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 穿什么衣袍
    “我···我···是说下面条给你吃,暖胃。”惊愕的,唇巴子忍不住开始结巴。

    “是嘛,爷看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···停···唔···”哆嗦,日光日白的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音不成调,语不成串,极淡细吟溢出了门缝,悄悄地溜出的门外,如玉般修长的手指,不紧不慢地轻轻滑弄揉弹吸着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绯红似晕染层层色彩,轻匀细手猛地抱紧他的头颅,喉间毫无所觉地又咽了一口唾液,眸含春色地龇牙地看着他泰然自若的忙活。

    特么的,你也不嫌脏啊!

    本小姐可不爱这招,万一那天他突然来了兴致,惊愕羞恼,抬头颅一口咬在他耳垂上,直到唇齿间有腥味传了过来,她才松开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你···到···底···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世子悠然端茶杯轻‘呷’一口,看着眸色开小差的关锦兰,抬手扶上她的脸,一个府身渡到关锦兰嘴里,一声长叹黯然道:“你想要的······我什么时候······没给过你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,丫的,不要活了!

    他弄完她那里,喝茶漱口,又喂见她嘴里,啊啊啊,怎么办?她心痒手痒,好想开扁某男。

    “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身子一扭,侧势擦嘴巴,随便缩进他怀里,看着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“你想要的,我有的,也都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越世子听言,身子微僵,刚还绮丽美好的气氛陡然变了味儿,抬手臂轻扶她软如墨缎的发丝,他在她的耳边就说了这一句话后,起身,如玉的长指,再次扶了下她好看的丹凤眼儿,怅然起身,抬步,往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小东西,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啊!

    “混球,你还没跟我说过,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?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扯了扯唇角,打输了?

    不能够!

    “看到你,就想上你。”音落,这话他好像之前有跟她说过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瞪眸,磨牙,会不会说人话呀?手忙脚乱的把衣服穿了起来,“那你到是上啊!”

    赵世子转身,大手不经意紧握,小东西还是对他不走心,冷哼一声,“自然给爷上,你穿什么衣袍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,我想你想的穿衣袍!”

    关锦兰内里忍不住哀嚎,那那都是事啊!心里瞬间时五时六,瞧着这势头铁定不妙,身子忍不住瑟瑟发抖,不会是知道莲花宫待夫的事情的吧?

    啊,这个要怎么破?

    踏步走了过来,伸手勾如玉修长的手指,“奴家,其实是想让你再脱一次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想拂袖而去,撞入眼帘是她好看的丹凤眼儿已泛起了一层雾气,手臂微微一转,以轻松抱起某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还准备用这招勾引几个人?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暗自磨牙,内卒,么么,怎么办?这是知道的呀?

    “这个,自然看你表现。”音落,抬手臂狠狠勾住他的脖子,埋首于他怀中,确保甩不掉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脚步微顿,不禁气馁,冷‘哼’一声,把人放在软塌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珠儿微转,面皮子有些发烫,伸粉尖轻添翕下老虎钳子,“其实,人家今天穿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色冷冷,淡淡,端坐,真是闹心,他忍的实在是幸苦。

    关锦兰愣,改做正人君子了?

    瞬间起身从后回环住精壮的腰身,抬首,府耳,吹气,“人家,今天,特意,穿了那,***儿,就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微抽,这闹心的小东西,到底该拿她怎么办?

    ***!***!

    如玉长指微动,眸色炙热似高温能把人脸烧成窟窿,“真穿了那玩意儿?爷刚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发僵,心儿狂跳,她刚说了什么鬼?莫名犯怂,“其实···奴家···什么···都···没穿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墨,狭长的瞳眸倒映着她忐忑的小嫩脸,魅惑道:“······没穿,更好,爷也没穿,你看看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小脑瓜子飞转不休,眸珠子左右直飘,“外面,天还亮着呢!”

    “眸珠子一闭,天不就黑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天黑,原来是可以这样理解了!本小姐谁都不服,就服你!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兰儿,你就是个妖精,爷的库存全都给你清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臭流氓,她手臂直哆嗦着发软。你再是妖精!你全家都是妖精!

    “爷,还要开空箭到什么时候?再这样下去,以后你可得守活寡了,上个月不是都来初葵了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色绯红直盈玉劲,罚你开一辈子空箭,啊,呀,我呸!坏的不灵!

    撇嘴看他眸色深悠,暗色中又有光芒在闪动,仿佛有火苗在里面燃烧,他薄唇似火又贴在她的唇上,辗转反吮,尝遍她唇齿间的美好。

    她不需要做任何的回应,事实上也是,她真是没有办法回应。退又退不得,双颊嫣红,红的好似初夏的花火,又似深秋的枫红,只觉得脑中一片火热,哄哄直响。

    赵世子挪身平躺,闭上瞳眸,莲花宫待夫的事情现在不能问,赵晟那厮的事情到是可以先拿来敲打警告她一下,免的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不知深浅。

    侧身,搓揉着她齐腰的发丝,嗅闻着她身上的莲花幽香,低喃道:“小兰儿,你还是在意为夫的吧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瞬间回神,进入备战状态,深呼吸,他的吻老时让她发晕,吻的她总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问她这个问题,必须谨慎!

    “你,知道还问?就会逗着人家玩,有意思?”音落,抿唇,憋气。

    我去你大爷!

    万恶的小本本,她来大姨妈这个事儿,竟然也记录?

    “当然是爷一直都关注着。一来是关心你;二来,为夫也想知道你的身体情况,还有爷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是怎么打发时间的。总之你的一切,为夫都想知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