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3章 一主三四夫
    哧噗一声笑,这生意做的真是一点也不亏,他只要负责带人去通达钱庄取三千万两黄金存到对面《成日享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金存到那里不是存,更何况贾公子可是承诺会弥补磨损,竟还有利银,以后要是用这笔金子做生意,他还可以从中得到一份的红利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本万利,那他为什么还要放到通达钱庄?

    虽说一时取这么多的金子有些打眼,可他们上官府难道还会害怕那些个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,打头枪不是混世魔王,就是赵晟,嗯,这厮最近有些缺心眼,呵呵······端木兄,今晚,你还是有时间去碟梦谷送银子的,就是不知道,你明天的脸是何种颜色?

    ‘假’公子这个女人?

    每次做事都是这么的高调,看人家的计划书写的那叫一个漂亮,这齐帝城还有哪个女人有这样的才华?

    难怪混世魔王和赵晟两个人都‘瞪’眼了,真是商业奇才!不知道他们成了合作关系,还能不能从她那再讨点酒过来?

    梨,梨花白?

    真是个好名字!买也···唇角哆嗦···‘假’公子兽走留皮,雁过拔毛,捡到一帕子也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······这女人就是个刺头外加搅事精,绝对不容易降服。

    赵晟对‘假’公子这个女人着了迷,这本来也不是会希奇的事了!

    可,看情形,‘假’公子这个女人和混世魔王才是一对。

    作为好友,他要不要劝上两句,竟然不顾兄弟情意,这是确定要撬墙角了,这可就说不过去,你就是再欣赏,你也不能啊!

    本公子,就不·······不会,腹诽的思绪骤然停摆,车内瞬间死寂。

    车外月辉似能曵起马儿的门帘,得空变成一道诡异的影子,悄然钻了进来,惊得他的脑子如接头引信,炸然响的是那样地色彩炫丽。

    夜色渐浓,暗染雅间光线。

    成灿脚尖一点,优雅无比摆弄着一身的红袍,唇色紧抿,痞‘睨’着雅间内的三人,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家师弟坐在那里做蜡烛,顿觉得自己这颗平时很是够用的大脑短路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没打?没开打?

    混世魔王转性子?不,没可能,运内力再看,嗯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嘿······眸深,坏心野,吃一堑,长一智,吃亏也是有好处了。这次,他到要看看关大小姐怎么解决?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想想他都觉得头疼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个老女人,又搞那出?为何又看的他心里惊悚不止,身子微动,防避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上官长鱼的背影,她真心腿软!

    咳咳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瞬间一个头两个大,眉眸一弯,明媚一笑,“今天的事就,就······你们俩看着办,反正,我就是这样安排了,是朋友的都帮上一把,要是搞砸了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请你们打锅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瞳眸微眯起眼,“贾公子的锅子,爷打不起!”

    小东西想要他出力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。可他不想流血又流泪,招蜂引蝶的小东西,打锅子?

    赵晟温谦和煦一笑,桌子下面两只大手,你来我往,还在不停地交换着信息片刻之后,“我还有点事,先一步告辞了。”音落,主动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成灿眸色发沉,他师弟是多侨傲一人,现在居然落到要用这招——以退为进。惊悚,面色铁青,旋而浑身放松,也说不得师弟这次已然明悟了。

    高兴磨掌,呃,皱眉:该死的老女人,总是看他不顺眼,是为那般?瞳眸骤然扩张,身子瞬间一闪,在就要接近地面的时候,一掌拍在地面上,借力弹飞而起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地下青石板溢出道道裂缝。

    面色免不得青红交替,“你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风鄙视浅白一眼,抢断话语,“就这点身手,也来爬墙角,不知死活的小崽子,赶紧滚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成灿男人一听,抬手撩发丝骚包一笑,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音落,双脚一点地,身形直接掠至院,双掌浮动,炙热气息瞬间如洪水磅礴而下。

    死女人,一次两次的,当爷好欺负啊!

    “师哥,回去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师弟,真是太过分了,重色轻兄弟的家伙,他还没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女人呢!

    清风侧眸,抬手臂一拍身旁的大树,顿时潺潺的气场如湖水扩散,卷起一树的摇摇欲掉的黄叶子,秒速间包了成灿一身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成灿惊觉,运气倒射而出,可还是被包了一身,面黑面红,运气一震,抖掉一身的黄叶子,撸袖子,踏步,就要冲上前来。

    赵晟忙抬手挡下,转身,浅蓝色袍子底边细花暗纹轻隐,溜边的莲花图纹在袍边随着月辉若影若现,温文尔雅道:“谢前辈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清风一听,忙抬手抱拳,连称不敢!不敢!

    成灿一看,面色一僵,气咻咻地愤怒转身,真是见鬼了?对着他,就是各种不待见,一见他师弟,立刻就摆出恭敬的样子,瞬间眸色深如旋涡。

    雅间内

    关锦兰心中暗骂了一声,安套路,她应该主动拉起臭混球如玉地修长大手,轻晃了两下然后撒娇道:我这样做,都是为了我们好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这事成后——我任你处置还不行吗?

    “嗯,刚波唧一下,味道好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面色淡淡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自是美味滴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看了她一眼,转头静默:心头陡然生焦:这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的惊悚之事,而且,落到他女人的头上,呵呵······一主三四夫,体想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真生气了?

    “这个,其实是清风做的手工面具,你看看,皮肤相接处多么妥贴,漂亮的一比破绽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晦暗,抬臂伸手摸上得瑟小女子的脸,渐渐往下,细细揉捏着她的嫩脖子,骤然身子一僵,面色微红,气息微有些着急,“回家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