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0章 抱回去
    赵世子不愿意躺在床上,一个劲儿地折腾人!

    关锦兰气急,没有办法,双臂一伸一抬,雄纠纠气昂昂地,迈着轻盈步子,直接把某男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到了大厅的贵妃塌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身子一落软塌,瞬间回神,耳尖骤然泛红。侧眸,嫌弃似地瞅某女,神色却又在片刻之间染上笑意,看她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扑个不停,握拳几松,心儿奇痒痒,很想拉她府身,在她清润漂亮的粉唇上印下狠狠地吻。

    关锦兰愣愣,眸色在房间和大厅两边来回倒了个圈,忍不住抬手扶额,这算个什么鬼?

    她大脑一发热,气急竟然,竟然公主抱似地把混球,从床上跑到大厅的软塌上了,嗷呵呵······这种突如此来的荒洪之力,是从什么地方飚出来了,怎么抱来了?怎么抱来了?

    “抱回去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脑袋‘轰’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小嘴巴巴答奇快,“我抱你大爷!”音落,忙抬手捂嘴巴,双脚一弹跳老高,府身吧唧一口,嗯,竟然推开她,呜呜···嘤嘤···冲动是魔鬼啊!

    妈蛋,本小姐拼了!

    环手臂,拱身子,避开他心口受伤的位置,伸舌头如泥鳅,一个劲往他里面钻,嗯,还推,本小姐再来,再来,再来······唔·······她上当了!受骗啦!

    半刻钟后,脸上发热可以蒸包子,胸线起伏如音线,白楷的细脖子朦胧上一层迷离的粉红·······混球,果然就是披着一身张人神共愤的脸,实则内里就是一匹中山狼。

    窘急不可言,这臭混球,受伤都不肯放弃沾上风!让一次,又不会死!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······”吉祥红着个脸,奴婢不出来。呵呵·······主公原来喜欢被人强!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捂唇起身,眉色含春横波他一眼,“愣着什么,还不快点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脚步儿生风,‘嗖’进来,又‘嗖’溜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内心这个崩溃抽搐,“你规规矩矩的,不许再作乱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扬起一抹言词没有办法描述的弧度,磁性配合答道:“好,爷躺正,让你来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急时转身子,无语望天,右手压左手,左手又压右手,忧愁,生怕一个忍不住扑上,狠狠地掐他的厚脸皮,来回倒馁好几回,再在空中转了个圈,拿起桌上的鸡粥。

    “你,往上靠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兰儿这架式,是要喂他?眸眯,柔软如缎的墨丝儿紧贴着她的腰线儿,真是沥沥**儿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浑身汗毛当即起立,很想扔某男一脸的鸡粥,却只能硬压着性子踏步上前,嗲里嗲气的娃娃音走起,娇嗔如烟,自认低到不可闻的音色儿,“你别动,粥烫!”

    吉祥守在厅门的身子一听,脚肚子一软,主母,您可不能这么讲,那烫了!那烫了!纯给属下上眼药!那粥可是周妈妈准备了!

    呜呜······哭·······她说周妈妈为何不来呢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好看的剑眉微挑了挑,如玉的长指微抬,表明要扶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迎赵世子控诉的眸色,忍不住地扯了扯嘴角,认命似地踏步上前,先放下手里的碗,再扶傲娇腹黑男坐好。

    金元宝正无聊,倒吊着三角眼,在院子里撒沷,骤然见状,眼瞪似铜铃,张嘴伸舌,流着哈啦子,看的那叫一个认真。

    主人,小意喂着夫主,呸,身份待定中,嗯,周婆子熬煮的鸡丝粥好像有进步,歪头,甩尾声,赵世子还挺会照顾主人的。

    瞅!

    忙里偷闲地按拂主人微拢起的秀眉。眨瞳眸,耷脑袋,扑鼻的香气盈来,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树,骚气地随风摇曳,掉落一地,骚气的衣裳。

    伦家是不是应该找时间去山里,看看那些红颜的,抬前蹄,瞄院外,刚得的乐子,还没耍尽兴,再等等。

    赵世子神情莫测,眸色渐悠远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幸福和圆满?蹙剑眉,总觉的还差那么一点,是什么呢?嗯,原来还差个像他和像她的小崽子们!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丹凤眼儿直眨巴,混球这脸色是什么意思?到底是几个意思?忍着想拔脚跑出门外的冲动,“烨,你在想什么?能跟我说说什么是剑气,剑意,剑心和剑神的区别吗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瞬间回神,选择性听不见,自故自说道:“咱们怎么时候生两个小崽子,生活也就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狂咳!

    瞪眸,横嗔:这都什么跟什么?答非所问好不好?她才几岁,就是这大齐国及递时女子也才十五岁,难道叫她十六岁就给他生小包子,想到这里,全身就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,问你呢什么是剑道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转眸,好似未闻她说的话,看着院子里的金元宝若有所思,许久,才回头看向她,美艳白晰的脸庞竟添的遮不住了疲惫,使她看起来似乎变成了落寞迷茫的弱质少女,说不出的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她再担心他,好像收了蛊惑一般,他想要安慰她,“兰儿,爷乏了,置于剑道就是武功的一种境界的气场而止,改天爷再教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躺在面前的男人,神情莫测,他都这样的!还是在怕她操心吗?会不会觉得太迟了,现在想来,他先前肯定知道自己会受伤,所以才会说这几天忙不过来吗?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他去凉国公府之前,是不是就抱着万一刺杀成功的念头?思绪一动,眸色瞬间发沉,该死的臭男人,怎么办?

    虽然,她不曾舍身忘死地投入,小心脏也不听话,偶尔还开个小差,可是,她是真的在意啊!

    搞成这个死样子,揪的她心疼!

    抿唇,收回帮他擦嘴的手帕子,转身,意念一动,‘元宝,莲花宫的功法里,有什么是可以让人暂时陷入昏迷的吗?’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