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9章 醋缺翻了
    金元宝一呆,‘主人,你不用管,早晚他们都得打上一架。不然,以后风雨雷电氏送来的待夫们,要怎么办?’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如被雷击,满头黑线,被炸的个外焦里嫩。一时惶恐到及点之后,忽尔莞尔笑了,身子一扭,以一种缥缈诡谲的风格,轻飘飘地踩着棉花糖似地闪进了大厅,关门。

    特么的!

    她真要被扒光的浸猪笼了!虽然她什么都没做,但只要这样的‘美’名往外一扬,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晟静如春水般的眸色,染上浓浓的杀意,心中钝痛似被密密麻麻的细针扎过。脚尖陡然借力,夜风微微一飒,蓝袍宽袖微微一扬,丝绢般的墨发披垂,“赵烨,你这样有意思?”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一挥,全身散发着冷凛的煞气,将周遭的一切全部容入他的剑道气扬里。

    “赵晟,你终于曝露你无耻的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赵晟春水般的眸色潺潺,眼帘前闪过某人消失的背景。眸色微垂,心中闪进一片惨然的疼痛,他所做的一切,她一点也不感激嘛!

    是,一场笑话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不停跳跃的心脏告诉他,她的心里是有他了。

    “无耻?她跟你说过,她心悦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没心没肺的小东西确实是没说过,可,他们已然一个被窝内都滚了好几回了。不心悦他,能跟他滚被窝!

    “怎么,她跟你说过?别忘了,她早就是爷的女人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磨牙霍霍,握拳,我靠!

    特么的臭混球!你嘴巴里还能跑出什么火车来?抬腿‘叭’一声,抬腿狠踢门儿,就要跳出来找人磨牙子,嗯,嗷呵呵······怎么踢不开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打哆嗦,妈蛋,脚好冷!

    金元宝抬左腿捂眼,笑的像一只球在地上滚来滚去,‘主人,赵世子用剑道气场冰封住的啦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抱腿跳脚,龇牙咧嘴道: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金元宝趴地,‘嘤嘤,还能几个意思?保护你喽,你不是还没有内力嘛!’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金鸡独立的身子一个不稳,踉跄后退几步,撞到身后的椅子。眸中似有酸涩的气息如沸水般翻滚冒泡。臭混球!臭混球!他那么骄傲的人,她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做?她是清白滴!最多是不老实的小心脏不争气,见到那混蛋多跳跃的那么几下,而已。

    金元宝微愣,撒开四蹄围着关锦兰不停地打圈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后知后觉,这货竟然敢取笑她,‘元宝,看你的,整开!’让你丫的能!

    嗷——呜——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,你别急,伦家试试。‘低头,出去做什么?打打好分出胜负,这样再能决定谁做夫主啊!装像,做样子,就行了!

    明月惊愕,脚尖借地一跃,悬身于半空之中,双手结印,衣襟鼓荡,再次将36号院整个笼罩围住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将两人分开,但圣主男人们的事情,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处理的好!她不能做第二个清风,她只要保护好圣主,静等圣主成长就好!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漾起意味不明的眸光,扫了扫周围以及盘坐于院墙的明月,和煦温雅一笑道:“是又如何?她就是身边有再多的男人,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懒得再同赵晟废话,黑袍一拂,整个院子里的空气顿时风起云涌起来。

    霸道的剑之气场夹着空气,发出繁弦的密集呼呼飒风之声,雪霏喈疾速而即,在他设定的剑之气场里不停地层层飞舞,一个劲地往中心点的越晟身上飘去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瞬间动荡的厉害,家具桌椅不时的倾斜。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紧缩,心头发紧,而后垂眸,鼻翼轻吸,仿似能闻道空气中,已然充满的鲜血地味道,在空气中飘荡来,‘元宝,看来你也不行!’音色忍不住的拔尖。

    这货竟然也跟她耍心眼儿,唉,这年头好像不修练,真的不行了!

    嗷嗷——

    ‘主人,这话不能随便说的,伦家绝对行了!’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鄙视道:“哼!行个鬼,都这会功夫,连个门都打不开,看来你也就这样了,等这事一过去,我辛苦一下,找个屠医过来,帮你把那玩意给去了,省的你一天三趟的往外跑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一听,倒吊的三角眼儿瞬间起立,搭前腿夹后腿,一脸委屈,很不服气道:‘主人,你不可以这样,你这样会吓着元宝了。’

    为了夫主,竟然这样威胁伦家!还敢说心里没有鬼,煮烂的鸭子——好硬的嘴!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这个着急,自己又不行,来回踱步的脚步骤然一停,抬手一巴拍在金元宝的脑袋上,“你如果还是不行,那咱们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扬起哭丧的脸,弓起圆润的小身子,弹簧似地蹦到窗户边,深呼吸,张口吐出一道奇怪的彩色光波直冲窗户口后,光波又以诡谲的速度消失。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微抽,属橡皮筋了?要挤要压要拉再行啊!瞪眼想斥,却见金元宝四蹄一软,真接摊在地上,“元宝,你怎样?”音落,麻利地把人,呸,把元宝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金元宝耷啦着脑袋,往关锦兰怀里拱了拱,嗯,神器的味道,‘主人,伦家不行了!伦家要死了!’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太阳穴突突直跳,咬牙切齿一把将元宝抛软塌上。双手提衣袍,以亮瞎人眼球的恣态,从窗口处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明月惊见,身子一个不稳,果断选择闭眼,微微晃动的结界,瞬间又恢复到原样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灼灼,满脸通红地繃紧看着两人正斗如火如荼,微呆一下,猜得到结果,猜不过竟然是这个过程,这是要掀了她这院子哎!

    却又莫名地轻松一口浊气,爱敲鼓棒的害人精,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!竟然只是受伤了,还没死!没死!只是手臂上盈满的鲜血,一个劲地往下滴。

    浑身冷的直哆嗦,却要勉力用劲,抬腿迈步往里冲,这悲催的日子,真好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