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4章 月移光梭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松手!”

    “你先松手,我再松手!”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薄唇轻抽搐几下,额角微红,喉结忍不住滑动好几下,该死的小东西,倒是把她调教出师了!哼,苦笑,不放手?

    还真不行!

    小东西抓着好地方,隔岸撩痒地揉扶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好看的丹凤眼潋滟,妈妈咪,总算是找到方法对付回去。

    月移光梭,夜色凉如水。

    枫林晚门口,小磊子驾着马车恭敬地停在门口,马儿轻轻嘶。

    赵世子脚尖点地,行云流水股地潇洒跳上的马车,身后关锦兰龇牙,能赢不能输的臭混球!

    画风这么一反转,他又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,冒小蝌蚪·······她都谦弃他,那什么味道,切!

    清风见状,很有眸色地,踏步上前,扶着轻笑含春的圣主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,刚伺候完,就不要人了!”府耳,轻言,悻悻瞪着那个臭屁拽的男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好看的剑眉挑起,微眯起狭长的瞳眸,抬臂伸手屈指轻敲她的脑瓜子,“怎么,你身子也痒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僵,痒你妹啊!

    动作飞秒躲到马车一边,默默垂头装死坐一边,柔软如绵缎的墨丝随着动作一飘一扬一落,贴上白皙粉嫩的玉劲。

    龇牙,瞪眸,拉她做什么?侧身子躲避,抬手作扇,吐气,不停地划面颊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深邃,抬手臂已握她柔软的腰肢,一把将人拉了过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臭混球,眦睚必报的性子,输一次又会怎么样的么,这么一通糊乱瞎浑,他到满脸彪悍地走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?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大晚上的,谁看见了?哼!

    周妈妈一晚上都不敢去休息,这会一见大小姐总算回来了,忙扭起圆润的身子,踏步走了上前,“给公子请安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随着打开的车帘子,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去休息?”

    “老奴,老奴给公子守夜。”

    “奶娘,咱不在府上,没必要,你且下去,好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紧锁眉头,恭顺地退一边,踌躇着扭帖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“清风,去书房把资料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奶娘,愣着做什么?明天煮点去寒气的汤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都听大,听公子了!”

    “你啊,有福你多不会享。”

    “能伺候公子,老奴便是享福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周妈妈小意抬头,大小姐又变脸了,不过,好看的丹凤眼儿还是盈盈秋水,让人过目难忘。

    眸色下移,微愣,瞳眸瞬间发红,大小姐打小皮儿就嫩,稍微碰一下就会留下瘀痕,久久难以消去······现在可到好,一脖子羞人的印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赵世子就知道欺负主子,有本事去和晟公子打架去。”音落,不得安心,忙抬臂伸手拉住关锦兰的手。泪珠呈决堤之势,这是事儿发了!这可怎么办是好?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抽搐,满头黑线,没死呢!她还好好地活着呢!这个状态整的她好有罪恶感啊!

    无奈急切抬手轻拍周妈妈手臂,“我好着,就床铺好似有点潮,昨晚睡着脖子就有点痒。”

    “啊,老奴这就去换了,还好,昨儿刚晒了一床。”音落,收手臂,掏帕子边擦脸边往里迈步子。

    “嗯,奶娘你慢点!”音落,摆手示意刚回来的清风,悄悄移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,老奴一会就好,一会就好!”

    夜气切切扑面而来,吹不散丝丝席卷而来的心思和猜疑,混球与混蛋今晚上在桌子下面捣鬼,她看的清清地。

    她当时惊愕的小心脏乱成麻花状,还以为到了当铺,两掌柜为一老古董商量价钱呢!这会,唉,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掐架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去成日享。”

    清风听言,眸色不经意扫过后院,圣主对那周妈妈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!

    看圣主躲避不及的样子,定是为了赵世子和晟公子。

    要她说,这俩人一个都不要,四大家族的人选都送过来,早就调教好了,那里用圣主这样头痛。

    好在,她又在资料内夹了两本野史,圣主早晚都会开窍了!

    马车驶出院门,关锦兰忍不住轻吐一口气,终算是免了被爱心决匙的江水的洗礼,皱眉,两个男人啊,怎么就这么拢人心烦。

    不耐烦躺身子,从莲花空间里拿出混球,硬塞见她手里的令牌,不禁举高高,迎月色缓缓摩挲打量。

    混球,今天所做的事,到底是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狭长的瞳眸,狠烈的吻,悚人的话语,一股脑儿滞在心口的位置上,不上不下的,真是纠结成谜啊!

    搞不懂他到底是信任她,还是不信任她。

    说信任她吧?

    臭混球为何要把他自己的私产地契都给了她,就连调动暗卫的令牌也给她,可要用人还得要化身为李掌柜的一号首领。

    他的令牌任她调用,可如果要大量用人,却又需要知会李掌柜。

    要是说不信任嘛,混球又说,已然交待了李掌柜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要听她的安排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真是越想心越烦啊!

    混球心机深沉,这个令牌必有图谋,可到底是为什么呢?为达目地自己安危都不顾人,于她,安排这个事情,简直就是多此一举,真心搞不懂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清风敛眉,圣主到底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,世途还是一知半解。要说赵世子,还真不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圣主你偷跑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谁让圣主你表现那么的财迷,私产可以诱您的胃口,他的人儿您一用,必定报告于他,左右就是防着您,看住您。

    车外夜色如银。

    关锦兰默默收回令牌,透过车帘仍那星星眨眸钻入她的眸底,她今晚好些有些失控,小心脏不停地造反,搞的大腿肯定是紫色祥云片片闪亮。

    原来,她竟然也是个不知足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