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5章 熬出来了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瞬间涨红,瞳眸瞪大,抬手臂不停地捶胸口,原来干吞鸡蛋大的药丸子是这么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么么,妹纸,千万给本小姐顶住了。

    谁让你这么霉催,也不知道得罪了哪里的神仙,想一想,不寒而栗儿,阴谋阳谋,你都玩不转,被人整的这么惨?不会就这样,跟这个世界又要说再见的吧!

    明月一见,骤然觉的自己的喉咙也跟着咔上了,抬脚伸手几欲上去帮忙,可又怕帮倒忙。

    莲花侧着细小的花包儿,百般无聊地靠在一边的药草地上,惊见关锦兰霸气的吃药方式后,只一秒,身姿漫妙地飘逸过来。

    顶着娇嫩鲜艳的花瓣儿,扬起婀娜多姿的细肢条儿,猛点关锦兰身后好几个穴位后,这才优雅退后,悬浮于一边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经解脱,大口喘气,龇牙咧嘴,暗咒不止:丫的,你个缺心眼的二货,本小姐差点给自己蠢哭了!

    气急败坏,愤然转头看了眼明月后,又侧眸看了眼悬浮于额前的莲花儿,满脸通红,横波愤愤:莲花你个骚气货,要怎么做?

    妈蛋,本小姐不会啊!光想着快点吃了,就了事!呵呵······差一点,还就真了事了!

    意念儿一落,莲花瞬间飘逸,以旖旎万分的姿态轻‘琢’关锦兰印堂中间的莲花图腾后,腰肢如柳拂风,不停拍打关锦兰身上各部位。

    清风无惊见,瞬间瞪成铜铃地瞳眸,总算是回神地眨巴好几下后,激动的浑身直发抖,这,这,这是神器的本,本,本体吗?握拳,吞口水,兴奋的满眸冒金光。

    如此神迹,足够她可味一辈子!

    关锦兰闷哼一声,身子一晃,随着莲花小包拍打节奏,盘膝坐地,丫的,原来笛曲‘莲之相逢’还有这功效。默背笛谱,意念随着莲花小包敲击的穴位,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莲花轻逸着优美的节奏,似一朵带着紫色金边的白云,悬浮于关锦兰额前,缓缓地翩翩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魅惑的身姿,带着越来越浓烈的白色气流,强悍地与前额的莲花图腾形成一道惊人的气流光圈,气息绵长如轻漫的丝绢,时而婉转时而急促地输送着。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紧蹙,脸色神色变幻不断,随着印堂额前的图腾与气流连结,脐下三寸竟然成为白色气流的中心点,形成一个诡谲旋涡,急速地旋转,席起层层的波卷,快速演变成一个大大的雪白莲花。

    心尖巨颤,被打击的体无完肤,笔墨诗词,种种都无法用来描述她此时的心情!

    清风被惊愕,嘴巴越张越大,愣怔着一动也不敢,如此修练的功法,增强内力,真是见所末见闻所未闻,快速到她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怪不得历任圣主都不用自小修练,看看被神器所选中的继承人,惊艳的恨不能场死过去一回,偏偏又舍不得,对,就是移下瞳眸,她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忍不住神思,下辈子,下辈子她会不会,有那么一丁点机会,会,会被神器气选中!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关锦兰浑身俱颤,受不住地发出几声大吼,身体缓缓飘升,悬于半空,身后竟显若有似无的虚景渐渐呈现。

    清风闻音回神,惊见当场,额角青筋爆现,银牙咔咔直响,双膝骤然一转,跪在地上,不敢起身子。

    白色的气流,还在不停地输送,争先恐后地碰撞拥挤着,一个劲地往集中地飞奔,席卷不停。

    她刚眼红,竟然起了贪念,真正是万死难辞其咎,胸膛处传来一**后悔的意念,窘得不停地缩身子。不,她不对现在就发怂,请罪之事,还是等圣主进介再进言。

    对,她必须挺住了!说不得,下一刻,圣主就要用到她。

    如果,安常理来说,圣主这次修练最少都要十来天,才能稳固溶合所吸受的大还丹药力,当然,如果不安常再来说,照现在这个情景,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吞口水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!

    关锦兰浑身焕发着紫色的光芒,全身的血脉达到顶点,饱满的似要爆开,然而雾气的速度仍有增无减,身后悬浮的虚景有与实体渐渐溶合的迹像。

    鲜艳娇嫩的莲花还在孜孜不倦地舞动着身姿,形成的雾气能量并没有丝毫的停止的迹象,不断地涌入,涌入,再涌入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风眸色渐滞,一头的青丝骇人地竖起,磅礴的白色气流,实在是超出的她的想像,跪着的双膝,不由自主地开始打摆子。

    莲花这一舞,足有坚持了二盏茶的功夫,才也有的渐缓的样子,似,似终要了结,白色气流在眸见的速度变淡,缓缓飘散。

    鲜艳娇嫩的莲花,静浮于停止状态,似念念不舍的耷拉着脑袋,带着无限复杂的情绪,‘嗖’一声,随着额前图腾慢慢消失,最后齐齐隐靠印堂的丹田之后,自休生养息。

    清风瞳眸微瞟,脑袋猛一阵天旋地转,居然,神器的本体,本体带着图腾,居然就这样没了!没了?圣主,圣主身后巨大莲花虚景也消失了!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说明什么?

    双眸瞬间泛红,全身就像被突然注入了新鲜的血液,整个人都活了过来,呼气,吸气,再呼气,再吸气,死等。

    一盏茶,二盏茶,三盏茶,时间一不小心就在指缝隙溜走。

    关锦兰缓缓睁开好看的丹凤眼儿,膨胀的感觉从体内发出,内视依然在血脉内流动的白色气流,原来这气流,就是修练者梦寐以求的灵气。

    清风跪着的身躯,不自觉地挺拔高耸,“恭贺圣主!”

    关锦兰敛秀眉,看清风好似捡到钱的表情,抬臂理了理衣袍,暗思:她现在是不是,已然摆脱了被人揉圆捏扁的命运了呢!

    “圣主!”音落,眸色晶亮,这种时候,必须通知属下,齐欢鼓。

    “嗯,你时间很多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谢圣主提醒!”垂首,双膝急盘,呼气,吸气,眸色渐沉。

    关锦兰松双膝,抬腿起身,咧嘴巴,竖剪刀手,她,这能不能算是熬出来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