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1章 祸福本相依
    赵世子真威武,是当夫主料子啊!

    这心计,几个主子也玩不转,不过,它又怎么被发现?他又是何时吩咐那货来拦住它的呢?

    斜眼,愉快地决定今后闲闷时,它就溜着那货玩!

    明月一见,手臂微动,空气凝滞,就要出手招呼阿北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面抽,忙抬手示视明月稍安勿躁,她和元宝有契约,自是知道阿北脚下留情,更何况阿北上前,也是受了赵烨的吩咐。

    当然,她心里也不是对阿北一点意见也没有,只是,呵呵哒······今儿要是一旦撕破脸,那就真大发了!混球,虽然也不是好人,但是她自认对她还是好了!心虚!

    明月面色微滞,抱拳退一边去,侧眸斜睨了眼阿北一眼后,反而开始为阿北祈祷了。收眸,腹诽:圣主,对晟公子有意思,这个事情,板上的钉子,跑不掉。

    金元宝晃脑袋,‘主人,伦家没事!那一脚就跟捞痒痒似了。哎,就是手下跟主人一个得性,出手,不,出脚,一点也不人道了,竟下黑手,小心眼儿,太过,主子,让他做侍夫,气量太小了,一点儿也不适合做夫主。’

    总归是不爽滴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扯了扯嘴角,心里叫苦不迭,果断决定忽视元宝所说的‘一主四夫?’那个鬼事情!

    这日子绝对不能再这样过下去,必须奋起!抬头看了眼赵烨。感觉着手腕处的大手钳子,“那个,我累了,来不?”丢脸,送货上门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暗沉,全身气势冷的惊人,弯腰将人一把抱起,踏步回房,“刚才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没,我,切,我说在想别的男人,你信不?”音落,紧紧圈实某人的肚子,绝对不要被丢上床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瞥了关锦兰一眼,微怔,他是不是被人换了灯心,要不然这闹心的小东西,现在已然该倒挂在忠勇伯爵府的大门口了吧!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一个劲地往他怀里缩,粉嫩莹白的玉劲上还都是他辛勤栽种的草莓,随着他的步调在眼帘下晃动,就有心思当着他的面想别的男人了?

    真是上赶子作死!一刻不闹,是不是就不能活。

    薄唇弧度陡然下滑,心情莫名竟然好了一分,“有什么问题,爷自会派人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僵,浑身汗毛倒立,小脑袋急速旋转,从认识那害人精混蛋开始,直至今天晚上,她都做了何事?抿唇,抬头撞入她眼眸的是,他幽深的眸色-------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荒山上的事,要不要坦白?

    “查什么查,有什么你问,我就答。”

    音落,感觉怎么’辣‘么诡异,怂啊!不会拉她洗上几百次的手吧?呜呜···嘤嘤···想哭,怎么办?要不要来上一发,不是说女人的眼泪是制男,最强有力的武器吗?

    啊,呸!

    在这混球这里,跟本就行不通!上次,他看见她哭,简直嫌弃的不得了!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平躺伸手臂勾他手指,起动哄大爷的节奏!看什么看!看什么看?侧什么身子,躺平就好。收手想扶额头或柔个太阳穴,却只能在中途转手,藏身后握拳。

    莲花宫的事情,更加的不能说。不是她想瞒着他,这种事让她怎么说?她都还没想好,真是太惊悚了,真是甚比午夜凶铃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只能凉绊,过一天算一天吧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晦暗不明,握起她的一绺头发轻轻摆弄,“出了这样的事情,你认为爷还能睡的着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错愕,不是身躯一跃,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吗?

    “什么?大晚上你去那?”

    不会是去找那害人精混蛋的麻烦吧?她跟他真的没有关系,除了小心脏见他爱跳舞之外,这个,不能算!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开如查爷的踪影了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奴家不敢!”妈妈咪,该死又表现的太急切的吗?扯被子,钻被窝。爱去哪里去哪里好了,对他再好,长的再好看,也改不了本质,整一个事儿精。

    “哼,给爷等着!”音骤然发冷,心里一有鬼,她就是这个怂样子!还奴家,看他一会怎么收拾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拱被子装死!她敢不应吗?她都给他虐怕的好不好!嗷呵呵······扯被子,盖上,如泥鳅快速钻入,不过夜,甚好!

    赵烨眸色幽沉,脚步微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耳,嗯,真走的?不可思议,探被头,露脸,眸色微闪,心随意动,不自觉起用瞳目之术,我靠!走个鸟,一大群黑衣人飘落在她院子中,惊愕收眸,继续钻被窝,继续装死,一秒,一分,二分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在责任和感情如果有冲突的时候,一定要选择爷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又被发现了?

    关锦兰忍不住身子发僵,她的这个实力呦!这混球画风又开始不对了,叫她要如何接招?握拳,眸色微闪,心头惊愕,特么的,不会是去查莲花宫的事情吧?

    懊恼,刚才应该偷听来着!

    这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祸福本相依,她意外得了莲花这个空间,终归是麻烦。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,伸手,探被窝,开始抓人,“赵晟,说的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关锦兰扭身子,松被子抓住进来乱摸的大手。今晚,小命不会就这样交代在这儿的吧?深吸一口气,稳稳发僵的身躯,“那人不是你兄弟,我跟他不熟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微怔:不熟?会给他送下酒菜,狡猾透顶的小东西,浑身的气势忍不住如排山倒海卷来,伴着说不出的悲凉,都已然这样,小东西还是不肯跟他坦白吗?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睫毛轻扇,眸波儿不停地闪烁,清楚地感觉到房间里的空气越来稀薄,仿似能听到自己小心脏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天气真是变凉了,必须再多加一床被子,呜呜······他如果一掌拍下来,她催动意念,躲进莲花空间,是否还来的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