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5章 本小姐不受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私下里叫习惯了,差点就把混球两个字说出来。再说,她现在,嗯,蹙眉:她应该,也算,牛逼的吧!

    “人回,这里却是回不去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身子本能一僵,小心脏狂跳不止,似有一股电流瞬间流遍她全身,恼人的话语搅乱了她满脑的思绪,“回不去,你也要想办法憋回去。”

    好气!

    小心脏这次闹革命,比那次来的都凶狠!

    赵晟闻言见状,暗道:接的到是快!心情瞬间奇好,看着袅袅的茶香在雅间内缭绕而起,缠着鼻翼让忐忑不安的心,也在不自不觉中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自如是想,本公子随意如斯做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龇牙咧嘴,抬手扶胸口,好想现在就猛锤两下,让你丫的不听话。

    果然,就是个害人精的混蛋!搁下这些话儿,转身到是转的漂亮,那你到是做什么来了?

    “喂,你,这段时间枫林晚还是拜托你。“音落,面色骤沉,这次不是想捶胸口了,想抬手自剜两巴掌。丫的,让你沉不住气!

    “嗯!”音色潺潺,似春风轻拂人的心尖儿,撩的人儿痒痒了!

    关锦兰忍不住懊恼扶额,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后,脚步微移向前两步,气势汹汹道:“这是谢礼,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赵晟无奈随手接过,心里莫名升起一丝钝疼,真要跟他算的这么清?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赵晟的脸色,秀眉微蹙即收。丫的,又不是死了亲娘和老子,做什么一下子就哭丧着个脸,不想笑就别笑,那个敢扯着你脸皮子让你笑了。

    “蝶梦谷的策划案,到时本公子去给你去捧场。”音落,额前似有成排的乌鸦飞过,说的是什么鬼?

    她要怎么去捧场?

    嗷嗷——好想去死一死啊!

    赵郡王一愣,不是分红的银票?而是‘蝶梦谷’的策,策划案?她竟然知道那间红楼是他的产业?心儿骤然发紧,耳尖瞬间发红,她知道那间红楼是他的,却没有看轻他,远离他。

    顿时,修眉星眸再次潺潺,缱绻如烟漫,“好,我等你!”

    关锦兰正头疼冲动的话语,再一闻这一语双关的话,俏脸惨白一片,这一切挑破的太快太急,她脚下好像站在岌岌可危的金丝线上,只怕一个留神,就会跌落到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见面,总是让人忐忑不安啊!

    本小姐听不懂,行不?

    赵郡王静如清水的眸色微紧,面前这姽婳如狐的女子,惯常的狡黠,注视着她眸里一闪而过的懊恼,心机瞬间如电闪:她这是在担心赵烨会吃醋?

    少年心性瞬间泛上头颅,步子微宽,手臂微抬,修长如竹节的大手微动。

    关锦兰呼吸滞了滞,俏脸绯红直盈玉劲,好看的丹凤眼儿受惊,不停地扇着纤细长卷的睫毛,一脸无解故意装傻道:“你这是何意?本公子不喜男男之爱。”

    越晟听到这话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雅和煦,装傻的速度果然够果决了,也不知道关跃海是如何教出,她这份举重若轻的态度,是他教出来的?

    心中思绪转百遍,不禁莞尔一笑,差点忘了,关大小姐最是喜欢装傻,其实心里就跟明镜似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,每次只要他想再见一步,她立马就缩回壳内。

    收回好不容易才牵到手里的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手,静如清水的眸色里闪过雪亮的潺潺眸色一旋更深,“还要装傻到何时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登时石化,垂首,狠‘盯’了一眼紧握着她手上的修长如竹节般的大手,深吸入一口气,“你放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再逗她,会不会在此,就跟他永世绝交?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儿,瞬间瞪成滚圆,樱桃似粉唇直接抿成一条直线,眸底内神色不停地转换。

    他如果不放手,她铁定是又气又羞的!可是,她让他放手,他就放了,她也是生气的?上好的银色小牙儿骤然磨的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赵晟眸色潺潺,看着关锦兰握紧的小粉拳,耳边传来她磨牙的咯吱声,腰佩下两颗珊瑚珠子轻轻地碰撞在一处,似发出叮叮细碎悦耳的音韵······都这样了,还想要否定她对他,也是有情的吗?

    “贾公子,我最近眸前总是发黑,好似身体有点虚,可否在你这里讨个食补的方子,回去让人做来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骤然升起一抹挑剔的横波,唇角也忍不住地轻扯好几下后,露出一丝不带笑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纯鬼扯!

    特么的,你一个大男人装柔弱,也不嫌臊的慌?

    “好!到时你去枫林晚二掌柜那里取。”音落,抬手捂唇,妈妈咪,她刚又说了什么?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她好似离自刎谢罪不远了!

    赵晟一听,眸色瞬间漾起月光粼粼,唇角温雅和暖的笑容似连绵不断的春风,“嗯!我听你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之余,再一听这话音,浑身汗毛如见首长,即时起立,站的那是倍儿直,只能无言,轻呵呵·······说多,错多!

    本小姐不识谈情,就做那闷嘴的葫芦好了。

    越晟眸微眯,暗道:最多也就只能这样,他要是再**她,说不定连将来的机会也会被自己掐断。所以,这当中的分寸,犹为重要。

    “经过今日之是,外面可能会更加的乱,你要小心点,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派人去碟梦谷找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他这是打一巴掌,又送来一甜枣,切,本小姐不受!我去,小心脏你再蹦踏儿试试,信不信我让你再也见不到,我看你还跳个熊玩意儿!

    竟还拐得她脸儿又发热了,你丫的,是不是想吃煎鸡蛋啊!

    清风眸色冷冷,成老货这龟孙子,总在家里吹胡子瞪眼有个屁用!

    成灿眉心一跳,脚下步子瞬改,面色邪气不变,心里暗自戒备腹诽:这老货是几个意思?这么,眸色炯炯地看着他,哼!

    师弟总算是见着那女人了,应该肯吃他熬的药了吧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