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5章 独特的秘方
    香儿听到关锦兰在厢房里叫她的声音,应了声是,赶紧招手让刚才那两个婆子把肉抬过去厅里,准备叫她们怎么灌肠。

    “香儿,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香儿迫不及待的样子,有些好笑,这小丫头片子,搞什么?跟打了鸡血似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。”香儿面红,不好意脚尖顶地画圈子。太想表现了,反而在东家面前丢脸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伸手,点了下香儿的额头,“照规矩,跟她们说,按斤两算纹钱,但质量你一定要把握好,肠灌好先挂到厢房里,后面的步骤就你一个人做。做得好,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香儿闻言,脸红一片,东家好坏!嗯,东家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?害羞,想上前,又不敢,想跑,可东家还没让她走,她又不赶动,愣站着扭帕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边说边敲着桌面,香儿侧眸偷瞄,东家长的可真俊,敲击桌面的手长的晶莹如白玉似了,竟比女人手还要好看几分,也难怪被混世魔王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后背止住冒冷汗。东家喜欢她,混世魔王喜欢东家,娘呀!那她如果跟了东家,不是在跟混世魔王抢人吗?惊悚,全身开始打摆子,满头大汗,忙抬臂伸手擦额头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东家,你想什么呢?

    你到是快点啊!

    “香儿,第一次就这么大量,所以下锅煮的时候,你一定亲自盯着火候,一定要控制好。起锅的时候,你最好在旁边看着,如果你做不好,我就让梅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香儿一听急了,“公子爷,奴婢能做好,最多奴婢第一锅的时候先煮少一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直线,知道抓紧机会,是个好形象。人无压力全身飘啊,有压力,才会有动力。

    “那行!公子暂时相信你,还有让其她的婆子手脚再快点,争取跺的肉能把所有的肠子都灌了,调料我给你留着,每盆放两包,不要给别人接触到调料。”

    香儿急忙恭敬行礼,“公子爷,奴婢一定做好。”声音杠杠的,果决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摆手让香儿退了下去。端坐桌子,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这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冒险呢!小丫头刚不知道在想什么?那脸色就跟个调色盘似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换梅儿过来,唉,梅儿受伤了啦!再说,梅儿已然负责酸菜那摊子事,再让她管这个,不行!虽说,这香肠可是她眼前最重要的事情,但梅儿对她来说,更重要。

    就在香儿身上赌一把,不行,到时再换!嗯嗯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灌肠的肉肯定是够了,那剩下的肉也不能浪费了。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拍桌子,腾的起身,就这么办!

    1号农庄里片刻之后,浓烟滚滚呛人而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脚尖一点,第一时间就借地之力飞了过来,阿东也放下手边的工作冲了过来。弄得后面种地的奴才们都以为着了火。

    关锦兰此刻,正兴致勃勃地在指挥着人拿肉架在火上烤,那小音调儿,乐的都快飞上天了!

    赵世子脸上直抽抽,狭长的瞳眸漠然无澜,薄唇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苦笑,趁他不注意,一把就推开了他,就是为了过来烤肉吗?还那么大的一块,这肉得烤到什么时候,还能吃吗?

    阿东瞪眼,莫名打寒颤。旧主子不高兴了,他都能闻着空气里一股阴恻恻的味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转身一看,“赶紧把院门关上,可不能让后面的奴才给看到了。”音落,免不了心中发虚,渐渐而止。呜呜······她没做错,怂个屁!这可都是用来挣银子的。

    阿东一听没他什么事,脚下步子即时升风,主动退了出去,顺手就把院门就关上了。旧主子再气,也不会把新主子怎么样。最多抱回去猛一顿······新主子这是又在想到争银子的好主意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毛茸茸的丹凤眼儿还敢直他直眨巴,嗓音稍显暗哑问道:“贾公子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思索,没听出是赞还是要挨批,怎么办?真是欲哭无泪,绝对不能在此时闹开,必须要稳住,“没,没什么事!看着今天这肉有点多了,我琢磨着做点烟熏肉。你别急,等我把这摊子弄完了,就回去,给你做全猪宴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敛了狭长的瞳眸,薄唇弧度轻扬:烟熏肉?小东西脑子里都什么古灵精怪的主意?不就是猪肉嘛!她爱琢磨就让她琢磨,猪不够话,他就把她把京城附近的猪给弄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用这事推开他,到不失为好计!好计?

    “肉,这样做,还能吃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就像吊的几直个桶,迎着他眸色,深觉自己的皮肤有种莫的紧缩,忍不住深吸入一口道:“这个自是能吃了,我这有个独特的秘方,做出来的风味自是别具一格。你忘记本公子可是有一位学识通天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额间竟爬上了细细的汗珠,嗷嗷,定是这混球强大的气场在对她使压,连带着空气都稀薄了,静谧中好似能听到自己心里桶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,准备站在这里做柱子?”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·!”

    回神,抬眸,嗷嗷——这是嫌她没上前接驾。可身边的这么多的奴婢,虽说都是她的人,不敢直接用那眼睛直接打量他,但是个人都有耳朵能竖,能收音啊!

    更何况,是人如果猛听到一些猛料,都会忍不住偷瞄一眼,怎么了?你还能把人的眼睛挖了,那她的多亏啊!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怎么也得编一个合理的出处,要不然就身边这些窥视的眼神,就让她吃不肖。一个谎话需要十个谎话来圆,真是够悲摧的。可是不圆起来,这些帮她挣银子的腊肠和烟熏肉要怎么卖出去?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微凝沉,狭长的瞳眸有抹暗光快速闪过,竟然敢不走过来?好啊!她不来,他还不会主动上前。抬腿踏步走了上前,伸手轻言,“喜欢就好,那玩意儿不够,跟爷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