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4章 还有谁知道
    赵世子脸色阴得有些吓人,身体内冷气不停的往外放,“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关锦兰傻眼,心似有千丝万缕缚住,呼吸开始不顺畅,结巴道:“就,就,就莲花宫的左右护法,护法知道,还,还有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剑眉轻轩,凑耳畔语细,“以后小心点,有什么事你就往我身上推。”音落,紧紧抱起,“爷以后陪着你操练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惴惴不安靠在赵世子怀里,陪她操练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操练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缺心眼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!”扭身子,侧头颅,嘟嘴,竟会损人!唉,她的忍功是越来越好了?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无奈低声说道:”看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戒指款色好老,嗯,回来也没带手信给她。啊啊啊,忘要啦!这个绝对,不能过关滴!

    “这是,师傅送我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一怔,表错情了!那还真是和她的莲花没的比,莲花会教曲谱,还会教她如何收拾莲花宫中的人,而且,还能种植,收纳各色物品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那你师傅?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让你丫的乌鸦嘴,问什么不好?

    “因为被人出卖,他逃到了鲁阳王府,碰巧遇到了我,所以不得已又收下我这个徒弟,也才有了爷这一身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顿感到他陷入悲凉的气息,随便也将她悄悄环绕,忽然更加后悔自己八卦的因子,混球,果然是个长情的人!偎在他怀里的身子扭了扭,“混球,我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薄唇弧度微微上扬:是啊,师傅虽然不在了,可小东西还陪在他的身边。还有,小东西可是很久都没有这样主动搂紧他了。

    今天,算是意外的收获!

    “你在,真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面红,好看的丹凤眼儿眨巴眨巴,他在这种时候把这句话还给她,嗷呵呵·······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!

    “轻点,我有点疼。”音落,搂在腰间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,轻掐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爷,真想现在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僵怔,龇牙,这个色痞子,“你快点松手。”

    “再抱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直翻白眼,又不是金银,抱个没完算什么?在来的路上,就怕一不小心在马车上擦枪走火,好不容易放下心来,他又开如给她作上了。

    使劲掐了一下他的腰,“不是说就抱一会儿嘛!怎么还动起手了?不准摸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不准包!”这可关系到他今后的福利。

    “不包,那不就穿帮了!”音落,忍不住又在他的腰那里掐了一把,难道他让她顶着前面的山峰装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再掐,爷现在就办你。”音落,将头埋到她脖子里,深深吸着她身上的清香之气,努力地舒缓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眨星星眼,依稀仿佛好像在哪里听过,男的人腰不能摸,是吧?是吗?无解,却也在瞬间变的老老实实地,乖乖的等着他平息。

    一盏茶······两盏茶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眸前发黑,谁能告诉她现在是怎么回事?隔着她衣服顶在肚子上的那玩意啊!怎么又有肿大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呀!香儿,你有事?”音落,已然赶紧推开赵世子,逃似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个不擦,竟被她给推开了,面黑顿如烧了几十年没清理过的锅底。可小东西都已经溜出去,他也不能顶着个帐篷出去见人。只要一沾她的身子,他就忍不住的有反应,这磨人的妖精!必须狠狠地收拾!

    关锦兰一路小跑,扭头看那厮没有追出来,才松了口气,拍拍心口,“还好!还好。”她不是故意的,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这样也难受好不好,妈蛋,不能想这个,一想全身都在痛!

    他要是因为这个,晚上跟她算账,她可不怕,最多躲到莲花那里,反正现在他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到时,他捉不到人。想到这里她好想大笑。他气恼的样子会是怎样?再踢烂她的门,哼哼!要不今晚她撩拔下他,然后赶紧躲起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也这么恶趣味了!

    “公子,你可是过来了。”香儿站在院子里冲关锦兰行个礼。

    “皮痒了,看来是急着想出嫁了是不?”话落,瞪了眼香儿。

    香儿面色通红,“公子!奴婢错了,你就饶了奴婢吧!要不然奴婢可就没法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!别在这儿做戏,里面的肉垛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香儿抿了抿嘴,公子说谁呢?

    阿东管家看也不看她一眼,她嫁谁去?她到是想嫁给东家,可谁想到东家竟然是个兔儿爷,唉!

    他跟赵世子好的跟糖跟豆似,心里嘀咕不断,嘴上答的到也不慢,“肉垛了有三大盆了,肠子都清洗干净了,就等公子您拌馅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人把肉搬到厢房里。”音落,再次看了看身后,轻叹一口气,没跟来!没跟来?他要怎么解决?左贵妃,右贵妃,嗯,摇头,想个什么鬼?

    香肠虽然制作简单,但是别人想做出她的这个味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有莲花帮忙提练的香料,再加上她这段时间精心的研究,比例的对比。可以说,就她念念不忘的味道,全都备的齐齐整整了!

    可,也不能疏忽,银子还是争到自己家里,感觉更舒爽一点!她要再利用香肠,争个盆满钵满后,再多买点荒山荒地。

    香儿听到吩咐,麻利地让两个婆子抬着三大盆肉到了厢房,“顺便把门关上。”恭敬地守在门外,不让任何人靠近。东家是嫁不成了,但好不容易才来的机会,必须加紧机会,抱大腿!说不得,东家会给她指个掌柜什么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冷风飘白日,光景西驰流,美好的愿望总是让人忍不住地意想编排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晶亮,看了又看,只用一盏茶的功夫就调制好了肉馅,净手,“香儿,让人进来把肉馅抬出去,你负责叫她们灌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