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5章 大还丹
    明月听言,心头一震,圣主的语气太过于沉敛,无奈抱拳行礼点头。着急,眸见圣主又有缩回壳里的去势,刚放下的手,忙又抬起作辑道:“是,最主要的还是要取回大还丹,其次才是带他们过来为圣主效力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秀眉皱的死紧,唇角无力地再次露出一丝冷笑,侧身子,手指是紧了又握,握了又紧,还大还丹?是不是,她吃了那玩意儿,她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了?

    明月讪讪,摸不清圣主到底是什么意思?大还丹哎!江湖上那个不想要,圣主的这个表情实在太过于冷淡。好吧,大还丹看不上,不怕,咱还有美男。

    只能拱手继续回禀,“每个家族都会先选出家族里资质最优秀的男子,最后通过一系例的比试,进入前三名的人,才有资格出现在圣主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满头黑线滑过,浑身汗毛瞬间起立,忍不住打个冷颤,大还丹也就算了?后面这是什么鬼?几个意思?怎么感觉像后宫选妃,妈呀,瞬间蛋疼的历害!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贝齿不自觉轻咬唇绊,抬手轻摆,似忍不住就要打哈欠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莲花宫,以紫为尊,其次分别是蓝、银、黑,最未是青。”音色儿忍不住开始飘忽,底气是越来越不足。

    关锦兰无奈点头,真想从来都是不该逃避了,必须打醒精神,眨了眨好看的丹凤眼儿,嗯,她的图腾就是紫色的,张口将疑问说了出来,“他们的图腾又是什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要看他们的本源,当然也要圣主赐于他们灵气。”置于,怎么才能看出他们的本源这句话,她只能通过个‘赐’字含糊顶档一下。

    她怕吓着圣主,因为这个‘赐’是要通过双修的,绝对不能让圣主觉得莲花宫是个邪教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上没有动,心里诧异的同时,又有两个小人开始不停地打架,战况那叫一个激烈,简直就是想吓死本小姐,确定不是在逗她闷子?

    她也可以这么牛逼?

    赐,这个字,不是宫里面的人,才可以用的吗?我去!妹纸你稳住了,边有咁大只蛤乸随街,这是要把你往死路上拐。

    瞪眸,眸里有火不停地往外面冒,你来,你来啊,本小姐倒要看看,你还要什么蛆?

    明月凝眉,抿唇,站着不动,无力将嘴角拉出一个值的信赖的弧度,面圣主的神思绪,她真不知道还要怎么跟她开口。

    关锦兰静了一静,这才慢悠悠问道:“说说大还丹吧!”音色浅浅,语气里清冷地夹着说不出的冷嘲。

    清风一听一愣,瞬间挺起笔直的身子,倍儿有胆气,“禀圣主,大还丹简直就是天赐的神丹,吃了不但可以令人增加一甲子的功力,还能冰肌玉骨······”叨叨,赞美的话儿说不完。

    关锦兰吸了口气,起身燃香烛插入炉中,只望那袅袅升起的白烟。

    明月随着自己的话音儿,眸色渐去悠远,似陷入怀念的海潮:想当年多少练武之人想得到她们莲花宫的丹药,又有多人慕名上门求购啊!

    世家权贵们为了振幸家族,争先恐后地精心挑选人材,前仆后继地找关系,想塞人见给她们圣主享有,圣主倍感无唇,不但全部都推了出去,还废寝忘食地研究守山阵法,这才挡住了那些孜孜不倦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手不自觉地又紧握拳,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等着自己?抿唇,冷哼,这是想到莲花宫曾经的辉煌荣耀的里出不来了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不自己享用?”妈蛋,赞美的话儿说了几篓子,你们就不眼馋?

    清风闻言,急时回神,抱拳行礼,音里难掩惧意道:“圣主,服用此丹,必须要有莲宫神器的保护,一般人用了只会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忍不住吞口水,爆体?丫的,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,脑中各种念一一转过,好看的丹凤眼地接眯成一条直线,看着明月竟然红了眼眶,内里呵呵两声,敢情不是她们不想用,而是没有福气用,信不?能信不?

    “大还丹是从哪儿来的?”各种纠结成浪,漫过心海,还是不能让人相信?里面不会有盅吧?毕竟那臭混球也跟她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“每一任圣主都会练制一枚,而且一生只练治这一枚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听言还真是无比的诱人啊,胸口一**难言的滋味郁郁微澜,竟然还是个稀罕货!这么说来,上一任圣主还是个会练药的,呵呵·····全面滴人材!

    “莲花宫上一位圣主会练药?”问的超级勉强无力,她这样的懒货,看来在莲花宫必定是混不下去,还要怎么带着她们振兴莲花宫。

    特么的本小姐,想抬臂播腰,自仰长天笑三声,哈哈哈!

    “是,不仅会练药,制毒,还有很多阵法秘诀功法,这次清风都会从宫里取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彻底的沉默了,你大爷!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?真是悲摧,她的地主梦看来是做不下去了,这往后的路要往那里走?

    莲花宫以前这么牛叉,敌人肯定也不少,暗堂竟是搞暗杀的,怪不得要布个结界才跟她回禀,这是怕给别人知道了,她这个圣主提前死啊!

    明月抿唇,心说,这是足够打动圣主的吧!千万要拎清,种田那种事情,真不是你应该做的事。虽说,圣主种田也种的有模有样,可那成就能跟莲花宫的宫主比。

    真是差老鼻子远了!

    关锦兰愣愣,内心激荡历害,得到的越多,付出的就越多,她这是又要回到高中学习的年代的吧?神伤,抬眸远眺,呃,不自觉竟然运了瞳目之术。

    “快快,收起,收起。”

    明月凝眉侧耳,应是抬手收结印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,其它的事,下次我再问你。”心里来不及称奇,她的瞳目之术好像又有进步了,竟能穿过迎春阁看到腾飞阁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