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3章 桐油布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眉梢不经意似笑非笑挑了挑,看了眼阿东,又看了看周妈妈,梅儿这丫头也越来越懂得事了,这是算好时辰,才上阿东过来见她的,抬手示意思周妈妈收台后,走一边喝茶漱口道:“嗯,下面我说的话你按顺序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安排五六十个人去‘通达钱庄’开户,小心点别让人擦觉,分三天内给办好。”

    ”是!“

    “第二件,参加过开荒山的人,让他们每人负责带十个人,把那两块荒地在地冻之前给整好了。第三件事,我要起个大棚,你帮我把材料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微愣,抱拳,“公子,大棚是什么,具体要准备怎么材料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收眸,又说顺嘴了,“就是暖房的意思,材料就准备三四亩地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阿东听言头疼,提醒道:“公子,玻璃很贵,市场上跟本没货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要准备玻璃干吗?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你准备暖房的材料,用桐油布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阿东愣怔,脸色憋的通红,“公子,属下没见过桐油布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桐油见过不?”音落,放茶杯,起身来回地踱步,暖房要是那家不成,她空间里反季节的蔬菜要如何平安出世?

    “见过,不过也很贵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竖了眉头,很贵?很贵!那还干不干?转身坐椅子,抬手敲桌面,必须干!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,几个来合,什么都争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先苏嬷嬷那里支三千两银子放手里,买好桐油直接拿到布庄,让掌柜把后面的院子腾出来,再找些可靠的人,把桐油擦到最粗的麻布上,放外面晒上两天,再拿到农庄2号院去。”

    阿东怔了下,这样就行了?可行!可行了,公子的主意还没能不灵过,抱拳行礼,退去。

    周妈妈一边听着,心时忍不住担心,看着大小姐的眼眸似有光波在转动,潋滟生辉的她不敢看,”公子!“

    ”嗯,我没事,你收好东西,也下去休息休息。“嘿嘿······高兴过头了。

    ”哎!“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摸鼻子,嗯嗯,哎呀,这又有一个争银子的机会送到她面前,干不?来不?双手凑一块儿勾手指一起打架,想干!可又不想做出头鸟,不想被宫里那位挂上号,这事必须深思。

    “嗯,奶娘,你再备点膳食。”这锅,还得是臭混球帮她背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妈妈眸垂,女生外向,这有点吃食竟也想着那混世魔王。

    她就是有材料,也不敢给他准备,昨晚差一点把他的魂都吓掉了!好在,大小姐出来,阿九背她回去,吉祥那丫头还缎帮抓了安神汤,哼,一有机会就折腾她家大小姐,这都第几回了,下嘴没轻没重了,气的她心焦如火烤。

    大小姐正在抽条的时候,这不能按时用膳,对大小姐的身体可不好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奶娘的面色,心里那还不明白的,可,你要敢不把那位混球伺候舒服了,整个院子的人就别想有个好。“奶娘,准备多一点,嗯。”千万别再给本小姐惹事,到时真救不了你。

    “是!”周妈妈心不甘情不愿,硬顶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再次看了周妈妈一眼,唉,这真是左右为难,移视线,拐话题,争银子最重要,“猪下水都做好了吗?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言愣怔,大小姐这话拐的她好窝心,扭帕子道:“全部都做好了,可是好几盆子,这,怎么卖?”愁啊!洗那玩意儿,哑婆和秋桐一个劲叫唤。

    “你让小磊子去枫林晚找掌柜派人拉过去。”

    丫的,还愁怎么卖,她就怕不够,思绪抖然拉远,眸色越来越晶亮,某女财迷的好像已然坐在银堆子里面睡觉。

    周妈妈闻言,可不是,枫林晚可是她们家大小姐开的,听说那生意火爆得把对面吉祥楼都给挤兑得都没生意了,那掌柜羞于见人,告老还乡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,公子,老奴现在就去吩咐小磊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眸底内逸出藏住的笑意,点头的同时,伸手端茶杯,轻‘啜’一口,爽,抬眸,嗯,金元宝这货小心翼翼地迈着它那短蹄子,这是,嗯,我去!

    周妈妈见状,忙行礼就退了出去,脚下的步子生风地跑了出,她小孙孙上学堂的银子有着落了,有着落了!

    金元宝斜眼,就周老婆子这速度,渣!继续磨爪子,打理打理,今晚上继续干,不追的你丫了脱裤子,大爷还就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阿北面黑,拿毛笔的微抖,他竟然给,给一只奶皮狗盯上了,还被足足追了一整晚,憋屈,想哭,这事要传回莲花山······哼哼,还真是不敢想。

    要不,来个祸水东流,转眸。

    阿九莫名其妙心头一颤,骤然转头,瞳眸及时瞪的滚圆,纤手直接搭在腰门的短剑上。

    阿北面抽,默默收眸线,得,计划刚起头,就胎死腹中,毕竟,大家都逞在一个锅内搅勺子,相互了解,门清。再一个,这样做也不对道。跟一个姑娘磨唧唧地,不男人。

    阿东那愣头青呢?

    关锦兰脑中轰然一响,心脏蹦几蹦,金元宝这货,昨晚溜人竟然溜了一晚上,清晨回来,一直睡到现在,才过她这刷脸,打理脚丫子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这个事儿办的真心不错,拢起的秀眉即时就舒展开来,眸色悠远深沉,看来有些事情不能再躲,反天上做不做都已然上了贼船,还是了解楚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腹诽:妹纸,你真是个缺心眼的二货!清风说什么来着,玉牌牌可以去大齐国任何一个银庄子取银子,妈妈咪,手痒痒的恨啊!

    能干?

    不行,吃人家的嘴短,拿人家的手软,穿来之前阿妈有教,不是自己争的一分也不能要,是自己的一分也不能少。还是先了解了解,胆怂,没实力前,一切都是扯谈。

    “元宝,去把明月叫过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