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2章 不宜期盼过高
    “是,是,老奴这就回!”音落,转眸,抬臂扶眼泪,自己奶大的小姐,自己疼!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指望赵世子,还是拉倒吧!

    看这一出一出,日子都没办法过。今天,好在有高人帮忙,想到这里,紧忙扶住身边的院墙,那高人必是大小姐的老师!不然,大家都出事了,就独大小姐没事呢!

    想到此处,一改忧愁的神色,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了,脚步生风似地往厨房而去。撇嘴,哼,赵世子再牛逼又如何?

    还不是得靠大小姐的老师!

    整天阴着个冷脸也就算了,性子还真认人受不了。一时阴一时晴,反复个不停,惊的人这心就没有安静的时刻。可惜的是赵世子又把她家大小姐给哄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小姐要是跟晟公子在一起,也不知道会是何种光景。但是有一样,她可以肯定,断不会这么折腾她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世子沉默,看着顺眉顺眼的关锦兰:这老奴看着确实不错!哼,比关跃海那父亲来的得用!

    关锦兰坐在马车上看着赵世子的脸色,心微有些忐忑,这混球不会又在憋什么坏?伸手拉衣角,轻晃两下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微眯,静等无声纵容,心头有些奇怪的感觉,很想看到她自己主动投到他怀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一弯,“烨,吃点心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好看的剑眉微挑,接着,手臂一抬,猛然发力,将人圈进自己的怀里不松手,“吃那玩意儿,还不如吃你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疼!你轻点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话音儿一落,熟门熟路地放到那引人的高耸上。看来,药可以停了!

    混球就是混球,对他的期盼绝对不能过高。摸什么摸?搂这么紧,很容易擦枪走火的好不好!努力平息心里的胡思乱想,绝对不能跟着他的节奏走。

    还是种田重要!种田重要,想田庄的事就对了。

    抬臂轻轻安住,红着个脸,“我跟你说会话,你规规矩矩的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“别动,我跟你说种田可不简单了,这要从翻地说起·······唔······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借机,快速挪到对面。

    赵世子不悦轻哼,眸内尽收她一起一伏隐在衣袍内的肌理上,“爷,现在对那田不感兴趣!”音落,眸色眯成一条直线落在关锦兰身上,手不动,嘴还不给动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浑身汗毛起立,日光日白地,绝对不能来车震!

    侧身,抱腿,瞪眼,亮出上好的八根小银牙,咔咔示威两声。

    赵世子抬大手轻刮关锦兰的鼻子,狭长的瞳眸流光溢彩黯淡一瞬,笑意自如道:“小东西这是要变成小老虎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噎,低头从暗阁里拿出周妈妈早就准备好的糕点,和一本画本子,低头细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特么的她再和他答话,她就是小狗!

    缱绻暖风暗起,车内缭绕着糕点的香气就好似专门来撩人馋虫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伸手拿茶,忍不住又瞅了眼关锦兰的纤手不停地来回吃着糕点,眸沉,拿茶杯的手改成专门从关锦兰手上抢糕点了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几来几回,某女气急,然碟子中的糕点功成身退,没了!抿唇,侧眸,不理。还是想想,阿东向她禀报过土地情况。

    地新翻,也用水浸透,这次过去洒上麦种,再铺平,也就算是完成了。可她还有点担心麦种不够,到时该怎么做呢?对了!可以一边指导他们洒麦种,顺势再往里加点麦种,做得细心一点,应该不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瞧着外面的天气,等这件事完成之后,她应该再请人挖一个菜窖,用来储存一部份菜,这样在寒冷的冬天她就可以从空间里拿出新鲜的菜吃了。

    挖菜窖,这件事看来不能再找那害人精混蛋!

    赵世子眸垂,随手拿起掉在一边的话本子。好看的剑眉微蹙,小东西总是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,竟然爱看游记?什么意思?心绪百转,微沉,还是不安于室。眸沉再次看了看关锦兰,这是,又在想她种地的事?

    还是,憋着劲想去那里游玩?江南吗?这地记翻阅的痕迹最多!

    垂眸,玩板指,神思流荡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1号农庄

    门内,大家伙排好队已经静悄悄地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挥手叫来阿东,低语吩咐了几句后,一众人退个干净。

    阿东步子微顿,看了眼关锦兰的后面,没出声,退了下去,吩咐人按关锦兰说的方法洒麦种,平土。

    关锦兰退回马内,抬手扶额:阿东对梅儿这吃货丫头,还真是一般的挂心啊!

    赵世子动手掀车帘,眸色顿时深邃,看着眼前的良田,又转头看了下关锦兰。腹诽:暗九怎么回禀的?这哪里是荒地,这分明就是上好的良田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就世家现在手里的良田,也没这里规划的好,这一排排的,跟谁说这些是荒地也没人会信,怪不得小东西在外面建起了围墙。聪明!

    “贾公子,你好学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一愣一怔后,瞬间得瑟,抱拳轻晃两下,“赵世子,过奖,过奖!此乃雕虫小技也。”妈呀!今儿日头肯定是从西边升起了!收受表扬了?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关锦兰得瑟的样子,面色一沉,心里却软得一塌胡涂,“贾公子,那中间建的是仓库?”

    关锦兰伸着素白如葱的玉手,“no,no,那是我准备的猪舍,本公子不仅要良田,还要循环利用它们,帮我赚银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眉毛挟的死紧,猪肉有什么好,他一点也不爱吃,“贾公子,爷喜欢吃牛肉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嘟嘴,什么鬼?

    她刚找到点存在感,就拐话把子,这厮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,喜欢吃牛肉?是想让她养牛吗?

    面抽,“养牛?”

    赵世子点头,“嗯,爷就是喜欢吃牛肉的人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面黑:靠!

    “爷,大齐国准屠牛吃?”

    赵世子扬了扬手中的画本子,“那些人不包括皇家的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