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5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急忙摇头,我的个娘哎!真是蠢死了!往外跑什么跑?

    “相公,好夫君,人腰疼。”嗲里嗲气,把个娃娃音发挥到极至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身子微怔,有一秒钟的发憷,敛剑眉细看,他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玩意儿!

    鬼主意一出,一出的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看她原本白净的脸上,竟然真的泛起绯红之色,一直延伸到粉嫩的玉劲,环在腰间的上的手臂,还是心软地松了一松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瞪圆,妈蛋,等的就是这一刻,意念一动,瞬闪,潇洒地和莲花约会去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愣,面色一紧,心里火起,竟敢躲起来了,心口不停的起伏变化,该死小东西,胆生毛了!

    关锦兰耸肩,晃脚,双手插腰,仰头斜视,池中的莲花小包,竖大母指:莲花,好样的,表扬一个!

    莲花小包随即摇荡,左右浮游,激起沸腾的小水花,白色气流瞬间如烟如雾充盈周边,掩人眸珠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微僵,呵呵······看向池中的莲花,特么的抓到机会,就跟她讲条件,大姆指秒换中指,鄙视之!

    这是什么月份,让她去那里帮她捉蜻蜓?龇牙:换鲤鱼,怎样?怎样?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贪心鬼!

    竟然,两样都要?我去!摆手,行,行,等本小姐先过了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走哪都挨欺负,面黑,难道真是属面团的,天生给人欺负的料子?我呸!我命由我,不由天,谁敢不识趣的上来,本小姐灭了他。

    嗯嗯,苦哈哈滴,除了那臭混球!

    身子瞬间发软,一屁股坐地上,双眸无神撇嘴:莲花,开个小窗口,本小姐瞄两眼先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你再说一句试试,谁怂了?谁怂了?好吧!赶紧麻溜地打开。

    嗯嗯!

    眯眯眼,心头发沉的历害,臭混球竟然闭着眼睛在喝酒?在喝酒!喝的还是她的酒,下意识吞口水。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想什么呢?

    喂喂,大手握成拳头做什么?呜呜···嘤嘤···不会是,妈妈咪,肯定是在想怎么收拾她,抬手扶胸口。

    娘的,好在闪的快!

    嘿嘿···嘻嘻···让你能,今晚她就跟莲花睡,气死你丫的,让你拽!

    就没见过那个男人,会像他这样调教自家女人的,呸,这吃起醋来,都能开醋厂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靠在后椅子上,“阿南,去告诉晟公子,宝华阁今晚就要做好交结,做不好,爷我请人去蝶梦居给他棒场。”

    阿南一震,想要说什么,可对上他家主公的眸子,阿南半张的嘴连忙合上了,给主公行了个礼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阿南他可得快点把这个事给办好了!半点也不敢耽搁,脚尖一点,身子一闪,便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晟公子这个笑面虎,是彻底给他家主子给惦记上了!真真是让人头痛,怎么就对主公放在心尖上的人起了念想。可是,怎么就没有看到主母那个惹祸精呢!

    关锦兰完愣,什么鬼?

    这也太狠了!人还受着伤呢,要怎么办?呃:······抬手,猛拍额头,关你丫的毛线线啊!你操心个球!

    甩臂,伸手,拿荷包,‘嗑’瓜子,一把,两把,三把······垂眸,我去,这么快就见底了?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脑子怎么这么乱,小心脏你到底是要闹哪样?那害人精混蛋的事,是你能管的?别添乱,那凉快那呆着去!

    烦人!

    你自己还一身事,理不清呢!

    捉急:莲花宫的事看来是不能再装聋作哑了,明月自请受罚一去不复返,又受什么罚,她一点儿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还有金元宝跟她说的话:一夫四待夫?

    不行,一想起这个,浑身就寒颤颤地,转眸,小脸一垮,痞笑道:莲花呀,咱俩一起嘿休嘿休,哈!

    切!

    翻什么白眼,提什么意见,本小姐一概不理,照来!

    赵世子闭眸,端坐在餐桌边,脑内一遍遍地过着她突然成怀里消失的样子······凡中似有一股飓风就想卷起。

    沉思,抬手,拿酒杯,抬臂一口饮进,狭长的瞳眸似有一抹亮光闪过,放下,抚杯沿,薄唇弧度微扬即收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清风则不停地扶摸着金元宝,“元宝,你乖,主子往后肯定会带你进神器的,你耐心一点,咱们都再等,再等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耷拉倒吊的三角儿,眸露浓浓的委屈之色,软唧唧地就像全身都没有的骨头,无力抬爪子揉瞳眸,‘总是叫伦家等,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主人‘嗖’一下子,自己就跑进去,为什么就不带上它,苍天大地啊!伦家这日子也没法过了,又没有女盆友,又没人给它溜。

    想进去修炼,主人竟然也不带上伦家,唉,伦家竟然也会伤春悲秋了!

    不对,伦家想到可以和谁捉对撕打,侧眸,口水嗒嗒地,一颗受伤的小心脏瞬间开始沸腾了。

    清风抬头,眸色定定,月色皎洁莹白,光色在院子里四散开来,好像给院子中间的荷花披上了银色的缎带一样,让她忍不住生出美好的希望!

    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元宝的头,低语:‘明月,就这几天内,准回来。’

    金元宝一听,噌一下就站了起来,如果能利用这次机会和主人在莲之守护里修炼,那它不是又可以进阶了。

    高兴!

    嗷——呜——

    全身血液直往脑袋冲,实在是忍不住了弓圆的身子,对着院外吼叫两声后,‘嗖’一下子扑飞出去。

    阿北心里直打颤,原来主母竟然是这样消失的?呵呵······这事,这事绝对大发!喂,该死的奶狗崽,发什么疯?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一声闷响,树根树干直摇晃,提气瞬闪跃对面屋顶,面黑,不就是踢了一脚吗?他当时都没用内力,用得着这么狠?

    身子急转向前,挪方位,“喂喂,好了,想怎样?”

    音落,惊悚,他怎么跟一个奶狗崽子讲话?脸黑,他这是绝对是受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主母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,这真是狗崽子?

    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