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待遇升级了
    这里如果没有关系,他一个做奴才的都不相信,更何况是从端木府里出来的少东家了,不知道老东家想出什么对策的没有?

    端木司马握紧的手松了又紧,紧了又松,来来回回做了好几次,要知道这几年他们所收到银子,可是早就送到到了凉国公府的手上,现在根本无力兑换这么大量的银票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容不得他往深处想,因为一往深处想,他就后悔······毕竟,是他强力主张看好凉奇轩的,现在看他来他错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放弃,一定还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端木司马想得很美好,可现实却是十分的残酷。

    关锦兰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让通达银庄陷入挤兑风波,她最想做的就是看到端木府走投无路,去齐帝城以外的地方调银子。

    到时她就来一个吃黑行动。

    当然,最终的目就是狠狠地打击凉国公府,看你没银子用的时候,还能神气不?我让你拿银子请杀手······

    虽说端木府并没有直接参与,可银子总是你们提供的吧!搞你们一点儿也不冤。

    只要压下端木府,看你凉国公府没了银子气焰还嚣张得起来不?

    当然了,她也知道端木府财大气粗,号称天下粮仓的端木府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死了,可她就是要利用这次机会让她的成日享钱庄,在帝城彻底站稳脚后跟。

    她用的可是正当‘手段’逼着通达银庄妥协她这一次。

    再说通达银庄做的是银子买卖,这存银和兑银可是再正常不过了,这人家拿着你们通达银庄的银票,从你们这儿兑银子是再正常不过了,有谁能说一个不字?

    有理走遍天下啊!

    “公子,你说那些商家会听我们的,把手里的银子兑出来,存到成日享来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转头,睫毛眨巴眨巴,“问我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这事,可是你来办的啊!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扬了扬樱桃粉唇,分外柔和道:“银子是个好东西,可是一堆一堆的怎么用啊?你以为他们就没脑子,不会想?”

    没错,这坑爹的银庄在这里存银子,不仅没有利息,竟还要收保管费,存的银子越多,保管费就越高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她还有些懂不明白,这到底是因为什么,可后来,随着她的银子越来越多,了解的越深,她才总算搞明白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银子太重,做生意时来回带起来那是十分的不方便,而且路上十分的危险。

    当然最主要的是银子经过来来回回的使用,经手的人太多,或都切割过,反正怎么说就是会给银子带来损耗,所以才有了收保管费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“给明月传信,一定要把城门给我看好了,只要发现是端木府的人,都给我盯住了,机会来的时候不要手软,得手后全部先送到京郊的庄子里,让明月带着他们四人一起看管起来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唉,圣主,咱们宫里金子银子真心很多,实在是没必要啊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恭敬地退了出去,‘莲之守护’这次选的圣主真是不错,这该狠时一点儿也不手软。

    可惜,这劲儿也只是用在银子上!

    不过,听刚才的话音,圣主承认风雨雷电氏的,看来这事一结,要不要请示下,请圣主看看,四大家族选出来的人,比赵世子的性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堪堪凝向院中,看着外面的天空,陷入了深思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兰儿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身子一扭,瞬间从软塌上坐好,姿态要多端正就有端在,蹙眉,她好像没做什么,待遇升级了!缩脖子,两人晚上开架,混蛋却了通达银庄,混球到现在才出现,也不知道输赢又如何了?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小心脏你再乱蹦踏,唉,本小姐也没有办法,能问不?能问不?当然是不行了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微眸,脚下的步子稍迟疑,心下一沉,好看的剑眉微蹙,她就这么担心赵晟?

    “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喝酒了?”蹙眉,直捅捅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喝了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,做什么?身体还要不要?”慎怒!

    “你在,爷舍不得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眸色‘瞪’的滚圆,狠瞟了一眼赵世子,“呸,混说个什么劲,你不在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世子深不见底的狭长瞳眸内,快速地闪过一道亮光,一把将人圈进怀里,如玉的长指伸出,轻饶关锦兰的丹凤眼儿,打着圈儿轻揉,“你这,开个钱庄,不收保管费,还要给存银子的人利息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这么回事。”舒服,忍不住在他怀里拱身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倒是会享受,他这刚按揉两下,她的樱桃粉唇就上翘了起来,“哼,你这个想法,倒是新奇,不过,亏了银子,爷可不会在你后面撑腰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信你再有鬼!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喝了一晚上的酒,肚子饿不?我去下面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狭长的瞳眸微眯,在空中划过迷离魅人视线,薄唇微勾,“真的下面给我吃?”正好,他上下都饿着呢,先解决下面,正好可解他心里郁闷之意。

    小东西自然装傻,他也不点破,就当没这回事!但是,她要是敢露出那么一点点的苗头,可别怪他下手狠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一脸无解地微微点头,这有什么难的,本来她也没吃什么东西,再说空间里的小菜不要太多,后院又有现成的厨房,拿出一煮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抬手拍胸口,得瑟道:“没骗你,等着,我现在就去给你做。”话刚说完,人就被赵世子抬举坐到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···你干嘛···唔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下面给爷吃嘛!爷现在这还没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瞪眼,长而卷的睫毛狂扇片刻,抬双手轻扯他也两边的耳朵,特么的流氓,不带这样歪曲人家的意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