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1章 手臂酸软
    关锦兰愕然,扭了扭身子,撩死个臭混!嘴上还不答应呢,那顶着她的,又是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赵世子子,眯眸,美丽的眼眸衬在她如玉般的脸上,印堂中间的莲花图腾娇濯清而不妖,身上的莲花香气益清,这是她情动时再有的味道,没有时间迟疑,身子一扭,俯身就吻上了那处缠绵诱惑引他孜孜不倦的小嘴巴。

    唇分之时,他笑语道:这就是最好的早点,既然都睡不着觉,我们再做些别的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特么的又给压,抿了抿唇,直想把身后的男人扑倒,索要自己想要的东西,可她不能,悲摧!她才十四岁的小身板儿,无奈地任最后一点的清明消失在他略带薄茧的手中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午后天空,阴沉沉灰蒙蒙的,就像吸足了水分的棉絮,沉甸甸的,攥紧手心,又被摊开手掌,感觉到他的唇又贴了上来,挣扎着想要转过身子去。

    卖米糕的,累的她瞳眸都成一条直线了,这是到底有多喜欢她啊!怎么还来?

    关锦兰皱眉要推开他,可怜兮兮道:“走开,我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翻白眼,一起个屁!果断决定,本小姐不洗啦!撇嘴在他怀里扭身子,和着窗外倾有若无的清香,睡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微怔,看着背影顶在他胸口的位置上,真是纠结成谜啊!你竟然是为了什么,这么热情后又这么的冷却?竟然就这样在又他的怀中睡了过去,哼,如果提前把她给娶进府,大概他就不会这么闹心的吧?

    要命!

    关锦兰谜糊打顿一惊而睡,侧身旁边凉凉了。眨眼,她睡很久的吗?抬手揉太阳穴,没有,还是下午,只不过这个下午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转身,收手臂,人呢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他到跟个没事人一样,坐那忙工务了,她呢?嗷呵呵······一想到奶娘那黑着的脸,忍不住就心虚,再看看那人,忍不住敝了敝嘴,这有内力的人体力就是好。

    “睡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啧啧,你的功夫到底是有多好呀?”

    音落,揉了下酸软的腰肢,忍不住就问出了口嘲讽,没办法她点了火的开头,却没想到火起的后头,不懂怜香惜玉臭混球!

    “你身体太差,要练。”嫌弃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是哪家的熊孩子?赶紧捻回家去,竟然又一脸嫌弃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赵世子吃饱喝足,脾气不是一般的好,放下手边处理的文件,走了过来给她马杀鸡,“你是得多点锻练,要不然这辈子,下辈子都会被爷压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狠瞪他一眼,摆开某男的大手缩被子,“这话有点早了,这往后谁压谁还不确定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眸色悠远,神色莫测起来,还不服气?

    “注定的事,就要认命。”音落,起身,回坐软塌之上,随意轻抚桌面上的茶杯,薄唇弧度微扬,扑‘噗’一声忍不住笑了,想超过爷?哼!那样都是他受益。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梅儿烧退,起身上工,轻敲门框,踏步走了进来,“奴婢给世子爷,公子请安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面抽,懒看笑得一脸得瑟的赵世子,正准备再往被子里埋埋,听音,从被子里露出头来,“梅儿,你身体好了,烧退了?”

    “奴婢谢谢公子关心,都好了!”

    她能不好嘛!

    阿东追着吉祥一天四趟地往她送那苦不拉叽药,一顿一大海碗,四顿啊,娘呀,唉,周妈妈更狠,一天五趟的甩脸子,各式各样地关心她。

    “梅儿,想什么呢?”音落,伸手轻弹梅儿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疼。”跺脚,准备大小姐起身的衣胞。

    “嗯,公子给你揉揉。”戏弄!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果断拒绝,大小姐在世子爷那受气,要拿她泄火呀!果然和世子爷是一家人,一样的腹黑,惯会迁怒。还是晟公子好,咦!晟公子好久都没来了。

    “切,有福不会享!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一愣,手中的衣袍滑落在地,一惊忙俯身捡起,“公子,梅儿给您请下午安。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小心公子抓你来暖床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压着嗓音儿轻叫道。大小姐真是的,没看世子爷又开始发冷气了吗?

    关锦兰一怔,这死丫头看来是要好好敲一翻,没了尊卑,侧眸,“那个,要不,你先去书房,我等一会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世子答的很是随意,随即身体力行,话把子一落,起身走的那是相当潇洒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了抿唇绊,看着赵世子已经走出的身影,转眸,磨牙道:“皮痒痒的,尽调笑本公子,还不快点过来,伺候爷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你别急,奴家这就过来伺候你。”梅儿心酸,她家大小姐绝对是给赵世子整折腾惨了,所在她这找补回去。她必须得配合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见状面抽的历害,扶细小的腰肢儿,从被子里坐了起来,很乐意地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伺候。

    梅儿看着直瞪眼,心里如吞了整瓶醋似地不舒服,大小姐这样优雅娇嫩的人儿,竟然真的被整的这么惨,看那胸前都不能看,没一块好皮肤。

    紧抿唇绊,生怕骂人的话儿,一溜烟似的飞出来一串,垂眸低语,“奴婢今天早上就回来了,一直就守在门外,就等着伺候公子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哼哼两声,急速抬眸,紧盯着梅儿,丫丫的,这情况不对,“梅儿你先别动,等一下再帮我穿衣,先去打盆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眨眼,放下手里的衣服,行了个礼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?她清晨还闹着要洗澡来着,可是,后面绝对没洗成啊!低头,我去,丢人丢到鸭绿江了。

    赵晟!你个混蛋害我。

    是她自己雄起,为了证明大脑比小心脏威武,结果把自己埋坑里头去了。低头,擦看,恨不能抬手敲床板,奈何手臂酸软一点都不给力,能不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