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死磕到底
    梅儿忙道:“可不就是,奴婢一会就去看看周妈妈今天准备了什么早膳,一会您多用一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唇角微抽,这吃货现在是越来越隐式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嗯!还是梅儿最贴心。吃多点,长胖点,晚上好帮本公子暖床。”

    梅儿一听,急忙低头,左右手齐上阵,捏腰间软肉,瞬间哭丧着个脸,“公子,奴婢也没吃多少,奴婢,奴婢不理你!”

    呜···跺脚···娘啊···真长肉了···嗖···一下子跑了出···

    ===

    暗九隐在屋檐,听言心里直犯憷,主公会不会怪她办事不力?真不是她的错好不好,主公您可千万不要迁怒到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忙给主公传信息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她可管不着,反正主母这有什么事,她都给他传过去了不是。

    院门虚掩,炉烟轻飘,关锦兰秀眉淡舒,暗九刚才一定把她的‘好’情绪向他那个‘好’主公禀报了!

    他要是回来跟她说一声,她就原谅他,要不然,她就和那四个耍太极,急死他。

    脑中各式念头一一划过后,不自觉抬头再次看铜镜,抬臂伸手摸了摸自己印堂中间的图腾,叹了一口气,终还是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起身愣怔,好看的丹凤眼那个囧囧有神,“···你···你···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一醒,就忙着埋怨爷,有事?”音色,暗哑,低沉,如大提琴潺潺滑过人的耳鼓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还有理的他,忍不住横他一眼,磨牙霍霍道:“你这一大早就不见人,去那里浪了?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神色一变,醋味儿?薄唇痞痞一笑,慵懒往门框上一靠,浪?小东,小兰儿果然还是在意他的,一着急性子就爆露出来了,这不,心疼他,朝他伸爪子的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干吗?”

    “干你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臭混球,你会不会说话?”

    “爷,就是去凉国公府巡游了一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风中凌乱似地冲上前去,小手牵大手,关切不止道:“怎么这么的着急?饭也得一口一口吃才行,你这样冒然的行动,是想我操心死啊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,我跟你说,你要是有个三瓜二枣,本公子绝对不等你,转头我就找个比你好···啊···你属狗的···”

    妈蛋,竟咬人!

    “再说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你受伤了?你怎么能受伤?”音儿里带颤音儿,露着哭腔儿。瞪眸,你大爷!你这是巡游了一翻?人都受伤的!

    他在她的心中,几乎是像神一样的存在,到底是个什么事什么人,竟然能让他受伤?

    “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谁哭了?你个臭混球!”音落,转头,侧头颅,摸眼泪儿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是爷大意了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”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儿,里面的笑意藏不住。

    关锦兰俏脸发沉,怒吼道:“还站着做什么,赶紧爬床上去,躺着。”说完改拉为扶,恨不能来个公主抱,将赵烨抱上床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搞个侦探都不会。真是出息了,竟把自己给搞伤的·······”嗦叨,小嘴巴巴不停埋怨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身子繃紧,虽然给骂了,可这感觉该死的暖心——小兰儿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
    他原本确实是去查,侦探?嗯,这词儿不错。后面他看着情况不对,一个试探果然就试探出问题来的。凉国公的老祖宗倒是蔵的深,没想到那老货武力值竟然又升级了。

    他不死,凉国公府很难倒下!

    要不是他身上的伤,他还真想听小东西继续对他狂轰乱炸,心内微叹了一口气道:“乖,别再心疼了,爷没事,睡一觉,就什么都好了,晚上继续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滚你!”

    妈蛋,臭流氓!

    秀眉蹙的死紧,只觉心闷的要死。扶着人躺好,顺手就把赵烨脸上的王子面具给摘了下来,“你躺好了,我让人去叫吉祥过来。”

    草泥马!

    敢伤她男人,看本小姐不跟你们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“梅儿,快去把吉祥给我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梅儿手里提着食合儿,闻言地僵硬,骤然抬头一看,忙抬脚一溜烟似地冲出的迎春阁。

    心里似吊着七八个桶,时上时下晃动着历害,世子爷大白天,就躺在她家大小姐的床上,这肯定是出事了?

    愁啊!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瞳眸眨巴眨巴,妈妈咪,真的是血哎,啊啊啊,心中积攒了许久的无名之火终于还是爆发了出来,未经多想地朝床上的男人爆吼道:“不是答应了,让我练手,你就那么的不相信我!你说,你到底想干吗?”

    气急,边说边跳脚,抬手欲打,却愣在半空,硬是打不下去,唉,受伤了呀!

    赵世子面僵,小东西竟如市景沷妇插腰跳脚,还抬手欲打他?好奇怪的感觉,怔怔不知如何接话,“怎么,看爷受伤,就当爷收拾不了你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秒速转身子,咧嘴,呜呜···嘤嘤···金豆子不要钱似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抬臂伸手轻扯,“别恼!爷错了!要不然,你打我几下!”又哭,一点也不好听,更加不好看,生怕她一个扑过来,又往他衣袍上擦鼻涕。

    “打你个猪头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吉祥提着药箱急急地赶了过来,脚步刚一踏进厅门口,就听到这句话,直吓的身躯一抖,手中的药箱差点就要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下竟识吞了吞口水,稳心神道:“公子,主公,奴婢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磨唧个什么劲,还不快点滚进来!”特么的,都什么时候?还行个什么礼。

    吉祥闻音,身躯微微一抖,忙打起经神,踏步走进。

    “兰儿,你帮我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愣愣转身,想想也是,她学了不少日子,更何况她莲花那个超级作弊器,自己的男人还是自己照顾吧,她现在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,刚才她真是急昏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