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6章 通达银庄
    围观的居民百姓吓着了,难道通达钱庄欠了上官家的银子。

    可通达钱庄可不是善茬,他们本身可是拥有护卫的。听说,端木家的老祖宗可不是一般的人啊,这要是出事了······居民百姓们心中担心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要是通达钱庄出了什么事,他们存在里面的银子拿不出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那可是他们好不容易存起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像上官府,能这么牛哄哄的在通达银庄外面一字排开和通达钱庄对持。

    真要闹起来,双方立刻就会打起来,可他们一没身份二没身手,这真要是出事了?他们怎么办?一时间左右为难,可就这么认怂,放着自家的银子的不管,相信端木家,呵呵·······这可一家生存的银资,是怎么也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咬牙,抿唇绊,躲角落,悄悄地观看。

    通达银庄的管事听到上官长鱼竟然亲自骑马过来,提金,而且一提就是三千金?顿时头大如斗,迈着精圆腿从后抬风风火火地迎了出来,超级给面子把颅弯到腰间,上前请了个安。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,这一时间就要提三千两黄金,请您体谅下我们银庄。”

    上官公子此举实在是太过分了,可他又不能不给提。一是,想打个时间差,好等去端府报信的回话;二是,就是提金子,这么多量也不是这么一会儿就能办好的。

    通达银庄的管事表面上客气,可言词上却是不肯妥协。一提就要提三千两黄金,你以为是大白菜,再说就是这金子你上官府也不是在一天一时辰存进来的,现在说要全取就全取,这中间的消耗,难道不要算清楚?

    还有,今天就只能做你们上官府的生意了?

    上官长鱼勾唇笑了一声,头颅微抬,继续细细研究着自己的肉肉的大手,万般无奈道:“本公子从来只管吩咐下面的人做事,只追求个结果,可今天这事,数据虽说不算大,但也还是要过来盯上那么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公子说的对!”

    “嗯,本公子为这事,已经掉前两个时辰吩咐小厮通知过你们通达银庄了,置于,你们现在能不能很快地办好交接,本公子不想怀疑你们的专业素质啊!”音落,抬臂轻拍了下大掌柜的胳臂。

    大掌柜混世面久了,滑的跟他的身子一样,圆润的很啦!

    他面前打太极,哼,喝傻了?

    垂首,蹙眉,‘假’公子哪手,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呢?

    通达银庄的大掌柜给上官长鱼气笑了,什么两个时辰前就派人来通知过!通知个鬼,他怎么没听到禀报?好在,他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,眸见形势不对,他已然派人却找自家主子了。

    “上官兄,今天怎么来钱庄取银子?”

    大掌柜抬头,好险!少主子来了,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,端木司马虽然步伐优雅,从容,可他额头上的汗珠还是出卖了他,无声地告诉旁人他赶过来的时候有多急。

    “呦,兄弟就是来取点钱,怎么把端木兄你给惊忧了?罪过,罪过!阻捞兄弟猎美,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坐在厅里的桌子,看着端木司马的憋闷,心里说不出的舒畅,扶着戴在食指上的翡翠指环,昭显着他的从容与淡定。

    戴上这玩意儿,好像也没见手,好看在哪里!

    端木司马一听,莫名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“上官兄,您就不要调笑小弟了。”说完转头道:“大掌柜你还愣着干嘛!还不赶紧去办。”

    音落,看着大掌柜的神色,心中那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有心想要打破,可又不知道从何处下手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看了眼端木司马,便收回了眼色,“小马,你个不长眼的,还不赶紧把金票给大掌柜看一下,省的大掌柜又说不知道有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端木司马一听,上官长鱼这个混蛋!

    这是明着骂他,可他又不能让,他到是要让上官长鱼看看到底是谁不长眼。

    “大掌柜,你失职了,又不是属驴的,要人摆弄,你再会动吗?”

    娘的!上官长鱼看你敢不敢认。鱼、驴,呵呵!可是你先惹我的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身后名叫小马的小厮赶忙将一个小红木盒子打开,双手发抖拿着金票给大掌柜看。

    大掌柜很是郁闷,可现在人在弦上不发不行,他这个大掌柜不知道还能做多久,身后的这些个小王八蛋,不知道会怎么看他,都盯着他大掌柜的身份在背后使劲呢!

    少主子,是不是影射:说他是属驴的呀?

    “三千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大掌柜哆嗦了下,还是认命退下,吩咐人给上官长鱼取金,这是要把库金取光吗?要是再来一个人要取金,哎呀!这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办完这差事,他就昏倒,男子颜面什么的,算个屁!他身后可还有一大帮的家人要养,名声绝对不能坏了。

    端木司马一听,脸上一时五颜六色,“三千两黄金?”惊,提的竟然全部都是金子,“上官兄,你这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不等端木把话讲完,就开口道:“端木兄,劳烦贵庄帮兄弟兑换了。”为了怕端木看出什么蛾子,特意补了一句,“为兄最近的手里紧,这刚好老爷子又谈成了一笔生意,这才要动这个跟本啊!”

    三千两黄金?

    他这是要把通达银庄的库金全部取走,该死的到底是什么回事?他到此时要是还不明白上官长鱼是来砸场子的,他就是猪,朝身后的小厮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好笑,皱眉问道:“怎么?通达这事有困难,不想给兑金子。或是兑金了还要看你们的心情?”

    端木司马闻言,眸沉,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,哪有的事,不就三千两黄金嘛,只要是我们通达的金票,随时都可以兑金子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!那你放心好了,里面确定都是你们通达的金票。”说完,上官长鱼做了个手势,让小马把红木厢子送到端木司马面前。“端木兄,你尽管验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