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奴家没银子
    吉祥垂头颅,真恨不能把头埋进坑里,玩哪样啊?玩那样?

    “吉祥,你把药箱放下,去准备点热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人闪,贼快!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转头一怔,看着梅儿一脸谨慎地瞪着吉祥的背景直愣。这,是要搞事的节奏啊!忍不住眸色柔柔,小丫头片子,那里够吉祥玩儿!不过,小丫头的心是值的表扬的,给她练练也好。

    “梅儿,你也快点下去用早膳,今天农庄那里该灌第二批香肠了吧?”

    “···啊···是···是···奴婢,奴婢现在就去。”音落,退门口,专守着院门口,等人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吉祥手提一桶热水,眉头紧锁,她没惹到梅儿吧?做什么?一脸不善地盯着她,眼皮子眯了眯,脚步一点儿也不带停顿的。

    梅儿见状,心里更是不爽,“吉祥,世子爷他·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吉祥边走边说,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再说,主子们是什么人,那是我们奴婢可以管的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,直气的白眼翻的好几翻,手中的手帕子圈成麻花装,内里轻‘卒’一口,她才不是担心世子爷,她担心的是她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狠踩,脚踏步,甩着手帕子往厨房而去。

    世子爷哪样的混世魔王,怎么可能轻易就挂了。只有他祸害别人的份,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阴沟里翻船。刚还害她家大小姐心情那样低落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世子爷要是真有什么,她家大小姐怎么办?

    吉祥没时间思索梅儿是什么回事,脚尖借地力,连跑来溜,手中的水桶提的相当的平稳,一滴水也没撒出来,还能空出时间来腹诽梅儿。

    梅儿这个死丫头,千万不要跑去跟周妈妈乱叨叨,到时她的耳朵肯定肯定会被人磨掉一层的皮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“公子,世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放门口,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转头收眸,微怔:眼前的风景确实有点勾搭人。

    浅蓝沙漫内,白色内衣半泻在象牙般光洁的皮肤上,诱人的锁骨轮廓轻飞卓然,刺眼睛的是胸前斑斑的鲜血染红的梅花印子上。

    抬手捂嘴,翻白眼,轻‘咳’好几声,妖孽就是妖孽,这种时候也能引人旖旎!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小脑袋急速的旋转,把学过的知识细细过了一遍,这才踏步上前,动手开始正常的操作。用剪力小心地剪开他胸前的衣服,看着心口的伤映入眼帘,眉头骤然一跳,金豆子忍不住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刚有的旖旎顿消八万九千里,语气更是不自觉的柔软下来,嗔怪道:“你怎么不带两个人去,不知道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,养着一群暗卫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眉宇间是少见的柔和,垂眸,隐下眼底里极快地划过的什么,暗腹:一边心疼为自己探试伤口,一边心疼埋怨自己,却又在停不下手来的小女人,这应该就是家的感觉吧!

    手臂微抬,伸手轻轻扯了下某人的裙摆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了抬眼帘,低头对着伤口轻‘呼’两口,轻言软语道:“可是弄疼了?忍一下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没办法第一次实战,她已经尽量下手,放到最轻柔的地部,就怕弄疼了他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勾唇一笑,眸色潋滟无边,魅惑蔓延道:“不疼!爷就是想抱你。”音落,温热的呼吸吹进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身子一僵,心火一起,龇牙咧嘴道:“爷,奴家没银子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色一沉,静愣片刻,嘴毒,“怎么不收伺寝的银子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太阳穴突突跳跃,呵呵两声道:“其实吧,奴家是怕你找我收银子!”音落,伸手想狠戳他伤口,却还是轻轻放下,为他上药,包伤口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微沉,神色莫测,真是欠收拾的小东西,他堂堂大齐国的鲁阳王世子,是出来卖了?好看的剑眉瞬间竖起,“过来,就抱一下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欠扁的同时,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小可爱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抬首一看赵世子的样子,心气儿顿时顺了不少,“奴家没银子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胆生毛的小东西!

    抬臂伸手,轻‘嘶’一声,将人拉入怀里,任她掐手臂,一点也不为所动,满腔的柔情欢欣,“瞎担心什么劲,爷死不了,爷饿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身子忍不住一僵,背后某个部位又挨击。瞬间额前有成排的乌鸦飞过,这人一点节操也没有,只要身子沾到她的床,什么混活糊话都能往外冒!

    怎么不疼死你!

    “再糊说,小心缝上你的嘴。”音落,随手拍开,桃子上不停揉捏的大手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狠狠瞪了关锦兰一眼,听话,躺平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嫩脸绯红,斜‘睨’回一眼,继续清理他手臂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吉祥手脚麻利,又主动提了一桶热水,放在厢房景点外,“公子,属下又提了一桶热水过来!”着急,要不要提进去帮忙啊?

    关锦兰看赵世子一眼,“你,放门口,让周妈妈熬点鸡丝粥,一会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吉祥闻言微怔,主母,这是,出师了?用不上她,唉,应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丹凤‘瞪’的滚圆,这臭混球!回首,轻锤某人一下,转身去房门口提着热水,进了厢房,“赵烨,你跟我说说,凉府那老祖宗现在算什么级别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神色微顿,“超剑意,剑心有,但没稳固。”音落,好看的剑眉微锁,藏拙也有很大的可能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蹙秀眉,不太懂哎!

    “那,你呢?”丫的,不是很牛逼的吗?那晚为了对付害人精混蛋,不是都把她冰封在房间里的嘛!

    “爷,大意了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音落,低头,垂眸,这意思是他比凉国公府那老货厉害!双手微握,扭毛手巾的同时,悄无声息地在热水里偷偷地加入了空间里的灵泉水,相信有了这玩意,伤口一定会很快地结痂。

    毕竟,莲花那骚包货,是绝对不会骗她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