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7章 休想躲逃
    你还有什么满足了?小心脏,你要是敢再捣乱,本小姐,本小姐锤死,你丫的。

    “疼?”

    “嗯,疼!”点头如捣蒜,就差泪眼汪汪。恨不得即刻冲上前去,给他来一通如雨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长记性了?”

    “长了!”笑话,敢不长吗?

    “用膳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摆手不用人伺候。

    梅儿打了个颤,默默行礼转身,退了出去,娘哎!太可怕了,她的后背都出冷汗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不行,她要去找阿东,世子爷真的跟传闻中一样,真是个混世魔王吖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关锦兰什么味道也没有吃出来,如同嚼蜡,晚上躺在赵世子的怀里直接装木头,闭眸,本小姐碎睡!碎睡!

    默念,一只羊,二只羊,三只羊·······我去你大爷!这都三千多只羊了,要不要,请混球帮忙点睡穴?想到这里,抿唇,果断转身子,忽略头顶上灼热的男子气息,嗯,还是这样睡着舒服。

    夜宁静,月光如注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音,紧闭的狭长瞳骤然打开,轻轻拔出被当做枕头的手臂,如玉的长指轻画她嫩滑的小脸,眸底莫名有些郁气,还在戾气。

    轻轻呢喃,不经觉跑出嘴边:小兰儿,你这辈子都是爷的,下辈子,下下辈子也都是。

    爷的身体自然认定了你,你就休想躲想逃。

    不管,你现在还有什么事没有跟爷说,爷都愿意耐心等你,主动愿意告诉爷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缓缓的坐起身子,踏步来到大厅端坐,轻柔的月光透过门窗,撒在厅里,“阿南,一组的人全部放下手边事,全力调查莲花宫的事,两天内我要见到所有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如幻影迭出,眨眼间功夫,院子里还是只传来,金桂树轻轻的摇曳声,好像从来就没有人进来过。

    赵世子这一坐,竟直坐到了凌晨,看着外面天空都快要泛了白肚,回房轻轻亲了一口她的脸,这才起身,往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你主母醒了后,告诉她我这几天很忙,就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天露麻麻亮,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,某女抬臂动作超极自然摸向一边,嗯,人呢?

    眸下乌珠微微转动几下,叹气,她好像表现的不够好!昨晚,他没睡觉吗?望了望身边的空位,蹙秀眉,心思百转。

    “阿九。”

    “禀主母,主公说这几天忙,就先不过来了。”音落,人消失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忍不住嘴角直抽抽,暗九你要不要闪得那么快?大清早的,她没想过拿她开刀。

    特么的,当她这是免费的旅馆,陪吃,陪喝,陪玩,陪睡,来去都不跟她打如呼!

    憋气起身推窗户,看向外面,心弦微微一动,不会是去找害人精混蛋的吧?呸,跟你有毛关系。难道是太子还是凉国公府,摇头,蹙眉,看不见人,猜不出来无,暂时放一边,不理了。

    低头看自己,嗯,昨晚上他真的一点也没动自己,身上一点草梅的印子也没有,干爽的恨呢!磨牙,瞅,抬手扶额头,她这是得病了,有草梅印,她不高兴,没有,她也不高兴!

    “公子,你醒了。”梅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奴婢,现在进来伺候您洗梳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骤然兴致缺缺,眸色低垂,转身却又不失优雅地扭头走到梳妆台前,坐了下来,“嗯,进来吧!”

    梅儿听音,心里微愣,大小姐这声音明显是不高兴啊!

    “给公子请安!”

    “起吧,那哪么多礼。”

    “是,嗯,公子,世子爷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有事找他?”

    音落,蹙眉看铜镜,还真是那葫不开提那葫,垂眸色,掩神识。

    梅儿一听,忙收回探寻的神色,“公子,奴婢错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翻配饰,心如有小猫的爪子在耍,思绪翻涌不停:难道说人家有事要忙,连个招呼都没有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眼皮子跳的这么欢快,千万别出什么事!

    “梅儿,今天梳个马尾辫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

    “清爽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又没得机会,显手艺。

    默默拿梳子一下一下,认真打理绵缎的墨发,大小姐明显兴致不高,难道是因为世子爷不在?可,世子爷在时,也没见大小姐的日子有多好过。

    关锦兰情绪翻腾,忍不住撇嘴,似魔似仙的臭混球,去东北府的时候一封信也没有,回来的时候也是突然就出现了,这又一次不声不响地跑了,他到底想怎样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你自己又是想怎样?怎么老是想起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丫的,摇头,果断忽视,那只是判徒小心脏的事情,跟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梅儿屈膝行礼,“公子,梳好了。”音落,不忍看大小姐失落的面色,她现在做不出说赵世子的坏话,毕竟他是以前阿东的旧主子,在大小姐最困难的时候,是鲁阳王妃帮助的她们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公子,今天天气真好,您要不要去农庄看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转头,抬眸看梅儿,缓缓一笑,“我看是你想去吧!”音落,转身,唇角笑意,渐渐隐没无踪。

    梅儿嘻嘻一笑,不敢再多说。

    关锦兰拂衣袍,整理自己的情绪,她难道还要一个古人来开解自已不成——有他急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着怎么解决,明月说的四个人事情,现在看来还是交给他来解决,这太容易得到,果然是不经贵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整个天都亮了。抬头莞尔,故作姿态幽幽一叹:“是啊,招世子嫌弃,连告别都觉着麻烦呢,所以一声不响的就闪人,走了。”音落,低头,找手帕,唉,那玩竟总在关尽时刻消失无痕。

    梅儿一听一见,脸上憨笑不止。

    大小姐这是缓过来的,越发觉的自己的开解有用处,眸神不觉泛起亮色,安慰她道:“公子,他那样忙的一个人,能在这里陪您几天,已是不易,肯定是有急事,要不然断不会随便离开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,死丫头吃谁家的米长大了?竟然也学会拽文嚼字了,重色轻主的坏丫头!

    “真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