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8章 我男人就喜欢我这样
    赵世子挑眉,“本世子很好骗?”凌厉的目光就象刀子朝着关锦兰飞去,竟还跟他犯起混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龇牙咧嘴直乐,这样的威压如果放在几个月前,还真是承受不住,可现今她却是生生的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晃晃白楷的小脸儿,运起勾魂夺魄的小眼神儿,“哟喂,在奴家这儿也用上本世子了!奴家最怕事了,胆子小,您不要吓我哦,世子爷,您大人!”音落,找帕子,在哪呢?

    差一个轻抚胸口的环节!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伸手端酒杯,一口饮尽,悚人的娃娃音,又惊愕地拉出来晃街,语音儿还拉得长长的,这事儿应该放在床上再映景,音冷,音沉,音儿咬的奇重。

    “给本世子玩—心---机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讪讪,戏儿表演的不全套,垂眸,左右都是要被人调教,她还怕他个鸟,耸肩摊双手,“怎么滴罢?”音落,侧眸,轻卒一口,翻白眼儿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好想晃腿来着,偷瞄一眼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眯起清冷的视线,莞尔一笑,“小东西,人家是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你这是三个时辰不到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我躲!捉不着!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你吹,我男人就喜欢我这样!”音落,痞痞斜眼,这臭屁的天下,强横的男人从来不喜欢弱者,即便是玩物,也要最凶悍的。

    本小姐就给他凶一个!啊,呸!

    赵世子扯了扯唇角,还是自己惯的,胆子肥的很,在他的面前这样的撒泼扬爪子,可他就是喜欢。脚尖微动,空气微滞。

    “啊!这就来啊?我还没吃饱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音落,耳尖浮起一抹可疑的绯红。破坏气氛,她还真是一等一的好手,他什么时候要跟她来着?身子一转,端坐圈紧,反正衣袍已然脏了,那就一块儿脏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闪唇抽,你大爷!抢她的专利,想事情敲桌子。强迫自己转移视线,不耐烦地说道:“爷,奴家不敢,奴家现在真的很饿,等奴家吃完了才来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收回视线,面色冷淡之及,他心疼她,明明就没往那方面想,只是想抱着她而止,她却一个劲往那拐,难道没喂饱?

    “怎么伺候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咽口水,“呵呵······好累,求放过!”

    赵世子看了关锦兰一眼,好累?求放过?到底是谁先撩火先的啊?到底在空间里受了什么刺激?闹人的小东西,到现在也没跟他交底!

    她累?

    他为她,可是做了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的事,而且,一做就是一整天,没良的小女人!

    关锦兰愣愣,心中紧繃的弦儿瞬间好似断了,怔怔抬眸如小鹿般澄清,腹诽: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闪,耳尖泛起一抹可疑的绯红,“不累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很累嗒!”娃娃音走起,软拉吧唧地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抿唇,低头,本小姐不说话总行了吧!谁特么的想这样讲话了,只不过突然忘记故意把音儿压低几分而止,侧眸,抬手臂,偷摸勾那酒杯儿。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真是有点馋酒啦!

    赵烨面沉,抬臂微动,抢过酒杯轻嗅却是不饮,侧眸看了关锦兰一眼,想到她对自己的态度,眸眯一时间晦暗难测,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好,她那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?

    真是愚蠢的行为,在这大齐国难道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办到的?她到底还是不够信任他。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滟滟,看着他越来越沉闷的气息,小声道:“烨,我就喝一点,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垂眸,咬牙,抬臂伸手摸鼻尖,又碰了一鼻子灰,挪身子撤退,却又被人圈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顿时无语,脑中再次闪过收到她的信息,眼帘微动,声音缓缓,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闻言,转头颅,抬手接过,一口饮尽,呵呵·······逗着她玩儿就那么有意思?

    “再喝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眸光流转,这画风不正,肚内酒虫再作乱,她也是不敢喝了。毕竟,自己喝醉是个什么得性,她再清楚不过了,想灌醉她不成?

    想干吗?

    “我喝这个就成,喝这个就成!”音落,面皮子骤然发烫,无法忽视身上令人心慌的指尖,“你好好说话,别乱碰!”

    赵世子弯了弯狭长的瞳眸,薄唇一张一翕,灼人的气息如气浪狠狠袭来耳鼓,“这里都不给碰了,嗯,这是要给谁留着?”

    关锦兰气急,身子开始发颤,惊恐的声音硬是压回嗓子里,腾地弹跳而起,“混球,不给你留着,还能给留着,你到是给本小姐说出来,我也看看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世子低头,看着胸口上的嫩瓜子,敢和他呛声的女人;敢扯他胸口的女人;哼,真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”放手,给爷倒茶。“

    ”倒你大爷!“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说错话了,罚你给本不姐倒。”我特么的,还就惯他这臭脾气!侧身,转眸,脸色开始阵青阵白,天人交战的历害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懒懒地弹了一下指甲,慢慢直起身子,伸出白楷的大手,“要看就正大光明的地,偷着瞄算是什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眯了眯,瞪了赵世子一眼,又猝然转开,抬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,低头轻‘啜’一口,嗯,和混蛋倒茶的动作一样优雅,一样地好看,呃,什么鬼?

    睫毛狂扇,想什么呢?

    混蛋那有混球好看,看看咱的混球,除了脾气差点,那那都是好啊,看送尊贵冷凛气质,从容优雅,那那都不差,小心脏你再敢使坏!

    本小姐保证不揍死你!

    小心脏里开始不停地打鼓,后背开始不停地冒冷汗,急急抬手,一口饮尺,轻吐一口浊气,压压先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淡淡瞧了关锦兰一眼,空气中似有幽幽的莲花清香从她身上传了出来,放杯子,伸手抓住她的手,嗯,竟然是冰冷了?

    蹙剑眉:女子心悦男人时,手是这个温度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