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2章 身正不怕影子斜
    关锦兰抿紧了嘴唇,倔强地将目光移开,夫啊!夫啊!还没成亲呢?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抬手扶上她的脸,让她直视他,才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,却和赵晟越走越近,而且钱庄竟也分了一份给他,你说,我会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。”我管你怎么想,本小姐身正不怕影子斜,脚正不怕鞋子歪。

    丫个坏痞子!

    这话题拐的,一本小心就会掉坑里。

    赵世子忙伸出如玉修长的手,轻点在她被他吻得红肿的樱桃粉唇上,“我知道,都是误会,可,我也会在意,会吃醋,懂了吗?”

    音落,面黑,浑身冷气‘嗖嗖’地往外冒,他居然也有犯怂的一天,就怕她小嘴里蹦出不可挽回的话语。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又开始飘忽,换来他薄唇森然笑意越发愈深,“以后,别和赵晟走得太近,就当你心里也是顾及我的感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醋坛子,本来就是你不对。跟他在一起时,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。你——我和他什么事都没有。”此刻,必须表白,她的人是认他的。

    小心脏叛变之事,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!

    “好,我不对,我道歉,我也愿意等到你真正在意我的那一天,到时爷就用爷的飞箭,好好地宠爱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满额黑线,面色绯红一片,“别闹,肚子真饿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到是很满意关锦兰的小女儿态,抬眸,“阿南,去枫林晚打包点吃食过来。”音落,垂首,转身看着身下的贵妃塌和眼前的书桌,怎么看都觉得那么的顺眼。

    微挑剑眉,一会儿一定要把这张桌子运回鲁阳王府,就放到他的卧室里好了,成亲后绝对用得着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看这混球的眸色,太阳穴突突直跳,“那,那个,我去里面洗洗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微眯,深幽地凝视了她一会儿,“让人备水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声音娇脆如黄鹂,语气果敢冲房顶,瞳眸更是‘瞪’的滚圆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唇边扬起浅浅笑意,小兰儿又害羞了,身子忍不住前府,调侃道:“嗯,把爷那分,一起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心头一凛,侧头颅面红,急急崔动意念的同时,抬手臂使劲捶了他一拳,免的一会儿又被缠住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眉,看着霎时消失在眸前的小女子,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,小东西皮痒,竟敢朝他挥粉拳,可是,他心胸处,居然奇怪地涌起一丝丝说不出的甜蜜。

    面色瞬间沉敛,无解,弯腰拾起地上一件一件往身上套,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闪的到是比兔子还快!

    闭眸,盘膝。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嗯,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门外黑衣听音,抬手推门踏步走进,放食盒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晟公子还在通达银庄,一号已然杀了凉奇轩的替身。”语气木讷,好像不是专门出打包膳食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摆手挥退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抱拳行礼,脚尖一点地,借力飞身离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深邃,不徐不疾地打开食合,音色徐徐道:“小兰儿,还不出来,膳食都快凉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蹙秀眉,莹白如玉葱的纤细手指上正捻着一个葵瓜子,停在嘴边,几个意思?

    思绪辗转,心儿蓦地一紧,小心脏似又似有鼓在敲,怎么办?怎么办?小脑袋极带旋转,混球打听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做什么?

    想不出来,本小姐不出去!

    赵世子怔了怔,“爷看来是努力的还不够啊,今晚,咱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脑子‘轰’的响了一下,突然就出现在厅里,红着脸瞪着赵世子,“够了,够了,不要,再来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视线沉沉,心情复杂,看着突然又出现在书房内的小女子,眸内情绪不明,音色淡淡轻浅,“不要再来什么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掐嘴架,打不赢,侧身,不理!

    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转身端坐,眸色坦荡,不躲闪,不回避,输人不输阵。

    赵世子瞟了眼关锦兰,眸色暗深,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说什么?”音落,伸手把喜欢吃的清蒸鱼往面前拉了拉。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抬臂伸手拿茶杯轻抿一口,“这样经营钱庄为什么不会亏?”音落,修长如玉的大手微动,直接把清蒸鱼拉回身边。

    关锦兰嘟嘴,能挂五六斤的油瓶,握拳翻白眼,娇嗔道:“怎么会亏?本公子只要手上有银子,不仅可以做生意,而且,还可以借银子给人,只要他付相应的利息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本小姐有良心,不会收很高,只比存银,利息稍高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赵世子放筷子,缓缓抬眸,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盯着清蒸鱼,吞口水,无解某男抢着那道清蒸鱼做什么?难道是帮她挑刺,嗷呵呵······妹纸,想错你的心,太阳就是从西边升起来,也不会有这样的好事等着你!

    “啊,哦,这个,我们可以看好一个行业,注入一笔银子,足月看账本,静等分红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又能争银子,又不妨碍享受生活,嘿嘿,一举两得,甚好!

    赵世子脸上看不出丝毫波动,手下筷子挑刺也是不紧不慢,优雅自如的很,“考虑过如果借了银子,还不回来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了抿唇绊,起身,正想抬脚插腰踩凳,惊见对面男人的神色,挪椅子坐下,讪讪道:“这个好解决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那,这个想要借银子的人,可以让他拿铺子或房子地契来做低押不就行了,就是到时还不上,也可以收他铺子或房子。当然,在借银子前,我们钱庄要对他的低押品进行评估。最好,就是挑些大家族合作,又不是谁来都跟他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“你这是打定主意混黑市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眨眼,什么鬼?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怎么就是混黑市了?

    “黑市放高利的手段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