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7章 声震耳欲聋
    一盏茶······两盏茶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咬唇绊,绝对要装死到底!她看不到他深沉似海的模样,妈蛋,竟然敢用周妈妈威胁她,匪气十足的臭男人。

    闷气,转头,还是看着她随意栽种的玉米,居然争气地长出枯黄的胡须?蹙眉,熬呵呵······这是成熟了?念动,神动,拔脚就冲了过去,嘿嘿···分分心也好······

    妹纸!

    能抗一秒是一秒,这全是你开始争气的表现!

    她赌了,她不信混球会用那种手段对付周妈妈。

    揉了下酸痛的腰技,轻吐一口浊气,总算是收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就送到枫林晚做菜,明年春天种子也有了。呵呵······她又争上独家银子了。

    想到用玉米做的菜:白果桦仁炒玉米,玉米炖猪蹄,王牌玉米饼······多是银子啊!

    该笑不?该美不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还是自己不够强大,屁本事没有,还想发拽,拽个屁。忍不住想插腰哀嚎大骂,把那个祖宗三代都问候一遍呢?我去,再不愿意也得出去面对。

    可此刻心里上的压力还没有缓解,撇嘴,上好的小银牙磨的咔咔直响,“死开!”音落,抬脚踢莲花,你妹啊!又嘲笑她,就这一刻,不刺激她,不行啊!

    腾的起身子,拔脚再次往玉米地里冲,身累心不累,拼了,开动劳务模式,手臂狂挥,恨不能舞出六道背影来······我攀,我攀,我再攀······

    妈呀!

    我顶个肺!

    累死本小姐了!扶腰起身,紧瞅拧眉,无语望高空,冷哼一声,抬臂竖中指后,收眸色,特么的,本小姐就想保护个人,这么难啊!

    想到此处,一群乌鸦在眸前飞过,嘴色微抽,是滴,想自抬手臂扇自己两个耳腮子,就你这懒货,也要看自己是否有料才行。你现在这个状况,这就叫:心有鱼,而力不足!

    扯谈!

    “有你屁事!”音落,莲花小包身子一扭一摇曳,灵气瞬间圈成一道狂风,吹的某女踉跄后退好几步,一屁股坐地黑泥上。

    傻眼片刻,面黑如墨池,深吐一口浊气,扶地起身子,轻揉细腰肢,吸气,呼气,吸气,再呼气,爆跳转身,扭屁股,笑,笑,笑个屁!

    不就是骚气的扭屁股吗?得瑟个呸,这回轮到你傻眼了吧!本小姐还会电殿舞呢,有空再跟你比过。妈蛋的,自从穿越过来,好久没有这么长时间劳作过了,真累死了!

    转身,挑秀眉,特么的竟然还倒计时,眯眸,意念一动,绷着紧张的神经,隐下眸里的情绪,她真心好想说:烨,咱们好好过日子,醋这种东西,还是少吃为好!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,勾唇一笑,“舍得出来了?”胆肥了,敢在他面前放他鸽子。

    周妈妈惨白着个脸,哆嗦地做好充分的准备,只要混世魔王一声令下,她就调动全身的积极性,吃它个底朝天,跪着的姿态微起,就等着,啊,音色拔尖,直冲屋顶,刺入云霄,震惊四怜里。

    关锦兰无奈抬手揉耳朵,疾步走到周妈妈身边,抬臂轻拍瞳眸瞪成铜铃,嘴巴张的能吞下一只整鹅蛋的周妈妈,柔声道:“奶娘,你先下去,洗洗睡啊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闻言,握紧的双拳,一个劲地吞口水,呆呆回道:“···啊···哦···大···公子···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刚那是老师教的隐身功夫,历害吧?”眉眼儿往上轻翘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妈妈惨白着个脸,抬臂指空中又指指关锦兰后,双眸一翻,软嗒嗒的晕倒了!

    关锦兰挺了挺背,深吸一口气,切,心疼,老人家这是不信啊,叹气,失败,没忽悠过去,弯腰,直打哆嗦,刚在空间发力过猛,酸死本小姐的a4腰了,转眸,“阿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人现,跪,行礼。

    “送周妈妈回院,再去如意那开点压惊的药。”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动作飞起地麻溜,手臂一抬一拉一背,脚尖一点,人就这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,这才是人材,就你这样的,竟然还敢犯懒,不欺负你,欺负谁啊?转身,露出上好的八颗小银牙,笑的是春光灿烂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小东西这是又犯脑抽了,这是对他的有多大的意见?他马不停蹄地从东北府回来看她,她竟敢躲他,这种坏习惯他一定要帮她改掉。

    关锦兰背手掐大腿,妈蛋,美人计屁用都没有。垂首,眸眯,怕个怂,砍头前还能吃上一顿饱饭呢,扯了扯唇角,甩了甩胳膊,抬眸,“看什么看?我又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······不准找我晦气。”

    先嚣张一下,这叫输人不输阵!

    音落,抬腿踏步,抬臂一划拉臭混球的手臂,挪腿步,扭腰肢,坐人肉铁钢板,伸手拿过他的面前筷子,夹菜,吃!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骤然下沉,一屁股的黑泥巴,“下去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眼帘微动,埋头先择性不听,只当清风过耳,可腰间突然多了一双钳死人的铁臂后。

    某女撇嘴,趴桌子呜呜···嘤嘤···豪啕大哭起来,顿时声震耳欲聋,暴雨哗啦啦地响。

    赵世子身子一僵,薄唇微抽,气及反而笑了,涂了他一身的黑泥巴,他这还没生气呢!她到给他哭上了,“哭什么哭,难听死了,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闹人的小东西,假哭也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抬头斜睨一眼后,留个背给他,得意扭腰肢轻晃两下,腾跳下地,“肚子不饿,赶紧用膳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面色瞬间黑如墨汁,还是不上记性,“刚在里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刚想回话,却又被打断,昂首抬眸,什么叫别拿你糊弄那老东西的借口糊弄他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,这个确实是老师教我的,置于你刚说的什么糊弄,我听不懂,也不明白。”你大爷的!就是糊弄你又怎样?大不了你咬我!叹,露腮邦子,反正也要被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