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4章 二万六千两
    小脑袋‘轰’的一声响,苦涩的胆汁直往嘴里涌,鼻子一酸,扑簌簌泪珠儿不停地往下掉,心似有把尖刀扎穿肺腑,耳鼓边一阵阵乱哄哄的响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轻敛,几个意思?凉奇轩就是出手,也没必要把亲妹推到人前了,除非,凉奇轩这条变色龙,本来就希望凉玉盈名声坏透,老死家中?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里面绝对有事啊!

    “明月你和彩云把东西拿到下面的高台上让人看看。”

    此时楼下楼下,所有人都想屏息,想看看现在已被叫价到一万多两银子的手帕,究竟是不是凉国公府嫡次女的东西呢?

    如果是,为什么凉国公府只是叫了几声价,后面就没出过声?要知道贴身这物要是落入别人的手里,拿着上门求娶,凉国公府此时,定不好把人给赶出去,最重要的名声就毁了呀!

    迎进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?还是下个慢性毒药?还是直杀了上门求娶之人?还是杀的那个败坏家族名声之人?

    彩云带着明月走到了高台上,当众展示手中的一块浅蓝色的天蚕丝手帕,浅蓝色的天蚕丝手帕一角绣着精致的红色梅花,下面还有两个字,一个是凉字,另一个是个玉字。果然是凉玉盈的手帕,楼下顿时出奇的安静片刻。

    二楼凉奇轩眸光暗沉,桌下的手握成了拳头,号称大齐国第一神偷,风里飘竟然失手了!看来他是不想在这个世上混了。

    凉玉盈愣愣,一直萦绕在耳鼓边的声响没有了,她却在此刻拉回了心神,瞳眸不自觉狠狠地瞪着门口,似这样眸光就能追过去,把那该死的贾公子刺个大筛子!

    不知道从那个旮旯里钻出来的人,竟然就这样盯上了她,她一路养在深闺,是招他的还是咬他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彩云把手帕一收,一楼高台上竞拍师的叫声就响了起来,“还有没有竞价了,没有的话,这块手帕就要被陈国公府陈公子,所有了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眼眸瞬间又红了,她活不成了!价钱实在是太高了,她要怎么办?

    “二万六千两。”

    凉奇轩的话音一落,凉玉盈深吸了一口气,抬臂扶着墙边,一步三挪地向自家大哥挪了过去,主动乖乖地坐到他的怀里去。

    凉奇轩的叫价声一响,楼上楼下瞬间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凉大公子的威势这是逆天了!现场这个情况,估模着就是一根绣花针落到了地上,大家也都能得到。

    凉奇轩出手了,后面也就没有人再随便出价了,毕竟凉奇轩手里可是握着京虎威!二万六千两啊,这要是传出,凉国公府嫡次女的手帕竞拍了二万六千两白银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

    神色各异,那叫一个五彩缤纷,弊笑弊的直内伤啊!

    一楼台上的竞拍师,声音再次响起,“还有没有人加价?二万六千两一次,二千万六千两二次,二千万六千两三次,好,成交。”

    楼上楼下的不少人松了口气同时,心里再一次感叹晏会就是用来坑人的,以后他们家闺女参加晏什么的,可千万要注意,落到贾公子的手里,不死也要掉层皮啊!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帝城,就这么又多添的一名臭名远播周扒皮!还是一商贾,这事儿,还只能憋屈着,忧伤啊!

    不过,凉国公府用自家的银子拍到自家的帕子,心里应该还是舒坦的吧!贴身之物终归是保住了,名誉嘛!

    关锦兰身在雅间里笑的眉眼弯弯,平白就得了二万六千两银子,是个人都会高兴,最主要的这银子还是从凉国公府挖来的,那更是大快人心啊!就当她帮混球收的利息。

    “彩云,去跟凉国公府的大公子说,本公子诚心相谢,改日请他赏花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彩云抬眼看了眼关锦兰,心道:主母!你真牛,奴婢佩服您。凉公子这会肯定呕的要死,主母却要她此时去火上浇油,这事,得办!

    “明月,一会可就要看你的本事,能喘气就行。”丫的,她这一把火加上去,那蛆虫定会跳出来。哼哼,她静等,不把他也虐鲜花朵朵红,怎么对得起混球受的伤。

    正所谓老祖宗欠的债,做子孙的帮着还,天经地义!

    明月点头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属下闲着也是闲着······?”想去,心痒,手痒,还想去神器内修练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樱桃粉唇微扬,下一刻惊愣弹起,抬手扶胸,么么,乐极生悲了?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又出现了,我去你大爷!该死的小心脏你个判徒,你跳什么跳,蹦什么蹦!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,太招人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招人?她一把年龄,能招什么人啊?

    “公子,属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头痛,你先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抱拳行礼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赵晟此刻一身蓝色绵袍,容色似皎洁的月光泛着清润的光辉,只眉宇间微蹙着一丝愁绪,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,漾起粼粼的波光,“贾公子,最近可好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樱桃粉唇微抽,似笑非笑道:“你好,我自然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最近都没在机会接近她,自然不好,所以,她现在和他在一起,很好吗?心儿骤然揪起来的疼!

    “贾公子,你后面的手脚可要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擦不擦的干净,用不着你来管。”娇嗔蛮横,不想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晟身子微微一僵,温雅一笑,这是吃炸药了?

    “可,本公子想管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伤还没好,出来得瑟个什么劲!”

    关锦兰露出痞里痞气的样子,樱桃嘴里吐出的最是关心的好话语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静如春水般的眸色晶亮,脚步微抬,笑的是志得意满,“关心你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那混,嗯,我有他保护,你赶紧领着那红袍公子,那来回那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