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山不转人转
    银发老者听言,好像和尚入了定,坐在椅子上动也没动,就好像连呼吸都没有,足过一盏茶的时辰,才道:“竟已经都出了关,上门不入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齐帝见状,狭长瞳眸晦暗不明,挫败静默不语,骤然听银发老者出声,却又不是答他,听音,瞬间抬眸,看外面。

    四位老者听音,呵呵一笑串成长长的号角,延续,再延续,洪亮的响声围绕着整个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李公公歪嘴,拂尘一摆,脚步微抬,躬着身子,靠近书桌分。

    一灰袍老者声色洪亮率先发言,“这没主人的邀请,我们可不好意思自己随便进入。”

    齐帝脸色阴郁,没主人的邀请不好进入?那你们横在皇宫的上空算是怎么回事?冷哼了一声,转头,“老祖宗,你看。”

    银发老者眼帘微抬,看了眼齐帝,叹了口气,转眸,声音穿透屋顶刺冲入高空,“上官老儿,你还是那么的惹人厌,这几十年的修练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齐国的老祖宗很是不给面子的回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小的还是不顶事,他的这幅老骨头只要能动,还得动啊!上官老儿不是个好的,性子偏执,却又文武兼修,却专门跟他作对。

    后生晚辈也不是什么好鸟,整一个手控,真正是臭名远扬,不过,甚在听话,能用。

    “臣是不年轻了,可看您也好不到那儿去。翠花,你说是不是?”被称为上官老儿武者,笑丝丝地看着身旁的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身后的二位老者闻言,抿紧了嘴巴,面面相觑之后,齐齐抬头望天,仰天长叹,为嘛每次见面都让他们看这样的戏吗?

    放平时,他们就当个乐,看了。现在,真是,无聊透顶!

    不想看,不想听,两人加起来都三百多岁的人了,一脸的桔子皮,一笑挤成一团,有什么美感?哼,总是是这个老样子!

    还有翠花同道,你就不能出声阻拦一下?

    这两人可是为了你,每次见了面就往死里掐,有那个必要吗?一大把年龄,还穿的这么鲜艳,侧身,转眸,鄙视之!

    处在他们现在这个位置,不是要想尽办法,更上一层楼,去灵武大陆吗?

    为毛还是这样的不开窍,上一任莲花宫主不思进取,贪恋男色,这才造成他们和莲花宫的对决,算是结了死仇了,这两人到好,这种时候尽还在争风吃醋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到是很想问问:翠花,你到底喜欢谁?别再磨唧唧的,赶紧定了!

    赵氏老祖宗一听,慢慢悠悠晃了下大手。

    李公公现状,忙踏步上前,媚着一脸的笑意,恭敬对递上热气袅袅的香茗后,才步迈轻转,退回书桌边,守在齐帝的身后。

    赵氏老祖宗轻‘呷’一口放下,瞳眸一眯轻点头颅,嗯,还是这个味,示意肯定李公公的茶艺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见,唇嘴微哆嗦几下,即刻将脑袋弯到腰带间,再次踏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满额黑线,做戏而止,用得着这么逼真!眸色不禁自溜去门外,瞧着心怀鬼胎的几个老货,能闹出什么样的花儿来。

    赵氏老祖宗皱眉,眸色轻扫了眼齐帝,唇角微勾,两老脚一晃,瞪着滚圆的瞳眸,‘噌’一下就走出了御书房,语气寒沁冷冽道:“上官老儿,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哼,老夫一把年龄,竟然还没学会说话?”

    “去,有这个闲情,还不快点滚回去,看看你名下的熊崽子们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长官老者成功被噎,脸色瞬间涨的通红,当然是不是因为怕,而是必须要给皇家几分面子,瓜娃子们还要混世界。

    “翠花,快,快进去坐,我一早就叫人给你泡了上好的香茗,千万不要跟那掉在银眼里的说话,俗!”音落,一脸热情地伸手就想去扶,那个刚刚落地,叫翠花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啊···真还记的我喜欢喝什么茶?”音落,一股沁香气随风飘过,一身红袍飘逸地落在三步之外,凌波娇娇好似一团焰般,眸笑里似藏着数不清的勾子。

    赵老头还是一个得性,竟然想搭她的命脉,查擦她的虚实,还真是好笑!

    上官家的老祖宗一看,这是要把他挤开,这还得了,忙转个身走到女子的右侧,“臣俗,赶情您不用吃饭穿衣。”

    捞着梯子就往墙上爬,脸皮不要太厚喽!

    “嘿嘿-----我还真就不用吃饭。”音落,那个得意样,朝上官眨了眨眼,跟我掐嘴架,你什么时候赢过!

    上官老者一听,心里似有某个弦儿瞬间——断了!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,嘶牙冽嘴道:“臣,没空理您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赵老头,我都认怂了,就不要爆些我当年的‘美’事。早就知道你们皇家探子多,在各府都放了盯子,你就不要这么穷得瑟。更何况,现在,又不是你当家!

    转身,脸红脖子粗的抬头望天,当年,赵老头利用身份,可没少在莲花宫哪里买避谷丹。

    为此,他只能干瞪眼儿,再加上他当时正卡在武心,就要到达武神的境介,一个不经意,反应慢半拍,派自家儿子去的时候,以然没有不得已,还被人奚落好几句,当下只能愤愤而回。

    他一听,旋即老牙一咬,他娘的**,竟然没给他留,实在是伤人心。正所谓山不转人转,大家走着瞧。于是否,当场吩咐这是全都烂在肚子里,得了。

    赵老头真正是可恶,这当口爆他的料,哼,还就不信,姓赵的运气次次都能这么好!

    这一次,呵呵······是驴子是马,咱都拉出来溜溜。

    后面的两位老者闻言,苦笑不已,抬腿踏步走上前来,一人拉着一个,“我们还是赶紧想想,莲花宫那个老货的事,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炸死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刚听到音波,非常微弱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忙说道:“我看着,会不会是莲花宫那个老妖妇有了传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