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5章 通达银庄
    眨巴眨巴瞳眸,好好回神,男人都是浮动,妹纸,你要淡定,千万不要掉坑里,爬不下来!

    有什么也不如有事业!

    你要专心!

    莹白如青葱般纤细手指轻敲车壁,这次针对端木家族的方法确实是简单又粗暴了一点。

    可盛在实用!

    只要上官长鱼亲自带人把存在通达钱庄的金子全部取出,转头存到她的成日享,他管制下所有铺子里的人,只要有银子存在通达钱庄的人全都去取银子。

    这第一枪就算打响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之前早已命人做好的各种宣传,势造的成不成功,很快就能看出结果。

    齐帝城,这两天墙上都贴了海报,酒楼茶馆阿东也派人口口相传了,成日享各种存银的好处,存银利银,都一一写的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让人一看,就能明白是什么会事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下马车,当即让小磊子把马车从后门悄悄地赶了回去,并让他转告周妈妈,不必等她。

    清风识趣,冲泡好香茗,自坐一边盘膝修练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喝浓茶,强自从混乱中抽丝剥茧,她就是要借着两大王府仗势欺人一回!她这不叫抢劫,而是应该叫劫富济贫!

    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,关锦兰都认为她是处在社会‘最’底层的小市民,她也不否认其实她心里也是有仇富情结。

    当看到贪官黑心的商人倒霉,她就会暗自乐呵,买炸鸡买冰啤庆贺,这事她干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穿过想想,才觉的好笑不止!

    吃得咸鱼抵得渴意思,做人做事,其实都不容易,所以,她才大彻大悟,只想做个地主婆,甚在清静啊。

    清风睁眸,看着圣主轻轻敲击桌面的玉手,“主子,这通达钱庄是和凉国公府连在一起的,宫里的那位凉贵妃就是通达钱庄背后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恭敬地禀报,其实她更想说就是不用上官世家和那两位好斗的主,莲花宫就能把通达钱庄吃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秀眉微蹙,撇嘴,瞅瞅着这名字,《通达银庄》多牛气,心里所谋之事定然不小。

    通达?

    居然敢起了这么张狂的名字,通达,通达天下嘛!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说,可看到通达钱庄开遍三国,就能猜到这钱庄,十有**是和皇家有关联的,哼!

    不就是身后,有个练出什么东东来着,嗯,对了,武心?切,这玩意看样子好像拽上天了!

    要不然,就凭凉贵妃只生了一位公主,还能稳稳坐在贵妃的位子上,问谁也没人信啊!

    混球,上次就是种了他的招!

    妈蛋,凡是跟她男人作对了,都是她的仇人!

    清风抬臂伸手,打开暗堂记录的消息,以及名册和关系图。再随便把画册子野史,往上挪了上好几个本子。

    关锦垂首敛眸,思索良久,腹诽:明月做事还真是十分的细致,不仅有人的名,还有他们的家庭背景,所负责的事,甚至和哪几个人关系好也写得明明白白的。

    莹白如青葱般的白皙纤细小指,捻纸一页页翻过,明月确实是个能干的,而且十分的贴心。

    有明月这样的助手,到是可以省好多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古代可不像现代信息那么开明,所以信息的流通就显得尤为的重要。

    清风讪讪,内里暗叹,圣主您做事可认真啊!

    晨醒,东边地平线泛起丝丝亮光,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空,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穿透薄雾,打开大地一片的静谧。

    “喂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上官家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”

    锁眉,好家伙,这一脸灰白,一幅天掉下来的样子,带着众府卫们,精壮的奴才们推着人力板车,行色匆匆的这是要去哪?

    “看看?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八卦,远远地瞧上一眼也好,省的两眼一抹黑,最近帝城实在是热闹啊!事儿一出一出的,搞的人心都有些发慌加心痒。

    齐帝城的居民百姓们,在帝城坐久了,见识自然非同一般,一眼就从他们身上的服饰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居民百姓见状,一时间交头接耳后,仍是摇头不明所以后,迈着早起的腿儿,顺着八卦心情的心情,相互交换了个眼神,然后就有胆子大又清闲的人,挪着步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街霸,王老五和孙麻子,最是不怕事!

    脚底一抹油,挤开前面的一众人,吧嗒吧嗒地跟了上去,想看看上官家族的人,这是要去哪里?搞个什么事?有没有好外可捡!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府前路,接上正低头研究手指的嫡公子,又自动分成了十几队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去。

    居民百姓瞪眼,这么个情况真是让他们十分的心焦加纠结啊!摊摊手,看向身边的同伴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跟着谁跑。

    王老五街痞子常年在市面混,眸珠子一转,心里清晰明了,坚定地跟着前面坐在马上的人,笑话,他可是整天都在场面上混的人,上官家的长鱼公子,他还是有幸远远的见过几回的。

    孙麻子见状,腿肚子一拐,他还就跟王老五对上一回,看看到底谁有料?

    奶奶个熊,上次请人去沧澜江找小红,也不请他,哼!

    后面的居民百姓愣神,眨眼,嘴一撇,有的转身往右,也有转身往后的,也有几个左右都摇摆不定的,与同样选择困难的人毫无疑问的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其中有呼痛的声音响起,可还不等他们骂起来,就见上官长鱼已经从马车上跃身而下了,走到了通达钱庄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切,你问爷,爷问谁去,等着看吧。”音落,惦脚,伸脖子。

    “去,咱不把你能上天去!”说完,弓着步子悄悄往前挪身子。

    二十人一队,一溜烟似地排开,站在通达钱庄的前面,细数一下,竟有八对之多,这就是一百多个人啊!

    府前路,本身繁华,大清早路上的人本来就不少,这一看,自动加入观察的行类,顿时场景相当地十分引人注目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