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9章 杀鸡儆猴
    赵晟那个厮,虽然出身不低,不过性子太于绵软,他还真没有对他上过心,皇后有心欲将他和二妹赐婚,他觉可有也可无,只要不影响他和二妹的关系,他一点儿意见也没有。

    但,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情,他还真有点不确定他的为人了。

    “请祖母明示。”

    凉国公府太夫人点了点头,“外面传出的风声,你难道一点儿也没听到,”停了一下继续说道:“不管用多少银子,都不能落到别人的手里,玉丫头现在是我们凉国公府的希望。”说完,就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。

    凉奇轩黑着个脸,斜睨了眼凉玉盈,起身行礼,“祖母,您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看自家哥哥的眼神,手里的帕子是越捊越紧,身体不能为外人所道某处,又开始疼的历害。

    太夫人面黑,点头后垂首:玉丫头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,被轩哥儿看一眼,也能惊成那样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要不是贵妃没能成功生下皇子,大丫头又出了那样的事,她怎么也不会想着把这个不顶事的送进去,可现在人还没送进去,却又出了这样的事,到底是谁在后面捣鬼?

    太夫人是真心头疼,就连呼吸空气都觉烦燥。

    “扶我院子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忙退让一边,静等着凉太夫人的身影端坐于好,这再挪了挪发软的脚。

    凉奇轩侧身,“母亲,妹妹,我们去前院好好谈谈。”音落,头也不回就往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一看,面色瞬红,这个孽子,他也看不起她,几握拳头后,“玉儿,我们去你哥的书房,想······”话儿没说全,已然抬臂伸手去牵凉玉盈不停扯帕子的冷手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不去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你哥还能吃了你,跟娘来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凉国公府太夫人这一声去吧,顿时让刚跪在厅里的奴婢们衷嚎一片,板子拍肉的声音‘叭叭’直响,竟然打出了节奏的声音,好一顿此起彼伏后,直接拖出去就有七八人之多,活下来只能三个奴婢也扔进了柴房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凉奇轩这边坐在书桌前,心里千百个念头流转之际,“母亲,您看二妹,好像很怕我的样子?”

    凉玉盈闻言身子一僵,大哥又开始变脸了,她怎么办?手中的帕子顿时扯的死紧,侧眸偷瞄一眼他的神色,一时间猜不出他说这话的意思,斟酌来斟酌去,还是只能苦求自家娘亲,“娘!”

    凉奇轩皱眉,冷嗖跟地瞟了凉玉盈一眼,忍不住冷‘哼’一声,稍带着颤儿音色,竟然又让他有酥麻的感觉,刮得他耳鼓收音一下子痒到心尖上,哼,嫁不出去,也不全是坏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还有三人在柴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送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一听,浑身似被冰水浇的全身通透,老婆子真狠啊!一院子的人,就只余三人?愣愣抬手,“你等一等,”音儿一落,瞬间转头,眸色炯炯道:“轩哥儿,哦---不!奇轩,母亲,回头就把她们发卖,你放她们三个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累了!”凉奇轩音色淡淡,说到这里轻扫了眼停往脚步的小厮后,又收回眸色,看了一眼坐在书桌旁边的满脸惊色的母亲和一脸惨白的自家妹妹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小厮一见,惊的心头直跳,想到各种不好歹毒的法子,将会落到自己身上,吓得拔脚就往冲去。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一看,双手握成拳头,“奇轩,给娘个面子,她们总归是娘······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身边的凉玉盈给轻轻扯住了,抿唇,示意自家母亲不能再说。

    没看,魔鬼似的哥哥,余怒末消吗?

    “母亲,你知道你现在还能坐当家主母的位置上,托的是谁的福?”音冷,眸色更冷,竟然还有闲心去怜悯几个奴婢?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,娘都是为了你们好!”音落,忍不住呜咽。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哈哈大笑几声,瞳眸微眯,晦暗不明地不知道是在琢磨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凉夫人呜呜衷哀一阵,发现只有二女儿轻扯着她的衣袖,她的好儿子一幅神游天外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脸顿时有各种颜色飘过,苦涩无力道:“奇轩,我是你母亲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?”老东西不把她放在眼里,现在唯一的儿子,竟也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,真气死她了!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回头,“母亲,你不尽尽只是我们的母亲,你还是百年望族凉国公府的当家主母,你这样的心慈手软,你还有几个女儿可以往你搭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自会对她们加强管教,玉儿我也会佝在身边,好好督促她。”

    “儿先听着,但这回,您还是听我的吧!”话音是说不出地恭敬,但所做的事,跟话是一点也搭不上,转应就吩咐道:“小向,枇杷和荔枝就送到红线路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向听言,暗道一声:不好!枇杷和荔枝还是没有躲过去。可他毕竟自小跟着公子,知道公子的性子可不歹毒就可以形容的,他不能心软。

    赶紧应声退了出去。他只能冷眸冷心看着,提醒着自己,主人的根基不强,最后他也会落到这样的下场,所以吩咐起人来,最后的一点愧疚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手臂一挥,身后自有两人走出帮忙:抓人,喂药,再叫人来,收人。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下意识抬眸看了眼守在院门口枇杷和荔枝,身子急挪,惊的不停地往凉国公夫人身上靠,小手拉着凉国公夫人的衣袖直左右踟蹰,想求又敢求。

    “奇轩,她们怎么说也伺候你妹妹十几年了,你这样安排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的话还没说完,凉奇轩就打断了她的话,“母亲,你是怪儿子插手后院的事情。杀鸡儆猴的事,你还想不透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看了眼凉玉盈,“二妹妹,我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饶了她们一命,难道说此等事情,二妹你还想再来一次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