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2章 四千二百两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顿觉好笑,淡淡开口,“胆子倒是不小,还不赶紧叫价。”场景还真是说不出的欢快。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赶紧朝着外面叫道:“四千二百两。”没办法,托自家大哥的福,几个奴婢全部都赶去了外面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拿回这块手帕,不然她还得求着她家‘好’大哥,书房那个鬼地方,她一辈子也不想踏步走进去。这要是拍不回去,她就要再次倒血霉了。

    地之阁却在些,再次响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清风,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彩云推门而进,恭敬地说道:“凉国公府,凉奇轩派人过来,说想见见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凉奇轩想见我?”关锦兰挑眉,倒是非常的有趣,这种时候这个家伙不是要忙着竞价吗?凉国公府在齐帝城都成笑话了,他竟还有闲情想见她。

   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!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关锦兰摆手,彩云退了出,很快就领了一个外表清俊的小厮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明月面色淡淡,眸色冷冷,端是跟府内出来嬷嬷位处气质,抬眸懒懒地扫了下从外面踏步走进来的小厮后,是再也不愿意为难眼皮子了。

    小厮微愣,两位老妈妈?这公子还真是个奇葩!出门不应该带着左拥右抱的美娇娘吗?面上却是丝毫不显,沉稳抱拳开口道:“见过贾公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痞痞地挑着二郎腿儿,十指尖尖地嗑着瓜子儿,连眼皮都欠奉一个。凉国公府出来看东西,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晦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公子,因何要见我们家公子?”凉国公府出来的东西,果然没教养。

    小向颅微垂,避开那鄙视人的视线,声音倍懒散,轻漫嘲讽道:“我们家公子说了,有要事与贾公子商量,若是公子不去,定然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明月眉毛一挑,静等关锦兰吩咐,一指头戳死,不,省的脏了手,还是脚鞋底,捻死这不知死活的东西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好笑,忽来了演戏的兴趣,立马坐正身姿,诚惶诚恐道:“你家公子说我不去,定然会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家公子是这样说的,若是贾公子不去,肯定会后悔。”神气,瞳眸霎时升到头顶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光微闪,眉毛轻蹙了起来,一脸的若有所思,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啊!凉奇轩思维还真是不容小觑,本该忧心竞拍的他,却能一直按兵不动,由着凉玉盈这个草包着急,现在他又想要见她,难道他手里还有什么筹码?

    不过,这样也正好,她正想试试呢!

    “那好!你快前面带路,我这就见见你家公子。”音落,伸出莹白如玉葱般纤细小手,一把拿起丢软塌上的小扇子,左右晃荡着起了身。

    清风微怔,见什么见?要见,也是你家公子爬着过来见我家公子!可见圣主已然起身,她也不也自做主张,只能拔脚跟上前走。

    只要一个不对付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微愕,身子微顿,“明月,你留下,清风跟我去看看就行了。”嗯,这劲头不错,必要时嫩死——他个臭蛆虫。

    明月话到嘴边,便又硬忍着咽了下去,面色如常的点头,“是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领着清风走了出去,刚到二楼的梯口,雅间门口一小厮一见,身子一扭,一脸神气地转身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这个不作他想,必是进去禀报了,难道还想给她来个下马威什么的?嗯,怎么搞的,她竟然好期待啊!

    侧眸,看两边,不行,打架什么的,还是要去敌人家里,比较划算。在这里干上,坏的可是宝货阁的招牌,看来这个事,现在暂时还不能办了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我家公子有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点头颅,摇着装逼的檀木小香扇,踏步走了进去,清风也想跟进去,不想却给门口的小厮给伸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不让除了贾公之外的人进入包间。”音落,眸色斜睨,鄙视的不行!一个商贾而止,随从竟然也想见他家公子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再想上位,也不看看自已还有几分姿色?冷嗖嗖的,连个热呼劲也没有!

    清风闻言,眸色顿觉,当场就要给这小厮好看。知道站他们面前的是什么人吗?他们就敢拦!不开眼的蠢货,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?可她想起圣主可是跟她说过,行事要低调!要低调!

    抿唇,手指微动,一道气流细如绣花针飘去,瞬间无痕。侧身,锁眉,事成,心里却是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,无边的憋屈反而升了上来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实在是有损自己的身份!

    小前身子莫名一抖,浑身如泡九天寒潭,举眸四扫,蹙眉,握双手,无解。索性不理身上骤然发冷的缘由,心头八卦之情燃如熊熊烈火:公子会用何种手段,治这小白脸?

    腻外之后,他可不可能捡点汤头喝喝······就是过下手瘾,落在那如玉的肌肤上,拂柳的腰肢上,定是怎样的滑腻,细软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雅间里,凉奇轩正随意地坐在一侧的软榻上,手中端着一杯香茗,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光一闪,这事她第二次看到这个男人,此时看着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纯粹的阳刚,烈焰般耀眼,让人不敢逼视,仿佛多看一会儿,就会被他给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睫毛微闪,眨巴巴两下,满瞳的嫌弃送了过去,面具下的粉唇微抿了抿,都是能装的货,两次见面给她的感觉都不同,但······今天这个卖相不俗!径直走了过去坐在凉奇轩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凉大公子,有何事要见我?有事你快点说,本人对竞拍的事还是很感兴趣的。”故意装音调降下两分,却还是如丝缠诱人心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愣着做木头桩子?我去!别白瞎本小姐的心意,本小姐就是故意来,恶心恶心面前这个男子,竟算计她的混球,那他也不要想好过。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眸色微暗,暗内抖落话音儿随着空气,似钻进绕上他心尖糖丝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