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该打
    关锦兰稳稳面色,继续浅笑嫣然,“本公子喜欢别出心裁的浪漫。”音落,朝赵世子飞了个吻,“做的好呢?本公子就考虑除服后就嫁你。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·就你这六月天时的性子,有只有本小姐顶的住!

    赵世子一噎,胸口似又有血气要往上冲,堵着不上不下的位置上,索性揭被而起,如玉的大手瞬间变成老虎钳子,掐住她的下巴,眯眸细看。

    他们九十九步都走了,就差临门一脚,她现在还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要不要趁现在身上有伤,扮个软弱,把她真正给吃到嘴里呢?

    关锦兰微怔,这画风不对啊!

    眨瞳眸,快速反省:她没做错什么啊?嗯,再想一遍,嗯,还是没有,瞬间底气十足,抬手‘拍’的一声打下巴上的老虎钳子。

    身子微抬俯首,撩人的清冷香气瞬间在呼息间缠绵,波‘唧’一声轻响,“气这个?”

    赵世子微愣,本能抬臂拉下某人,想打她的嫩挑子,眸色微闪,大手骤然放下,小东西这个话音儿,是不是以后,晨间都有香吻送?

    虽然心中有怨气,冷俊脸色还是一往的淡然,只不过,耳尖处微微喾红,空气中似漾起醉人的气息,薄唇微勾,荡起一抺意味深长的笑意,手臂动作微改扶腰肢,“下手到是快,这事,你什么时候布置的?”

    手段太差,他看不在眸内,直接影响宝华阁的档次。不过,小东西想玩,又哄的他高兴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僵面红,脚步急挪,坐到了梳妆台的前面,她又不傻,送上门去的饽饽那里有得回,好看的丹凤眼儿眯成月牙儿,“你猜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感觉没试过?

    神思微漾,他向直接吩咐属下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啦!好啦!昨晚爷伺候的本公子舒坦不止,所以,这一不小心就想出了这个点子,这会齐帝城可能已经街知巷闻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收回神思,闹人心的小东西,话也不会说了?

    关锦兰眸含春水,微昂着小脑袋,要表扬,想到凉玉盈急的直跳脚,而她不但能白争银子,还能搅的凉国府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也可以给混球男人,小小地出一下气,想想都让人觉的天气如此的美好,凉玉盈全家是如此地焦躁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玩,我再派几个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打不过,有地方躲。”音语满满的娇傲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面黑,唇角微搐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很是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,他从哪里听到出来她是玩了,她这正经地争银子呢!派什么人,她有莲花这个骚包货在,谁能动她分毫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心疼混球身上的伤而已,不捞点补偿回来,怎么对得起她的心情,饭前先让凉国公府送上点开胃小菜,大头,等她溶合大还丹,再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你还是快点出城,六皇子可能都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身子一僵,“爷饿!”

    “切,早给你准备好,快起来,吃完赶紧走人。”音落,哼小调,起身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不伺候他穿衣服,还唱着不知名的小调,惦着步子蹦踏出去了?嗯,身子微僵,鞋儿破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,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该打!”语气轻快,带着莫名愉乐,那里破了?

    阿九隐身在屋檐外头一听,身子一晃,差点掉下来,腹诽:主公,该打,这话必须带点杀气!再能唬人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凉国公府的后院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凉玉盈双眸无神,使劲的捊着手里的帕子,好像热锅上的蚂蚁,一股火烧眉毛之势直冲心间,一切美好的事物在骤然从她眸前消失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时候?她一点也不知道,可现在外面都传翻天了,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呢!祖母想送她进宫,稳固家庭势力,皇后娘娘话音里有意,将她赐给晟公子,呜······全泡汤了?

    凉国公府太夫人,眸色沉沉,似老妮入定。身边跪着一众脸面如土色的奴婢们。

    “祖母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音落,看了眼凉玉盈带泪芙蓉一般姣好的脸庞,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自去,把轩哥儿给我叫过来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凉雨盈闻言见状,泪珠儿成串的滚落,唇角忍不住抽搐,全身都开始哆嗦,祖母真是太可恶了,竟然听都不听她讲,当着一厅的奴婢,让她没脸。

    “母亲,您······”话还说完,就被凉老太夫人冰碴子似的眸色,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当家主母的位置还要不要坐,不坐?大把人等着。”音落,闭眸。

    凉国公夫人一听,惊的身子更不能炸起,满脸委屈,呜咽道:“母亲,儿媳错了,你千万不要生气,当心着点身子。”音儿一落,侧身,眸中的泪差点就要掉下来,她能不慌吗?

    大女儿雨盈上次参加宫宴名声彻底毁了,只能远嫁去了江南,嫁的还是个商户。二女儿玉盈又是再在这上面栽了跟斗,她都不敢再往下想了,难道堂堂凉国公府的两个嫡女就这样,都要毁了吗?

    凉奇轩神情微怔,脚步微顿,润泽清幽的声音响起,“给祖母,母亲请安。”

    凉国公府的太夫人这才睁开瞳眸,孙子辈中也只有轩哥儿还堪大用,样貌,智商,歹毒的心肠样样都不缺,“轩哥儿,你来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凉奇轩听言,谦恭和顺地,坐在了下手,“祖母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嗯,轩哥儿,我们凉国公府给人盯上了,你常在外面走动,可有头绪?”

    “祖母,您放心,翻不出什么大浪。”

    凉老太夫人一听,身子微挺,“警醒着点,好好查查,你父亲和你母亲是靠不住了。”凉国公府太夫人说完,接过身后奴婢递过来的茶,饮‘啜’一口。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眸色微沉,到底出了什么事?难道是有人撇开前院,直接朝后院下手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