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6章 光说不练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好想笑,好想跳,好想跑,好想找人分···嘎嘎···我顶你个肺啊···混球···混球,还躺在空间院子里的床上,妈蛋,悲催的,我跑!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抬手抚鼻子,悲催,撞门框了,好疼!好疼!不过,好在鼻子没出血,鼻梁也没断,没断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她明明再抬,再抬脚跑了三步,三步而止,现在这算什么回事?

    呜呜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虾饼吃的,她心里直慌惚,唉,抬脚微怔,特意放慢,再看看,丫的,真是太神奇了!她真就身怀一甲子的功力了?可,也不用这样吧!

    惊悚啊!

    这种突飞猛进的速度,实在是太迷人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圣主!”

    “嗯,明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圣主,您要不试着运气内视下,看看经脉中气流是什么颜色的。”音落,恭敬低头。

    她刚刚陷入深度修练,骤然变灵气的涌动惊吓着了,灵气像疯了一样,不停地往莲花池飘去,明明看的见,可她硬是被挡在的灵气外面。

    内视,颜色?

    捉瞎!

    莲花那骚包货呢?嗯,好巴,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!本小姐内心不是一般的强大,能理解!能理解!不就是怕她找她pk,所以躲到她印堂圈腾的后面的嘛!

    切!

    有本事,一辈子别出来!

    “清风在灵池那里,你过去一起修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转身,闪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脚步轻快,踏着交际快四步,踩着欢快步阀,强忍住心里的激动,踏步回房一看,轻叹一口气,还好!还好!

    混球还睡着呢!盘腿,意念转去,嗯嗯,经脉之中有一条细细紫色的线条在缓缓流淌,呀,这,这是个什么鬼!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咔死人的大还丹,她才消耗掉表面的一层,那她现在算是什么级别?我去!想想就要挠头,妈蛋,本小姐不理了!爱咋整咋整。

    反正,她现在有算是有底气的人了,再加上她有这个逆天的神器,就算是那几个老货,切,昂头颅,本小好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只要她抓紧时间在空间里把音波功和内力相结合,在大齐朝这片大陆上,嘿嘿嘿······她是可以打撗走了吧?打横走了吗!

    忍不住想要爆粗口:贼老天,睁大你个狗眼看看,本小姐熬出来了,卖米糕的,那个再也跟她龇牙咧嘴,看本小姐不嫩死他!

    我特么的,真是太给力了!

    意满,神爽,催动意念两人一块儿,又出现在36号大院忆兰阁里,抬手轻轻打开他的上衣,嗯嗯,本小姐,瞧瞧,看看,伤养成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“小兰儿,你这是想爷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一怔,麻溜缩回伸出的手,好险!好在现在出了空间,这时间还真是不早也不晚。斜嗔他一眼,“醒了,伤口,这里可还疼吗?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沉沉,定定地看了她好一阵,如玉的大手瞬间变成老虎嘴一样的钳子,“不疼,就是这里有点痒,”音落,拉着她的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手继续向下,“这里更痒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秀眉,瞪圆的瞳眸,诚实道:“嘻嘻-----我看也是,来,奴家,帮你,好好,整一整。”音色说不出的软糥甜腻,闻言能勾倒一众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身子骤然一僵,这闹心的小东西,“算了,就看胸口!”

    嘢!

    闻言高兴的不得了,小脸面露得意,“那怎么行,奴家这手啊,洗的可干净了,爷,来嘛!”声音一拐二拐三四拐,拐的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眸沉,看她还在细细打量自己的嫩爪子,好看的剑眉霎时微挑,抬臂猛地一拉,魅惑无边道:“怎么,光说不练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丫的,耍流氓又失败了!

    “我吃药了!”得瑟,本小姐有内力了呀!

    “神仙散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呸!”磨牙,个色痞子!一晚上不泄放会死啊?你全家才吃了神仙散呢!正了正脸色,豪气满满,眸色晶亮,纤细小手紧握成拳,“烨!我有内力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狭长的瞳眸黑矅石般的晶亮,闪过一丝言语无法描述的莫测,轻柔地拉着她的手臂,“怎么来的?”音落,心机如电闪,是想跟他交底的吗?他总算等到她打开心结了吗?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小嘴巴一张一合,顺口而出,“莲花宫的大还丹啊!”牛叉的狠,骄傲,她是她们的头!

    “大还丹?那是什么?”嗯,额间那招摇的图腾是洗掉了?这个,嗯,这样看着更顺眼。

    “是一种丹药,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呢!”心情好,小嘴巴巴,侃侃不住往外头道。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微抿,眼眸中沉静幽深得仿佛一深潭,“小东西,你乐个什么劲,你要为此付出多少,心里可有数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一脸一愣后,俯身在他唇上轻‘琢’一口,第一次他叫她小东西,她竟然没有生气,心里竟然还升起甜丝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爷在,本公子不怕!”

    赵世子蹙眉,薄唇弧度微扬即受,小东西又来撩火,眸沉,居然没抓住,应该借机会加深这个吻,微懊恼。

    “爷听着甚是高兴!来,贾公子,这正经事都说完了,这不正经的事也可以上场了!”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本公子也很高兴······”音断,看着他微起的身躯,心跳自发加快,撇嘴,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眯往后一躺,睡了!

    关锦兰愣,这臭混球,精虫上脑,抬手轻推,“烨,哥哥,相公,夫君,奴家要开的铺子的事,准备的怎样的吗?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侧身子,“起开,爷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万试万灵的美人计,这么快就不管用啦!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!洗什么澡?洗什么······唔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给水洗也没问题,你用这里给我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