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醋缸翻了
    关锦兰讪讪不好意思竖耳朵,听着奶娘脚步已经走远,轻吐一口气!

    赵世子蹙眉,没出息的小东西!抬臂伸手一拉,场景转换,眨眼间似魔似仙的男人已压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立即将他的嘴巴捂住,做了一个嘘的手势,蹙眉:赵晟那个敲鼓棒的混蛋害人精,现在过来干嘛?

    赵世子微怔,什么意思?又主动起来了!温热柔软的手盖在他的唇上,娇嫩的肌肤如同丝绸一般。

    某男,撞鬼似的,伸舌轻舔了一下,

    关锦兰全身一僵,温暖的舌舔过敏感的手心,几乎差点就要叫出来,生生硬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恼怒瞪视,粉唇嘟的老高,显得粉嫩的色泽和美好的诱惑唇形却是更加诱人了,眼前的一切在蜡光下就变得越发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却似还觉不够,飞快地抓起关锦兰的手,还想要再来一回,关锦兰被他气的脸都绯红起来,压低嗓音道:“你够了,外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!”

    赵世子眼眸微眯,笑得像是一个无赖,坚定地否认。心里却又对关锦兰起疑,她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虽说,上次她小露一回,可她肯本就没有内力,哼哼,看来还是有事瞒着他啊!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直哆嗦,随即扬唇浅笑,毫不掩饰地恶趣味一把,嘿嘿······混球加混蛋,呵呵·······这就乱成一锅粥了!

    特么的,一个个都什么好学惯,都来翻她墙头。

    “鬼笑什么?真难看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‘瞪’眼,立马咧嘴,鬼笑什么,是吧?嘻嘻,怎么办呢?那我就加把紧地笑给你看。

    看谁呕得了谁?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她还能不能有喘口气的日子,这日子还能不能过?

    赵世子轻哼一声,看着她一张俏脸越涨越红,玉劲里是他辛勤栽种的各式梅花,随着动作时隐时现,烦闷的心情,瞬时妥贴无比起身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一轻,忙弹身跳起,驱动意念,“元宝,赶人。”不见面,就不会出事!

    呜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‘主子,你这会再想起伦家啊!不过没有关系,伦家最喜欢就是溜人的。’金元宝摇头晃脑就跃起了身子,跳上了墙头对着赵晟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赵晟和煦温雅的笑容微滞,垂眸,轻声道:“做戏?”

    金元宝眯眯倒吊的三角眼儿,一脸傲娇似地转头,什么鬼话?伦家表现的这么明显,还不明白啊!怪不得现在都没能爬上圣主的床!

    赵世子似笑非笑地看了关锦兰一眼,却没点破。耳鼓边传来赵晟那货和她的宠物正在外面热闹场景,眸底里骤现寒意。

    赵晟竟然给个狮毛狗给拦住了?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笑死他了,小东西的宠物也不是好鸟。

    虚伪!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竟然又吃喝上了?忐忑,呸,她忐忑个毛线线!

    看着他极暗的眸色,似深蓝的大海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······吸气,主动坐在了桌前,殷勤地为他布了个菜,自己也吃得仪态万方。

    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,小心这个醋坛子!她现在真是一点儿节操也没有了,品德真是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盯着关锦兰直出神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垂头颅,悄悄地皱了皱眉,嘴里不满嘀咕道:“不吃啊?光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留着一会儿吃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心里忍不住又开始打哆嗦,抿唇吞口水,勉力正大光明地看着绝色冷凛的俊脸,“你······你这人······这话不能随便讲。”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腹诽:老盯着她看干嘛!嘴巴上了封条啊!她小心脏捣鬼之事,他绝对不可能知道。清风可是跟她拍胸口保证过的。

    阿北,记录的小本本,早就换掉了!想到这里,脸色刷白,恨不能当声甩自己两个耳瓜子,笨啦!

    没本子,有嘴巴啊啊啊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深邃,瞬间身躯发出彻骨的寒意,似汪洋的大海就要发起海啸,想要把她整个人都吸进去。

    阿北跟他回禀,说记录的小本本丢了事。他还真没想到她头上,她却在此时给他来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。

    倏地起身,“起来!”音落,似等不及,抬臂伸手,就强人拖起向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丫了,这表现似要将她吃了!

    切!

    莫名打寒颤,飘飞的思绪骤然回神,“做···什么···疼···”

    “疼,就对了!”话音儿低沉,夹杂着冷凛的寒意。

    关锦兰不由地打了个寒噤,似又见到他剑道气场里飘飞不停的漫天雪花,“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小东西,爷有让你好好表现吧!”声音暗沉,沙哑,却又带着说不出的愤怒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眉毛儿直颤,视线狠狠地聚焦在他脸上。特么的,果然惹了个蛇精病!

    侧头颅,不理,不看。她没爬墙!没爬墙!没做错!没错!

    “说,我是谁?”浓浓的威胁气味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通红,上好的银牙咬的咔咔直响,“你是谁?你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你,说!”

    关锦兰扭头,看着院子里惊呆的一人一物,拍的一把甩掉手臂上的老虎钳子,“你是我男人!我男人!”音落,转眸,“都满意了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着震耳欲聋的声音,慵懒一笑,冷凛如千年寒潭的剑眉舒展开来。抬臂再次将人圈进怀里,“乖,记牢了,我是你男人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眸儿瞪成铜铃,俏脸通红,侧身对着院中的人道:“你看到了,不要再来找我!”音落,转身,想跑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“唔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叫不出,只能提手臂开打,提腿狠踢,心中某处有股道不出的汹涌的痛楚流向四肢百骸······

    金元宝看得兴高采烈,扯嗓门,一串串似机关枪的话语急哄哄射出,‘世子加油!夫主加油!争取早点上床钻被窝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意海翻腾,脑袋嗡嗡直响,闻言眸前阵阵发黑,只愈发的心烦意乱,没处躲没处藏,忍不住爆吼,“闭嘴,再吵,丢你进山放牛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