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不够人家塞牙缝
    关锦兰内心暴躁,笑的桃花似水般做什么?当场就给他来个爆走,抬脚直划拉,似身后有恶鬼在追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你坐上马车在城里多转几圈,回院的时候骑马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清风眼眸一亮,抱拳行礼,一抬一落,人已消失在楼梯口处。

    关锦兰眼抽,卖米糕了!人只要不死,什么事儿都能见到。这难道就是武侠里面的缩地成寸术,可,是这玩意儿,不是道教的拿手绝活吗?

    清风是从哪儿说来的?好神奇,想学不?要学不?会教不?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他忍不住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无意识答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,你快放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有负担,我们今后,就努力做对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忍不住撇了撇嘴:妈蛋,人是你鬼也是你,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。瞬间回首,龇牙一笑冷脸,回转,走的更加快速。

    彩云一听,赶紧朝对面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关锦兰熟门熟路的跟着彩云由秘道出了宝华阁,一路风平浪静地回到了36号大院。

    歪在贵妃塌上,好看丹凤眼发愣发直。

    乌黑的发丝静止在倜傥的浅蓝色绵袍之间,仿似能随着潺潺的春水眸色,溢出魅惑人心机的魔力。妖孽,嗯,坐正身姿,抬手自刮一下自己的腮帮子,忍不住轻‘嘶’一声,妈蛋,还真痛!

    唉叹一声,又轻揉两下,安慰一下自己,眯眸,望向院中的景物随风轻曵,樱桃粉唇骤然抿的死紧,事儿自然都已经发生了,你丫的忘想着躲有个屁用!

    做朋友,是吧?

    好啊!

    来啊!

    本小姐不怕你,特么的,人这辈子,谁不是在好与坏、善与恶之间徘徊?只要,你还是个吃五谷杂粮的凡人,谁不是善恶同存的呢?

    这往后,真能跟他成姐妹淘?男颜姐妹淘?臭屁!混球绝对会好好疼爱她!捂唇,特么的好蛋疼!

    宝华阁

    众来宾缓缓起身,慢慢挪动着脚下的步子,时不时侧头颅和隔壁并肩而行的人,眸色相交,心照不宣地转战下一个局子,继续探讨今天这深层的习题。

    凉奇轩本来就是个面暖心窄的,此刻却是面色有些挂不住了,“小前,送二小姐先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嗯,去书房,等我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身子僵如雕像,抬眸怔怔地看着凉奇轩,似那冰渣子似的话音蹦出,‘吧嗒’一声,落在她耳鼓内,钻进她的心里,都能变成锋利的小尖刀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音色是满满的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凉玉盈心肝发颤,一步三颤似地,踏着棉花堆的步子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凉奇轩握拳,不管你身后的主子是谁,惹上凉国公府,还想全身而退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小向,派人把前门和后门以及那辆成车都给我盯好了,注意别给他发现了,我在老地方等你。”话落,终是起身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正阳渐落,晚霞慵懒,明亮的天空失去了光彩,平淡中溢出诡诈的气氛,阴谋和不辛悄悄地探出头,左右试探轻瞄,浓厚的夜色中带着甜腻的糖丝儿,勾的它们忍不住蹦跳出来。

    明月像野猫一样带着身后的四个人,悄悄从墙头上滑了下来,暗黑的夜空中,斜持着一叶月牙儿,发出淡淡的白光,就像一只小白帆在暗夜中飘航,飘啊!飘呀!

    “戒备。”

    淡冷阴狠的声音在马车内响起,哼!这个贾公子真是胆子肥,竟是如此地看小他们凉国公府吗?竟然,不知死活的主动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刀剑狠吻,带来悚人的碎裂的声音和嗖嗖的风声,同时也伴着异物破空涌来。

    凉奇轩浓眉紧锁,收起轻视的思绪,身躯一晃,跃致马车顶,瞳孔瞬间扩大,泛着青光冷洌的剑锋,好似就等着这一刻,幽冷尖冽朝他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心惧一颤,如厮强敌从何地而来?来不及细想,身体本能反应,已一种没办法用言词表达的诡谲体态,堪堪避开。然而,剑气还是擦着他的脚腕而过。

    身躯微愰,面黑如墨,真狠!竟然想挑断他的脚筋,瞳眸晦暗,发着幽冷的眸色,这一切皆发生的如电光火石之快,快到在场的凉国公府众人都没有发现,他这个主子已然受伤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,颇色微闪,升起一丝兴味,剑锋一抖,青色的剑花带着剑气层层密密再次席卷而来,周围被四人紧绕相撕杀之人才面现,顿时拼劲弹开迎面的杀着,脚尖借地,腾空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凉奇轩侧身,面色凝重,猛吸一入口气,大脑才恢复了正常的运作,袭击他的那个人肯定到了剑心的级别,“小心!”音落,自怀中掏出一物,扔于高空,瞬间一个七彩的引信在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在场的高手一见,面色顿沉,凉奇轩在他们当中武力值是最高了,现在竟也被逼着放引信求救?放的还不是京虎威的信引?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说明就虎威跟本不够人家塞牙缝啊!

    现场顿时短暂的滞带,引信却在此时,‘嗖’的一声,刺破人的耳鼓,拉回一众人的神志,愣怔其实也不过一秒,剑气刀光瞬间又交缠在一处,迎接这艰难的一战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皱眉,心念默算:凉老货那个棺材板板会在几个气吸踏空而来?手中动作奇快,三长一短,奇怪的哨音在街面四旋回响,十几个蒙面人突然从天而降,手中的长剑一顿翩然起舞。

    凉奇轩双眸通红,鼻翼紧张,心里愕然如巨浪拍石,竟然连马车的边儿都没靠近,就被诡谲的剑阵,割韭菜似被人收割头颅。

    就连死前的鸣呜都来不及发出,就化成了一摊血水,顺着地面的石缝儿,溜进的地下。

    凉奇轩惊见,额角轻筋爆跳,双眸通红,这是南国才有的密练毒人剑煞阵?声音瞬间奇冷,淡薄似烟,“你们到底是何人?贾公子的人?”

    明月锁眉,到是个人物!有眸色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