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7章 波光凝然成金豆子
    某女瞪眼,看着轮廓俊美却森森冷寒的傲娇男,啊的尖叫声,硬是被吞回嗓子眼里,被动地承受。内里,呜呜···嘤嘤···吐糟不停:臭混球,讲话不算数。

    赵世子本来就是想要蜻蜓点水般的亲一下,可是当他又亲到那粉唇,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,不受控制的慢慢地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,看着又陷入疯狂的**中去,清楚地感觉到了他那不正常的温度,呼吸微滞,偷着空儿,忙出言道:“混球,用膳,用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当着他的面就翻了个白眼,需求怎么就这么突然,这么多!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煮得这么香?”

    “这是接风宴啊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隐晦莫测,接着紧紧抱着,唇角带着一弯浅笑,眸子光华流转,她难道不知道就是她做的这么香,他也是不会放过和她亲热的机会的。

    过几天,赵旭那厮就要到京了,到时他可就没有这么多时间和她这样整天厮守在一起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手指浅一下深一下的搓着他的心口,长长的睫毛半垂,遮住了眼眸中大半的眼神,心焦道:“只是想给你补补身子,你在想什么呢?”整天想着想那,不累啊!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“用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愣,忍不住就想爆粗口,干嘛又拍她那里?还上瘾了不成?

    起身狠瞪了他一眼。忽然她的纤手就又被他给拉住,然后手腕一凉,就有个东西戴到了她的手上,低头一看,嵌着红宝石的镯子就眏入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这是特地为你定制了,以后不准拿下来,万一有什么危险的时候,你还可以自保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要用那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,特地为我定制了?”柔意卿卿,娇颜蔼蔼。一整日被人欺负的苦涩之意涌上鼻尖,眸底里感动的波光凝然成金豆子,就要‘噗噗’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蠢!”音落,好看的剑眉斜飞后,又微微拢起后又悄悄地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臭混球,你不气我,会死啊!”

    “小样,别哭·······”哭起来真丑这句话,傲娇男看着又要跳起来炸毛的小女人,破天荒地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眼,忍下冒出来的泪意。虽然依然被骂,但心尖上居然还是涌起一丝丝生甜蜜的糖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是不是,要对凉国公府动手了?”音落,抬臂伸手紧扣着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赵世子对上她担忧的眸色,心底终究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,没良心的小东西,心里还是有他了,“兰儿,你别把事情想那的那么糟糕,我准备好几年了,没事,嗯。“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抿粉唇,两人两身黑袍在亲密无间地迎接夜风的洗礼,”赵烨,你以后都叫我兰儿好不好?“呜···呜···有点败兴,但她真不想听他叫她小东西。

    ”看你表现。“音落,长指轻点某人额头,摇曳着烛火颤巍巍温暖一室。

    “哦,这里是开关?”垂眸,用手轻轻抚摸着镯子,到底还要怎样表现啊?有标准不?这点太难抓,她搞不清楚那个点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笨死了,我教你怎么使用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磨牙,刚还满腔满眼的柔情,却又因为这句话落在心头发堵,一时间竟然不想再接话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眸底流连处,心里有戚戚之意,小东西实在是太招人,轻渺如烟似云,他总感觉他抓不住,又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在她心里很劲地下刀子,让她在不停受伤,不停结痂的过程中,永远记住他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闪闪,怔了又怔,看着他小意地为自己讲解,胸口有什么一瞬间轻碎了。生的这么好的皮相做什么,又想色诱她?

    ”这么感动,不送个么么哒?“

    关锦兰嘴抽,学的还真是快!微迷视线横了他一眼,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搭上他的大手,“我,我不管你要做什么,全须全尾地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心头一凛,期盼中的话语总算从她小嘴里蹦出来了。眸里是她烟色秋波,手背上是她的纤细小手,似能灼烫直到他心底去,一使巧劲反握回去,“我知道了。”明明心里就是有他了,为何在床上跟防狼似地防着他?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只要他答应了就好!

    ”不吃,就走走,消消食!“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怎么又甩开他的手?

    ”牵着一起走。“

    “不要!”一院子的人,她不想被人当猴子看,”爷,您请走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了,也许,我还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深邃,那个要你帮了?静立不牵手,爷就不走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踏步上前,惦脚尖,轻‘嚼’一口,“乖,别闹······”话不说完,留耳语。

    赵世子抿唇,好似这样才能弥补罕见的言辞,眸色紧盯那粉唇上的水泽光润,“说了,就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公子,用完膳了吗?老奴冲了壶菊花茶,您小啜一口“用个膳,关门做什么?

    关锦兰苦笑,看着某男的神色,眉心猛跳,“没呢!用完膳我唤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!要不老奴在门口等着?”

    周妈妈说着转身,守门口。大小姐今天都累了一天了,赵世子竟然还不走,难道今晚又想赖在这儿,一点儿也不为她们大小姐考虑。

    周妈妈话落,屋内有片刻的沉寂。

    关锦兰拧着眉看着赵世子,他纹丝不动,依旧坐得稳稳的,斜眉着眼看着她,丝毫没有被人打扰的自觉······她拿他真是没办法,分开这么久,她想推他走,只能呵呵······两声了。

    懂不懂热恋中的人啊!

    “奶娘,茶就不用送进来了,今晚不准人再过来打扰!”

    周妈妈守在门外的身子闻言,直发僵。满脸的不甘心和心焦。赵世子今晚又得呈了,她好想骂人,但还是退了下去。耳边却在此时,似传来鸽子咕呜咕呜的声音,皱眉,脚下的步子骤然加快,拿剪刀去了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