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3章 兔儿爷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抬头望天,天空澄碧,纤云不染,远山含黛,一切都很美,除了这万恶的皇权!不就是变相的不给群众吃嘛!那她还就真要养的。

    反正一头羊是赶二头羊也是赶,她不但要养,还要养出花儿来,嗯,再买进二家人。老子放牛,儿子放羊,老娘给她养猪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么一想,简单好的不要不要的,反正山上大把的空地!

    “赵世子,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,就是爷说的,就是你把天给捅破了,爷也给你补起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怔,嫣然一笑,这个好!霸气!主动握了下他的手,“本公子,先在这里谢谢你了,不过养家禽的事,还要等到明年再行。其实猪肉做得好,也是不错的,今晚给你露一手,做一桌全猪宴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呀!爷等着,不好吃,我就吃你。”赵世子的视线定在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上,专注得几乎有点些吓人。全猪宴?哼!这个借口不错!

    关锦兰听闻,眯眼’瞪’了赵世子,颊边酒涡一闪,转眸扫视四周的同时,伸手掐某男腰间肉。让你不看场合,满嘴跑火车,还让不让她做人了。好妥你也俯个耳呀!

    赵世子低头,看搭在腰间出的嫩爪子,狭长的瞳眸深似冥夜,薄唇扬起诱人的弧度。

    关锦兰炸起,这混球看她眸色儿,整的她心率齐噪,血脉里亦像乱了套一般的到处乱窜乱跳跃。

    “日光日白,你不准乱来!”

    “爷有说过要乱来?还是,贾公子,你想爷了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!奴婢现在是去前面的院子,吩咐她们现在开始备肉吗?”香儿站在车边,规矩地行了个端庄的礼,可脸红一片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:这个混球绝对是故意了!

    “嗯!你现在就过去,那些猪下水,就按以前我教你的方式告诉她们怎么处理;肉绝对往细的跺,一会儿我再过去,教你们做腊肠。”

    香儿忙行礼,应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哎呀喂!

    赵世子真是太吓人的,她们东家好可怜啊!竟然被逼成兔儿爷了!她们全都息菜的啦!白白花一串铜板儿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看你做好事,这下子本公子要名扬海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扬的也贾公子的名字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贾公子的名字也是她的啊!不能再叫劲,叫不赢啊!还是,赶紧把人哄去办公厅。然后,再去查看他们是否按她的方法,洒种,平土。

    众奴才们一见俊逸东家,清俊地走过他们身边,激动直打哆嗦,竟然亲自来看,可见这是多么的重视。一个个,手脚麻利无比,赛着劲头,比着干!

    关锦兰眸眯,尺量着地面,今天肯定是完成不了。叹了口气,估算着怎么也得两三天才能完成,那今天的麦种肯定是够了。麻烦的是后面两天麦种,绝对紧张。

    要是再回36号大院拉,就太招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转身,埋怨。

    ”爷,不能跑出来?“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时牙疼的历害,“快回去,我陪你!”这尊大佛往这一站,还让人怎么干活,没看跪了一地了吗?直接影响生产。

    ”哼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翻白眼,让你拽,知道你很拽行了不?麦种一时半会也种不完,香儿那肉也没那快跺好,她还是在书房理个菜单出来,毕竟刚才广告可是打了出去,怎么也得整一桌像模像样的猪肉宴出来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刚好也能从莲花那里,把后两天要的麦种给拿出来,这样也不用怕惹外面人的眼了。

    至于庄子里的人,可都是她买的奴才和奴婢,想作死的,也要好好掂量掂量,再说她也不会给那些人看见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看了眼笑得像狐狸一样的小东西。面色不自沉地又沉了沉,不能让她再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走那么快做什么?腿长了不起啊!发力,拔腿,不停地划拉飞起,一头冲进办公厅的休息间,‘啪’一声,关门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“出来!”

    关锦兰翘唇角,无语望天,默吐糟:妹纸,你脑袋进水短路了?纯找事,讪讪伸脑袋于门缝,“烨,你不用去如厕吗?”麦种还没拿出来呢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“你想去?爷陪着你!”小东西,看你狐狸尾巴往那里藏?

    关锦兰差点一口把银牙咬碎,怎么就是不开窍呢!真是让人捉急,不管了,不坦白还能过不?深吸入一口气,早死和晚死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爷是谁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躬身行礼,态度超级端正地动手打开门,恭敬道:“嗯,嘻,见来啦!”

    赵世子唇角微抽,眸色幽沉深沉,他到要看看她藏着什么妖蛾子,“毛没长齐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嗷嗷——

    这臭混球!不毒舌会死啊!昨晚在床上哄他的是鬼啊!特么的穿上裤子就损人!不认人!

    “看着,一会儿抿紧嘴巴,不准叫。”恶声恶气啊!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冷哼一声,这有事瞒着他,现在又小瞧他,也罢!他倒要看她到底要做什么?于是阴着脸不出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伸手轻压粉唇,轻‘嘘’一口气,拉着他出了书房,“帮我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耳尖微红,勾引他?愣怔一下,但还是转身抬起贵脚一踢,门儿吱吱两声响,算是合上了。转身一看,面黑,这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一厅的红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“这是,说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呵呵两声,“就你看到了,不过,是把后面两天的种子给拿出来而已。”哼,还当你有多牛逼!看,还是吓着了吧!

    赵世子一看,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。还得意扬扬地,抬臂伸手一把抓住,上下看了个遍,“快说,不然爷就在这里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黑,又是这一招,还会别的不?但双腿还是止不住发软,臭混球!她绝对不陪着他在这里丢人,“我无意中得了个空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