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2章 名声真响亮
    再看,呵呵······明显就已经洗过的,难道是······天!她真是没脸见人的,怪不得到现在都没看到奶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赵烨!你个混球也害我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在想什么?脸怎么这么红。”梅儿端着洗脸盆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关锦兰冷哼,面皮子这回事,必须要狠练,练着练着就能比长城的墙壁都厚了,咧嘴一笑,“皮子松的很呢,嗯,看来阿东也要去和嬷嬷会合了。”

    梅儿一听,瞳眸瞬间直了,笑容僵了,大小姐不带这样的,她也没说什么好不好?不就是,担心大小姐也生病发烧的吗?冤啊!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错了,您就罚奴婢吧!”

    关锦兰捂唇,发出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好个没羞没躁的丫头,公子派阿东去公干,那是看得起他,你个丫头片子拦在这算怎么回事?”周妈妈黑色个脸走了进来说道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脸上表情定格,奶娘又要碎碎念了!

    “公子,老奴煮了点小米粥,你看什么时候用?”周妈妈端身行礼,一脸心酸说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讪讪,面色绯红,脸皮子还是没有修练到家,“嘻嘻!奶娘,我收拾好就过去,奶娘你再帮我准备点心,想吃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看了看关锦兰,“那成,老奴现就去厨房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梅儿翘嘴角,一看奶娘走了出去,抿紧的嘴巴当场松了下来,做鬼脸道:“公子,你看奶娘她到底是怎么回事?一个劲地盯着奴婢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呵呵两声,眸珠子个一转,唉,还不是闲了,“你先别理她,我想让你去1号农庄看看香肠做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啊,”停手,“大,公子,香肠的事情不是交给香儿的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摆手,“香儿那丫头,脑子太活,你去就看看,有什么回来再细说。”死丫头,你不跟去看着,就不怕阿东个愣头青给人拐跑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奴婢到是听阿东说过两嘴。”

    “哦,都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说香肠做得很好,都已经挂上了,就那些婆子们跺肉的手臂都已经肿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愣怔,她一个没关照到,她们就出搂子,“嗯,就让她们休息两天,第二批做的时候,你让她们轮流着做,上午跺肉的,下午就改灌肠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!还是公子你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嘴甜,动作麻溜点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奶娘一定把事件给安排妥妥贴贴了。”音落,手里拿着墨玉簪和翡翠玉簪子,“公子,您看看带哪个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翡翠玉簪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梅儿放下手里的墨玉簪子,把翡翠玉簪子仔细地插到关锦兰的头上,看着镜子里的人,撇嘴道:“公子,您梳个男装也这么的美。可,就是手上的镯子看着怪怪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就是为了让你看着难受啊!”恶性味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大小姐越来越坏了!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你嘴巴甜了,去帮本公子把阿东叫过去饭厅。”

    梅儿一听,牙根发紧,憋嘴略带委屈小意地问道:“公子,你真要派阿东外公干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头望窗外,空气中似有淡淡的甜丝丝地爱情香滋味儿在无声盈漫,抿唇,暗内轻叹一口气,起身侧眸,抬手就又请梅儿吃了个爆粟子。

    “别乱想,赶紧叫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公子爷最好了,最大方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死丫头!她什么时候不大方了?

    ===

    饭厅

    关锦兰抬左腿踩椅子,抬臂一手拿筷子一手拿碗,弯腰趴桌面,忙得飞起,挟起闻一闻,顿时口水直流三千尺。咬一口,皮儿软软的,透着一点醋的酸味。小笼包馅又鲜又嫩,闭上眼睛好像身体都轻盈了,好吃的想要腾驾雾一样。

    妈蛋,真美!

    奶娘的手艺又升级了!

    周妈妈手提食盒,踏步迈进的步子忍不住踉跄一下,唇角不住地往上抽搐,心疼的直想掉眼泪,提着食盒的手抖了好几抖。

    低头,心里默默将赵世子小声地骂上几百次后,这才轻‘咳’一声,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讪讪,默默把脚从椅上落了下来,筷子停在唇角边不好意思笑笑,“奶娘,你手里提着什么,赶紧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头颅,满脸通红地懊恼刚吃得实在太于欢快,丢人了!嘿嘿,好在只周妈妈看到,要是混球或苏嬷嬷,嗷呵呵······真是大发!

    回头,筷子却又跟了眼睛似地,挟起一个汤圆凑近嘴边,轻轻一咬一吸,汤圆馅‘溜’的一下子,流见嘴里,顿时满腔了新鲜的芝麻汁,甜津津的,细腻爽口。

    周妈妈见状这才展眉,看着关锦兰尝到汤圆甜味,瞳眸直接眯成弯弯月牙儿的小样子,高兴的不行,大小姐生的就是好看,用个吃食,腮绑子上的酒窝都时显时现的,看着就是让人心情好!

    “公子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奶娘,我慢不下来,真是太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公子,老奴炖盅汤,你喝一点,补补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鸽子汤?”

    愣怔停筷子,千万不要是真了,要不然传出去,呵呵·······未来媳妇儿要吃要补,竟然把婆婆送来的信鸽吃了。

    那,她这个名声真响亮!

    “是,老奴自会去请罪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吞了下口水,顿时干嘛好几声后,镇定自若道:“请什么罪?站着那里等什么,快点拿过来,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炖都炖了,不吃白不吃,白吃也要吃,大不了让那臭混球再送一只过来补数,呵呵······用信鸽补身体,还真是浪费啊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奶娘,下次再做,让哑婆去市场买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接过,真是贴心,入口的温度都刚好合她的胃口。一顿不算是下午茶也不算晚膳的膳食,吃的关锦兰肚皮滚溜圆,靠着椅背,舒服的直想哼哼两声。

    嗯嗯,吃饱喝足思银子。蹙眉,看门外,梅儿这差当了,阿东怎么还来呢?

    “公子!”阿东站得毕挺,抱拳给关锦兰行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