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1章 拍卖中
    而且,他有百分子百的把握,相信不管他们加多大的筹码,凉国公府最后也一定会拍下这块手帕,凉国公府他啊,丢不这么大的脸!

    现在仅存的一位嫡次女,听小道消息,那可准备送进宫帮凉贵妃固宠的,垂眸,勾唇,伸手拿茶杯,轻‘呷’一口,抬眸首,眸色渐悠远,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来着!“

    贴身小太监一见,眉眼鼻子瞬间挤成一团,双脚蹲地,双臂生风,一个跳高接住,“小的,谢谢公子!谢谢公子!”娘呀,一个金元宝?一个金元宝!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,喳家还想来!

    内里这么想着,手脚的动作是相当的麻利,金元宝往怀里一塞,呲溜一下跑上前来,帮忙二皇子马杀鸡。

    赵澈高兴,眯了眯风眼儿,继续看好戏。赵烨整人越来越野路子了,这一下九流的招式,竟然也能把凉国公府搅动翻天覆地·······这本事,必须学啊!

    凉国公府,现在仅存的一位嫡次女,宫里小道消息:那可准备送进宫帮凉贵妃固宠的。

    凉玉盈气急了,这块手帕要是落到别人的手里,她都不敢想,偷瞄自家大哥一点动静也没有,急的浑身直冒冷汗,控制不住地抬臂伸手狠掐身边一奴婢。

    奴婢受疼,发音拔高,“一千八百两。”

    凉奇轩面色阴郁,脸色是非常之难看,眯眸看着杯子里的茶叶不停地打着转,轻言道:“去查,三楼雅间的人,一个也不要放过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身子发软,眸眶泛红,深吸一口气道:“大哥,那个我们到现在也没看到,会不会是假的?”

    凉奇轩垂首,手臂微微一抬,忽儿一个乾坤大挪移,将凉玉盈压在身下,“大···哥···这是外面,你想做什···”余音道不出,消失在那两片薄唇之中。

    凉玉盈顿时脸色惨白如纸,心里诅咒不止,大哥的一只手竟然开始摸向她的胸口,惊愕的她来不极害怕,狠狠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凉奇轩微怔,面色顿时瞬间沉了下来,玉盈儿竟然敢像小猫儿上样咬他,抬手想点她穴道,给她来顿狠的。

    “大···哥···现在···在外面···”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默默起身,抬手抹了下唇间的血迹,浓眉微挑,勾着嘴角问道:“说啊,回去什么时候去哥的书房?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唇绊个紧抿,猛吸一口凉气,“大哥,我们这样是有悖伦理了,万一这传出去,我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!”音落,蹙浓眉,回府就让小向把院子里的人过过筛子,有那个长舌的好事者,也不用回禀他,拉出直接砍了埋了,就是。

    凉玉盈瞠目结舌,这个冷血的大哥简直就是大齐国第一猪狗不如,外加超级无赖东西!手忙脚乱地整理好衣服,圆润的小纤手忙讨好地把小糕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楼地之包间里,“公子,您,您为什么要拍卖这块手帕?”

    清风皱眉,看着稳坐在主位上的关锦兰,缓缓地道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,她实在是搞不懂啊,圣主第一次下的命令,就是让暗堂弄一条,凉国公府嫡次女的手帕子,然后,又用暗掌的渠道,悄悄地把消息放到各个权贵世家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轻敲桌面,“你定觉的这样费时费力,还有损自己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属下不解!”形象?有什么形象吗?想落,看着圣主望着她的神色儿,握了握拳,恨不得自己吞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“哼,你可能还在想,把那帕子直接送给苦秀才,或者也可以从郊外随便拉个乞丐过来,让他去凉国公府门口,一哭二闹三上吊地上演求亲的戏码吧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,属下,确有此想法。”真蠢,真是白活了,一点点刚起的想法就给圣主勘破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她的丹凤眼儿,睫毛轻眨巴,粉唇弧度微微一扬,要是真这样做,那秀才或那乞丐肯定一早就没命了,那有这样玩儿带劲!

    “明月,你来猜猜我拍卖这块手帕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明月看着关锦兰笑意嫣然的样子,那双乌溜溜的瞳眸之中,充满着智慧的光芒,“公子,一是,想当着全帝城居民教训凉国公府,二是,帮凉国公府在全大齐国扬名。”

    清风蹙眉,这两样的效果不都是一样的吗?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,纯卖弄。

    明月定了定神,“公子,您其实是用他们的银了砸他们自己的脸面,顺便再收点劳务费。”

    清风瞪眼算是彻底明白过来,可又忍不住腹诽:莲花宫差银子?不对,她怎么感觉这里面水深的狠啦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思绪流漾,看来清风两个人的差事,要互调一下,再行!抬臂伸出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指,轻敲桌面两下,轻轻的说道:“明月你果然善于分析问题,公子佩服。”心情好,眉眼自然弯弯挑。

    怎么的吧!

    她就要凉国公府,打落门牙面子和血一块儿吞进去。

    明月一见,顿时愣住,圣主肤色莹白如玉,此刻却泛上的红晕,显的整个面儿似那盛开的桃花,瞳眸微微流转之间······如斯才是顶尖的美人啊!

    可她同时也看出来,赵世子在她家圣主心里的份量,那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的好办。

    赵世子那个人,无耐长叹了一声,船到桥头自然直,圣主自会考量,面色越来越是和煦,“公子既然想玩,那属下便替公子做足这出戏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六百两。”

    她的一言落到外面,一楼的人哗然了,不少人惊呼声响起,个个都望向三楼雅间,那地之阁之中的是什么人啊,竟然叫价二千六百两,这不是直接和凉国公府对上了吗?

    凉玉盈听到外面的出价,整张脸彻底黑了下来,手指紧握,气恨恨的发着火,“不要给本小姐知道是那个什么人,竟叫价三千六百两,这绝对的是存心要为难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