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2章 签合约
    长官长鱼闻言瞪眼,‘嗖’的抬腿一踢,身子一晃,一个收势不住,差点钻到桌子里面,双手紧抓桌面,稳心神,盯着已然起身的赵晟背景,直咒:你个混蛋,就是这么坑兄弟了!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瞬间皱了起来,冷冷道:“没鬼用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扭头颅侧身,轻咳一声,免看长官公子时红时绿时白时紫的面色。

    “签!”

    混世魔王被人撬墙角,心里不堵塞,等着机会,不损他两句损谁?唉,今儿,出门没查皇历,他踢人没踢着,自己还差点丢脸钻桌子,不丢人?还有什么是丢人了?满腹火气排不出,只能内吼两句:皇家就没有一个好鸟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憋笑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晶亮,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阴人也是不声不响的,随手接过身旁递上来毛笔,莹白如玉般青葱纤细小手,唰唰几笔,签了。

    长官长鱼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刚压下的心火陡然又升起,并有越升赵烈之势,又一极品手?啊啊啊,老天爷为何独爱他,赐他这粗而短的肉肉手。

    关锦兰签完递笔,眸色开始飘忽,妈蛋,害人精混蛋阴人果然是不声不响了,侧眸,嗷呵呵·······后背冒冷汗,双腿莫名的虚软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神情晦暗,没心没肺的小东西,“天色已晚,签完赶紧回家,爷累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身子一僵,小心脏穴穴跳跃,迎上他狭长轻锐的瞳眸心头微滞,心里底气发虚了,目光躲闪着就是不看他。

    瞳眸弯弯,笑得那个甜腻,撒娇卖萌道:“嗯,再等我一下哈。”转身,暗道:本小姐真是命苦,可该做的事还没做完,她还得努力。

    “同事,约已签完,我们喝一杯,庆贺一下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听言,浑身酥软,这声音听着都能让人感觉嫩的能滴出水来,喉结莫名划动两下,眸色微闪,心里一阵恶补三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还是想不明白,一时间心似有猫爪在挠,而且,有越挠越很的迹象。

    同事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侧眸,看了看又坐好在桌椅的两男后,“贾公子如此说,在下也只好却之不恭了。上官厚道同饮一杯,但求无力亦无错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顿时觉的酸的牙疼,有恃无恐地白了上官长鱼一眼,“起杯!”

    音落,递杯子相碰,一声轻脆的打破雅间暂时报沉默,手臂微举,一口饮尽,酒香化作一道烧灼感划过玉劲,一直燃烧到胃里,又痛苦,又折腾,又舒服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带劲,抿唇,呵呵······好想再来一杯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怔怔,‘假’公子好似还是个酒鬼,看着这饮酒的狂奔态度,比他一个男人,还来的干脆!

    本着输阵不输人的态度,抬臂一口饮下,猛‘咳’两声,面红面黑,身体发僵,臊的很不能时间能退回去。还真是牛年不利,刚丢个脸给赵晟个混蛋,现在又丢给一‘假’公子!抿唇,不过,这酒真带劲!

    同事就同事,这说法还真是那么回事,以后不就是要一起共事嘛!借这由头,讨两壶梨花算不算过分呢?

    稳稳面色,看这事的可行度有多高?

    垂眸:瞧这一左一右两男的面色,他还是不要自讨没趣,不要搞的没吃上羊肉,还沾一身的骚气!

    哀叹一声,可惜了!

    他还是赶紧走人,毕竟无论是出于什么立场、什么理由,他都不想搅和在他们之间,更何况还是皇家的人。

    ‘假’公子真是强悍!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隐家族到底是哪里的蒜?有两大王府为她作担保,这约他签的是一点儿负担也没有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猛一顿腹诽,自认猜到的关系已是足够了。抬手抱拳拱了拱,算是打了招呼,脚上生风似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,可戴着清风自制的面具,在坐的根本就看不着,不觉又有些飘飘然,小脑瓜子忍不住开始流荡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咳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看某女那丰富多姿的眸色,轻咳一声,拉回她的神思,要不然小脑壳不定又会生出何种妖蛾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敛眉回神,小心脏兴奋的‘扑扑’跳个不停,无意识咽了咽口水,讪讪抬手模鼻子,急速调回脑思绪,惦着脚回位。

    侧眸偷瞄一眼,呵呵······垂首,本小姐身正不怕影子斜,抬臂伸手轻扶额前发丝放下,心情超好,伸手拿茶杯,轻‘啜’一口,“嗯,好茶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幽深,“说,又想出什么整人的玩意儿?”

    赵晟一听赵烨的话语,唇角和煦的笑容似三月春风漾过湖面,荡起一**的水纹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当即龇牙,好看的丹凤眼瞪的滚圆,“胡说什么呢?我这么分守本分的人,你去那都找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音落,转身,确实是那里都找不着,这么闹心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抬臂,伸手,两男,齐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面扯面黑,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了?一混球一混蛋合起伙来欺负她,昂头颅,翻白眼,“我说,少把偷鸡摸狗的事情往本公子身上套。”

    本公子清白着呢!

    赵世子看了眼关锦兰不说话,抬臂接过赵晟递过来的酒杯,轻‘呷’一口,细品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细而卷的睫毛狂扇,两货用肢体语言——损她!磨牙,握粉拳,几个意思?

    ===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脚踏出门口,忍不住轻吐一口浊气,闲适无比地抬头望星空,爽!

    “上官公子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转身,抱拳,“原来是成掌柜,你忙,你忙,在下还有事,先告辞了!先告辞了!”音落,又急急抬步子,很不能‘溜’出一阵风来。

    成讪愕,面上神色挂不住,见鬼了!难道,他今天的穿戴有处没打理妥当,急垂眸,细扫,妥妥贴贴的,搞什么鬼?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出酒楼,急急踩上自家的马车,这才算是真正的地放松下来,双手交握,磨肉肉的大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