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2章 冤家
    赵世子意味深长地看着,随着他的大手动作,开始缩成一团的人,静默良久,不告诉他是不是,行啊!没关系,身躯微转,收手,双脚一踢,和衣上床。

    空气瞬间静谧,似道不尽春意的盎然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骤然全身发软,胸口好似有一团火在烧,闷得想吐出一大口鲜血出来,才能舒缓心口的憋闷之气。扯什么扯?往哪里摸哎?

    全身开始冒汗,捉急!

    赵世子忽然起身侧躺,狭长的瞳眸微眯,如星般闪耀却也深浅莫测地紧紧锁着她的绯红地嫩脸,“不是说爷敢躺,你就敢上吗?”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空气中似又有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事儿,嘴上讲讲是可以的啦!真要实质操作,一个字难;两个字很难;三个字非常难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说话!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一转,嘻皮笑脸,嗲音瞬起,“突然怂了,行不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灼灼撩人,略带着茧子大手抬起她的下巴,行不?当然是不行了!人的身体最能反应人的内心,他正想用这个来试探她,她竟然敢给他犯怂?

    关锦兰翻白眼,又掐她下巴,我去!爱咱整咱整,本小姐绝对配合不就行了!

    空气中撩人的春色,仿佛在这一刻诡异地瞬间冷却。

    赵世子顿了几顿,却是冷哼一声,手臂微微勾圈,薄唇湿润,狠狠湊了上来,印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没良心的女人!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身子忍不住有些瑟缩,可尽管是这样,她此刻感官竟然无比敏锐,她的外衣已然被粗暴地扯开,另外一只大手在她玲珑的曲线上,毫不客气的探索。

    她依是听见他略微急促忐忑的心跳之声,她和他如此的亲呢,又是那么的自然,是幸运?还是,不幸?微有些羞愤,在他的大手又落到某处时,她想狠狠地咬着这个压着她的人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才能反扑啊?

    夜风与纱缦细腻地摩擦着,就像她与他的呼吸缠绵交融,糊乱厮浑的结果——就是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周妈妈黑色个脸,站在床头,“公子,老奴伺候你起身。”音里藏不住的心酸,怎么可以把人折腾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奶娘,我内急。”

    千万别对着她掉眼泪,她真的受不了。更何况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绝对没有吃亏。嫖了世子爷,还不用给嫖资,争了!

    周妈妈发紧的面皮子一听,老脸陡然一红,“呦嗬,公子真是长进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秀眉轻蹙,苦笑道:“奶娘,你快去拿点吃食过来,我饿!”音落,撇了一下嘴,装可怜样,求躲过奶娘的唠叨。

    周妈妈闻言,深叹一口气,心里哆嗦的实在是太历害,赵世子真是个挨千刀的,这是折腾死她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公子,老奴先伺候您起身,再去拿吃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不用,现在就去,饿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一听,眼前直发黑,大脑眩晕的实在是太历害。赵世子···这人···这人···忙摇头醒脑,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冲上去,捞他一个满脸血。

    “哎,公子,不急,老奴这就去拿,都做好的,现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奶娘,梅儿那丫头好点没?”

    周妈妈转身回禀道:“公子,她好了不少!”音落,行礼转身,双眸发红,大小姐眼里满是血丝儿,竟然还记着梅儿那死丫头,哼,娇气的连伺候大小姐的差事,都做不好了!

    赵世子笑容带邪魅,长密的睫毛轻眨了下,虽然惹怒了小东西,可她这次铁定长记性:什么人能靠近,什么人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不是在傍晚,能醒过来了事了。

    置于,周妈妈,一个下人,也配跟他叫板?要不是看在小兰儿的份上,直接用手指戳死她,竟给他甩脸子,嫌命长了?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,圈被子,睁眼呆呆望纱缦,头晚不睡觉,隔天傍晚也起不来,特么的浑身没力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醒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色一紧,急忙转头颅,妈蛋,没看见,这混球竟然没走!竟然没走?早?

    还会不会说人话!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,认命推被子坐起,这样总感觉安全一点。

    “躺着,忙着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埋首唏嘘:丫丫的,会不会看时辰了,别忙着起来?他是想让她在床上再也起不来吧。

    “又在骂爷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瞬间抬头,眸色对人,清水潺潺,波可见底。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微皱,停了停,踏步坐到她的身后,轻搂住她的纤腰,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咬唇,怎么?生气也要管了吗?

    “说话。”音落,抬臂伸手,轻拂她紧咬的唇角儿。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不迎战他炯炯逼视的眸色,“有什么好气了,我高兴,我男人这样,都是因为心悦我!”总好过,未来相公不行,守活寡的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又开始牙尖嘴利,哄死人不偿命的小东西!

    “爷,现在前院的地窖也不知道挖了怎么样了?要不,烦请亲爱的帮本公子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愣,什么意思?让他一个堂堂的世子去做监工,有那个必要嘛!亲爱的?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,那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爷去。”

    他人都回来了,绝对不能让她再在那帮贱民面前露面,慵懒一躺,低笑出声,“小东西,也就你敢激我!”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受压,忙抬手一推一拱一卷,“你想如何便如何,我为什么要激你,再说家里挖地窖,你作为家里的一家之主,你不关心,谁关心?”

    一家之主?

    起身,狭长的瞳眸微眯看了她一眼,俯身霸道地将她搂紧,“兰儿,你真是不解风情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你大爷!

    她还不解风情,难道要死在床上,伸手狠捏他腰间的一把嫩肉,“你快去,要不然今晚不准上床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薄唇扬起魅惑的弧度,闷笑如云外轻雷,“脾气还是这么坏,要改。为夫喜欢听话的女人,不过,现在有你这句话,爷得意。”音落,轻啄了她一口,这才走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