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0章 开个铺子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内闪过一丝异色,轻瞟着她黑发在肌肤间随她柔软如丝的摆动,“凉国公府背景雄厚,财大气粗,身后更有一个钱袋子端木司马家,后宫还有一个位凉贵妃,小兰儿,你真想拿凉国公府试手。”

    小东西说谎也不打草稿,这种事情怎么如此轻言。

    关锦兰内心闷凰,忧愁生怕他一个不答应,收回她在外经商的条约,抬手轻拍胸口,“嗯!就三个月,不过你也要支持下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思绪百转,小东西竟然妙颜娇嗔着跟他撒娇,心情出奇地好,薄唇优雅一笑,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,“说说看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,嗷呵呵······看来有戏,端正身姿,“我呢觉的第一步必须先剪掉凉国公府的钱袋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锁剑眉,剪掉凉国公府的钱袋子?那也不是容易的事,端木世家是大齐国最大的粮仓,上好的粮田有五成给他们抓在手里,同时钱庄开的也不少。赵世子轻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剪?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开个钱庄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看关锦兰一脸的认真,勾唇一笑,这才是她今日真正要说的话吧?摊子到是越铺越大,还真是不满足。

    “具体地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,我在端木家的对面开银庄。第二步,煽动百姓挤兑,当然百姓的挤兑对他们说也不一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,我针对的是那些大宗的客人。置于第三步,等前面两步做好,我们再谈好么?”

    赵世子:“你的第一步,没什么问题,爷好奇的是第二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现在不告诉你,你先帮我在他们对面开一家日成享钱庄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好家伙,名字都想好了!

    关锦兰噎口水,她有八层把握能做好此事。毕竟,不管是那个朝代的百姓,都有一个通命,就是喜欢扎堆。记得在现代她为一个市场做过的一案子,引来群众疯狂排队,可搞到最后,后面排队的人竟不知道为什么排队,竟还跟在后面排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赵烨,你想啊,小老百姓这银子不握在自己的手中,要是有一点的风声,他们肯定就会不安,再加上我们前面先安排安排,做点铺垫,挤兑他们,我可是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扎堆和凑热闹可是普通老百姓的天性,在这个不和平的年代,追随大势老百姓的想法是肯定不会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赵世子轻敲桌面还是不出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,你大爷!“你说话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怎么安排?怎么铺垫?”赵世子看关锦兰怎么就这么的沉得住气,心道:赶快跟爷发飙,怎么就这么了不解风情,竟带着他跑题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不要管了,就当开个铺子给我开心下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色暗了暗,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,看来还是得主动才能喝上汤,六皇子赵旭后天就到京了,到时他忙起来,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过来,爷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愣,眸色晶亮,抿唇绊,蔫然一笑,“哎呦,本公子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汗毛瞬间都坚起,他可不是兔儿爷,眸沉,画风突然拐向昨晚一块儿在床上的情景,她着急嗲里嗲气跟他求饶的样子,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滑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在爷面前,说什么本公子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鄙视自己,高兴过头!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,我今天真是很累,你今晚不准做怪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不疾不徐端起茶杯,轻‘呷’一口,什么理论到了小东西这里,都是扯谈,这算怎么回事?他酝酿好的情绪呢?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!本小姐自然得了便宜就得卖乖啊!

    夜正深沉,纱缦低垂,烛火忽明忽暗,发出噼啪的轻响,几乎快要熄灭了,某女瞪眼,看着枕边紧紧圈着她的腰地人,轻轻地想拿开他的手,想蹑脚下床,躲开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去哪里?”沙哑的带着慵懒的声音响起,温热的同时贴了上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关锦兰哆嗦打颤,实在是因为那环住自己的力量太可深紧,似要将他自己揉进她的身体,小脑袋急转,喝多茶,去耳房如厕,行不?

    “去耳房。”妈妈咪,奇的葩了,她竟然还会害羞?

    ”嗯,爷等你。“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住身子,反射性地快速扫了眼赵世子,她有点怕,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,去,怎么不去了!”边说边弹跳着下床,兔子似地溜进了耳房,靠墙,眯眸,吸气,呼气,抬手抚胸口,她特么的,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这个情况,真是不对劲!蹙眉,从何时开始的呢?啊啊啊,丫丫个屁,好似从小心脏见到那混蛋开始的,怎么办?难道真是大脑强不过小心脏?

    面黑面沉,小心脏你个判徒,搅死棍,她还就不信了,拼了,上!

    “混球,躺好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抬臂伸手,摸她额头,“兰儿,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说个屁!她想上人,“来不来?不来,往里面滚滚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忍不住轻‘噗’一声,皮子痒了?

    狭长的瞳眸对上她乌黑的眸珠和一脸绯色,抬臂伸手,将人拉进怀里,这小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开窍,不知道男人晨起需求更旺盛吗?

    他现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“我既已经答应你了,就会把铺子和人都给你安排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发愣,身子一扭一拱,趴到某男身上身子瞬起,“不来啊?那算了,我去厨房给你做点有营养的早点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双臂收紧,谁要她去那个。抬手拉下气急败坏的小女人,埋首于她的白楷细脖子,幽馨随着温度似能一下子钻进他的血脉内,微醺地缠上他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小东西真是越来越胆大了,他的身子也是她能骑的,可是,该死的,他却觉的这样的她,分外的诱人。尝过她甜头的身体,躁动地想沾取她更多的甜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