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0章 手帕拍卖会
    凉玉盈浑身一凛,唇绊儿抿的死紧,这是绝对是纤怒,她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是什么回事,“···我···我···全···全听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警醒着点,她们可是代你受过。”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闭眸,再次睁开声音里充满着悲怆的味道,“卖红线路也太狠了点,还是就,就在府内处置了,嗯?”

    “母亲,孩儿要是再听到你这样的话语,凉国公府当家主母的位置你就不要再做了。”凉奇轩说完再也没看他的母亲,“二妹妹你还不跟我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身子瞬间抖成筛糠,“···我···我···我不去。”太剜人心了,她们自小跟她一起长大,她不能保护她们,却还要看她们被人牙子拉去卖给下三等的红楼,不行,她不能去!不能去!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“母亲,娘,娘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凉夫人气的浑身打板子,咆哮道:“我是你母亲,当家主母的位置不是你说不做就做不了的,你个孽子,你放开你妹妹!”

    凉奇轩听到身后的咆哮,脚步就没停过,牵扯着凉玉盈一个劲往前走。凉玉盈小脸刷白,心里戚戚然,骇的三魂不见了七魄,则头紧盯着身后,期盼着自家母亲能来帮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大哥,不会又借这个机会,拉她去那里做那见不得人的事情?

    “怎么就会叫母亲?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瞬间红了眸眶,疼的轻‘嘶’出声,”大,大哥,大哥疼。”

    凉奇轩侧眸,看了眼凉玉盈急成粉红的脸蛋儿,冷‘哼’一声,“二妹,你还是想想东西要是拍不回来的打算吧!”

    凉玉盈闻言,心中就打了一个激灵,不是拉她去看枇杷和荔枝,就好,就好!可,她的帕子要是拿不回来,她真要被别人给笑死了。她如果嫁不成晟公子,祖母和父亲定会想竟办未法送她进宫了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她不要和姑姑一起伺候齐帝,更不要一直待在凉府,如果拍不下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凉奇轩率先上了马车,回头看了眼凉玉盈,“还不上来,一会儿沉住气,嫡女的气度你可不要忘了,丢人的事在我这里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觉得自己脚都站不起来了,毛骨都有了悚然之感,大哥就是个大魔头,“我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服下大还丹,自信心爆长,印堂间又没有的莲花图腾,顿时不想再委屈自己,得波得波地,带着清风和明月,手握赵世子的腰牌。

    拽的二五八万似地进入了三楼的地之号包间,刚刚坐定,地之号包间就传来了敲门声,关锦兰微愣,霎时莞尔一笑,暗自高兴:臭混球!

    清风见状,脚步后退,把人让了进来。

    彩云推门几步踱到关锦兰面前,恭敬的道:“给公子请安,主公派手下过来伺候听差,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,那奴婢守在门外候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躬着身子刚退出门外,一楼就传来一片骚乱之声。

    凉奇轩眯眸,心顿生怅惘,心里推敲着众人身后的家族,蹙眉心中一跳,竟然有这么多人,敢睽睽之下,看他们凉国公府的笑话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众人见状,下意识侧侧身子喝茶。凉国公那个老货,传下来的这一脉,跟他像的实一实,都是面热心窄之货色。

    感受着淡淡的眸色,轻扫在身上,唉,这种反应,一早就在他们意料之内。切,凉国公府的大公子,你别看他长的好貌好样,心眼儿其实就根针尖儿一样大小。

    他们要不是顾及家族今后的发展,才不想来淌这趟污水。同桌左右两椅上人,眸色相视,同时低头喝茶,一切竟在不言中:你虽然历害手段也够,可谁让你比不上混上魔王呢!更何况人家的背景硬啊!

    看人家这作派,嘿嘿·······摆明着,就是打你们凉国公府的脸。咳咳······就是,这手段,娘们唧唧,不过,一点也不怪,混世魔王肯定是最近改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来站队啊!

    凉大公子你这雷霆之火,绕不到我们这里,那捞什么帕子的,我们可真心一点趣味也没有!

    凉奇轩略皱了皱眉,懒的跟这帮早晚都要上门磕头请罪的东西废话,岿然带着自家妹子,踏步上了二楼,往定好的位置而去。

    一楼众人见状,转身躯,讪讪摸了摸子,继续喝茶。齐腹诽:凉奇轩一向如此,他们都已经习惯了,若是不了解,他们也不敢来。

    只要凉老货不从棺材板里跳出来,他们怕凉国公府个屁!

    奶奶个熊,能看着凉国公府吃憋,高兴的他们很不能双手双脚庆贺,这种乐事,几十年也不见得会撞到一回。

    凉玉盈紧跟着自家哥哥的身后,不敢有丝毫的不满,心里却止不住的害怕,她的脚步没那么大,走这么快?她怎么保持嫡女的风范?

    宝华阁的掌者,满面红光,连想到上一次拍卖的酒,兴奋的整个人不要不要的。抬脚往高台上一站,立即宣布:手帕的拍卖正式开始竞价。

    掌者的话音一落,宝华阁内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身后一拍卖师,脚步生风地走到竞拍的讲台上,示意开始了。可众人又想看乐子,又不想做出头鸟,场景顿时尴尬拉。

    一楼的众人装老绵羊,静等看戏,不出声。

    二楼的一看,这节奏真心不给力。这不,二楼陈国公府的烂泥,陈清,外号全清光,最先叫价的“六百两。”音落,扯起嗓子吹口哨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党可是早就看凉国公府不顺眼了,能够打击凉国公府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,何况自家老祖宗可是给他下了死命令,就是拍不到,也要把水给搅浑了。

    乐的他当场,就开始摩掌握拳了!又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,又不要挨批,说不得还能白沾,一嫡女美人儿,玩儿上个把两年,再送她去重生一回,真是太棒了!

    全清光话刚落,紧接着就听到对面,黄之雅间响起三皇子赵澈的竞拍声:“一千二百两。”若是此行能让凉国公府吃瘪,他也是十二万的高兴,他母妃在宫里可没少受凉贵妃的关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