!

    关锦兰瞪眸,这臭混球!垂眸,他这是当她作不出来,妈蛋,本小姐还就不上你的算,迁怒,就迁怒了,怎么的吧?谁让你推他出来。

    “猜测主子的意思,这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属下,这就下却领鞭子。”

    音落,人瞬间闪了出去,他可不傻,呆在这里做炮灰,他可不想象1组的人,查到昨天为止,才查到莲花宫的事情。唉,也不知道,都查到什么了?

    这不,全都去莲花山回炉了,也不知道还能回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眼,面抽,话还说清楚了,他溜的到是快,“瞅,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鞭子?

    “你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点让人回来。”讲清楚,是何罪?鞭子,又要打多少下?

    赵世子抬眸,小兰儿就是嘴硬心软,语气淡淡道:“怎么,不打了?”、

    “哼,就在这院子里打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怄火,冷心冷情的女人,不就是下了她的面子,就这么不依不饶的,是不是太于宠她了?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关锦兰斜‘睨’了赵世子一眼,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事?么么,她怎么这么命苦,她在这里熬夜,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计划表,结果,这混球到好!

    你大爷!

    其实,想想也没什么好气,自己智不如人,气个呸!不过,他做此事后面的意思,她不能不想,不能不表现愤怒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还想把她圈回后院去,我去!

    好在,她没有这个朝代女人的思想,再作妖,她照样踢开他,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,更何况他还是二手货!

    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人家现在还是个青头鸭蛋,比他···哎呀···抿唇···什么鬼?她这是乱想什么呢?

    臭屁的小心脏,本小姐不听你的,姐不是那红杏出墙女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看她面色变换不停,最后血色尽褪的样子,整个心好似随着她的面色揪成一团,“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没有,我仿佛做过头了。其实你早早地把什么都想到,省的我费脑子,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气了?”音落,抿唇,又不老实,还是欠收拾!

    “切,我从来没气过,你赶紧把人招回来。”本小姐是好人!

    “心软了!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爱招不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再说说,后面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没想过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“哦,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多找几个人合作,到时利用这个钱庄大家扭成一张网,拧成一股绳,还怕对付不了皇后和太子身后的势力?再说通达钱庄那里就是事发,我也有和他们对抗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面色淡淡,小东西又转移话题,扭成一张网,拧成一股绳?好在是个女儿身,要是男儿,迈步朝堂·······哼,绝对是个结党营私的奸臣!

    关锦兰愣,这是什么表情?反正摆明着赚钱的生意,她还就不相信有了这些人的加入,还取不空通达钱庄。至于,端木府的另外一项主业,混球自然出手了,她就不和他争。

    大齐国荒地烂过大白菜的价格,算算手上的都有五成之多,苏嬷嬷购买荒地就象现代富婆扫商场一样,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。

    只等这个严冬过去,粮种药材种都培育的数不清,现在就是万事俱备,只欠春天这个东风。

    “喝一杯?”

    “喝你个头!”音落,抿唇,侧头颅,斜眸偷瞄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,夫人,这么喜欢爷的头?”

    关锦兰,“那个,可不可以,现在不要夫人,夫人的叫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脸色冷凛的骇人,“现在不要,什么时候叫?”

    这小东西到底懂不懂,他要她从里到外都是他的人的,所以只要能沾到她的身子,他总是会在她的身上盖上专属于他的红章。

    关锦兰愣,抬手扶额,刚绝对不是她的主意,都是小心脏那货在搞事!狗腿踏步上前,“口误,绝对是口误,现在,以后和将来都是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伸手拿茶杯,轻‘呷’一口,“小东西,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?爷疼你宠你,但爷不是傻子,你如果有什么别的心思,都给憋回去,然后忘的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里一个哆嗦,犹如被雷劈,声音拔尖道:“酒没醒,回家睡去!”哼,只要往后你是本小姐一个人才可以。

    如果你敢出轨,她还要在他这颗‘歪’脖子树上吊死不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