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4章 莲花宫宫规
    金元宝闻音抬头,停止打理爪子的动作,身后摇曵的小尾巴却是有打着圈儿地甩,‘呜—嗷—主人,伦家刚回来,你就使唤人家。’声音里带着一股可怜劲儿,叙委屈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幽怨个屁!

    “快去!”

    嗷——呼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倒吊着三角眼儿,狐疑地瞟了眼无良的主子,可怜巴巴地垂着头,认命地跑去迎春阁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好吧!就这样慢慢的接受吧!

    只是莲花宫的事,到底要不要跟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混球说呢?

    还有眼帘前还有金元宝刚走的样,其实她对它并不排斥,甚至有些喜欢,这也许就是签了契约的关系吧!

    看着一溜烟又跑回来的金元宝。

    关锦兰很是自然地蹲了下来,点了点元宝湿涟涟的鼻子,“什么时候找到你心目中的女盆友,可以让它过来一起生活。但有一条,你要答应我,我让它向东,它不能向西;我让你咬人,你不能逗狗,总之你一家子都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呜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闻音如听仙乐,点头如捣蒜,主人真的良心大发。看来,昨晚上的事情办的不错,那么今夜就更不能停了。

    ‘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!伦家最听主人话了,伦家可是最乖的宠物。’抬左爪子捂脸,主人竟同意它带着女盆友一起生活!这真是太好了,怎么办?想咬人!

    它最喜欢的就是溜人咬人的游戏了,好爽啊!好开胃!

    明月见状,脚下的步子微滞,目光流连似地停在帘前一人一兽上,女子全身散发着清莲的香味,恣容轻渺如烟似地逗弄着一宠物,让人忍不住产生错觉,好像帘前这一人一物,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凡间,有种瞬间就会消失于眸前的视觉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明月行了个抱拳礼,最终踏步上前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了站在门前的人一眼,揉了揉元宝毛发,缓缓站起身子,慢慢踱步走回主位,“说说莲花宫的事情吧。”再次说出这名字,她已经没有任何反感的情绪。

    明月看她不像上次反应那么大,虽然话音还带有几分怨怼,但是这也算圣主开始接受她们了,“公子,属下,布个结界再跟您回禀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”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她差点吓笑了,闻言心口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突然在这一刻远离她而去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闭了闭瞳眸,明月这到底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在自己家里还要布结界才能说事?确定不是显摆?确定不是做戏?那这个事情,嗷呵呵······是邪教不?不是邪教吧?

    强忍住要翻白眼的**,犯怂,想缩身,行不行?

    明月心里叹子口气,其实圣主心里还是疙瘩挥的,可是怎么办,大家都没得选,抬臂双手快速布施,也就是眨眼的功夫,一个透明的球状笼在院子上空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瞪的滚圆,尼玛!起身抬步转眸,看了又看四周,又再会这结界?抬臂伸手轻戳,嗯,薄薄的一层薄膜儿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,身子微微一僵,迎上关锦兰坦荡的眸光,抬臂抱拳行礼道:“圣主这就是结界,这样属下就可以放心地跟你回禀莲花宫的事,这也是为了能更好保护圣主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听明白了,毕竟她这个圣主,嗯,一点能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属下和清风是前任圣主的左膀右臂,当然,现在是您的。莲花宫下面分明堂和暗堂,清风负责的明堂,属下负责的是暗堂。”

    “嗯,继续。”转身,坐回,伸手拿茶杯,轻‘啜’一口,嗯,这茶瞬间也没了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明堂,主要靠通过经商收集情报,暗堂负责接刺杀活动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脑袋直发蒙,眸色冷冷地看了眼明月,唇角微牵,托腮绑子,静等,看你还能说出什么愕人听闻的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明月抿了抿唇,“下面又有四大家族听命于莲花宫,分别是:风、雨、雷、电四大家族为莲花宫提供生活必备所须,而莲花宫则保护四大家族的生意不被人骚扰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嘴抽,你妹!感觉自己突然就变成黑社会老大的,可她现在丁点本事也没有,能混帮派,拉倒吗?嫌命长啊!她现在肯本就不行,好不好。

    丫丫的!

    世上菩提众生,奈何不过说轮回。可,你也不能让一个从小都养在深闺的大小姐,突然就成为一个江湖门派的主子,她武功能很好?

    多次牙疼之后,某女胸怀死猪不怕开水烫精神,一切都显得无所谓了!可是,对于听命莲花宫的四大家族,她还是很好奇的,这么说来她也是有钱袋子的人啦!

    纤指轻划桌面,只一条,人家为什么好好的银子要送给莲花宫花费,这点她一定要了解清楚,毕竟谁也不是棒锤。

    “四大家族为什么要听命于莲花宫?”官商勾结才是常类,拐到莲化宫这里,算个毛线线,不懂!看来这里面有套里啊!

    套的是谁?一目了然啊!

    “这个,属下也不是很清楚!不过四大家族每一个族长都是由圣主所选定,然后带在身边成为侍夫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,小手一滑抓桌角,力深眸见透明的骨结,嫩脸也骤然变了颜色,背后控制不住地冒出层层地冷汗。

    妈妈咪,原来侍夫是这样来的,怪不得听命于莲花宫。人家的族长都成了莲花宫圣主的入幕之宾了,那不就是一家人的嘛!银子当然要给自家人花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扇子般的睫毛眨巴眨巴两下,遮住如葡萄般惊恐不停转动的眸珠子,唇角隐现一丝浓的解不开的苦涩笑意。纯扯蛋,这个世代,男人三妻四妾的,他们为什么要委屈自已和别的男人共享一个女人呢?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本小姐脑壳又开始疼了,这事要是给赵烨那混球知道,哎呦喂,她好想去死一死啊!

    “照你现在这个说法,那清风就不单单是回刑堂受罚了。”音色冷凛,特么的玩儿灯下黑,明显是去四大家族接人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