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1章 藏到那里去了
    众奴才只当阿东管家是怕了赵世子,提麦种的速度贼快!

    赵世子这混世魔王,什么时候从东北府回来了?可千万不要烧到他们身上,他们上有老下有小,相到此处,胸膛跳得就像大杆子使劲撞城门一样,心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,看着浑冒冷气的黑脸赵世子,“怎么起来了?也不多睡会儿,你看你都瘦了!”

    哎呀!我的娘啊!他们都听到什么了?

    赵世子和贾公子竟是一对兔儿爷,这就难怪市井会传出世子钟情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了!关勇伯不着调,女儿也跟着受苦!没娘的孩子可怜啊!

    今天,这个事也不是我们所想听的,千万不要杀我们灭口呀!连跑带溜,客厅里的麦种一下子抬个精光。

    关锦兰‘噗’一下就笑出了声,想不到这混球还有这功效。光是这么一坐,慵懒一瞟,她买来的奴才就吓的面如土色,脚步声都不知道轻了多少分。

    赵世子黑脸,小东西就是欠收拾,一把抱起,顺势就在关锦兰的红唇上咬了一口,“你没事?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看呢!”

    “我眼光好,我家男人自然没事!”得赶紧把这混球的毛给络顺了,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腻歪到什么时候,她不想和他脸红,更何况红不起啊!

    “哼!”还是不老实交代问题?欠抽!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收回眸色,不看他面沉如渊泓的狭眸。腹诽:这虽然不是人肉沙发,是有温度的钢铁板,但甚在有温度,而且是会慢慢加热的钢铁板儿。思及,悄悄挪身子往前一点点,再一点点,以防他二弟变钉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不上道。该表时的时哭天抢地求放过,不该表现时屁股翘那骚气。

    “坐好!”音落,手臂一环,圈紧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陡然发僵,微扭身子,这让人欢喜的日子哎!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深层悠远,手臂再次圈了圈怀中的人儿,勾了勾嘴角,轻轻把人放开。无声的气势倾泻而出,产观望之态。

    关锦兰微怔,阿弥陀佛!这厮,还是顾及她脸面,眉眼弯弯,抬臂微微一勾,“么么哒!”音落,粉唇往前一送一碰,即退。

    转头颅,嘢!比剪刀手,时间掐的刚刚好!

    “明月,有事?”

    明月闻言,移开看向别处的眸色,踏步走进来,抱拳行礼,“公子,清风,她······”左右为难啊!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她还没罚她,她的脸子倒是大,场面也应该过来走一下。

    “她自请去刑堂受罚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微挑,请罚?很了不起啊!行!那她就等着看看,莲花宫的刑法如何?眸冷声冷,“怎么,你想为她求情?”这混球,刚还表扬他来着,这会私下底勾着她的手,在掌心不停划拉做什么?

    “做错事,自然该罚!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还有事?”捏什么捏?昨晚感觉就要肿了!

    明月一听,心中不免咯噔一下,圣主这是连她也嫌弃了吗?

    “属下看在同门的分上,帮她回禀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内里抓狂,腰那是好揉了,痒死本小姐了!

    “周妈妈以及中院的人,吉祥和如意都已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嘴角抽搐,大手一挥,“嗯!”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关锦兰面皮子繃紧,装傻,龇牙,“做什么?”这还有人呢,全当灯下黑,有桌子挡着,别人就不知道吗?

    赵烨狭长瞳眸幽深,诡谲地眯了眯,惊的某女头皮发麻,心中叫苦不迭,“那,你可是看见,我好着呢!真没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笛子到底藏到那里去了?难道有暗阁,不可能!他进来的速度,更本不可能有时间藏!小东西看来有不少事儿瞒着他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,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那,那,那奴家这日子过得多艰难,你是看见了,这往后可就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唇角弧度上滑,手臂一勾一圈,小东西一有事就犯怂,口不择言,“你才知道?”

    关锦兰心想:得,这马屁倒是受了。可这脸还是‘辣’么欠扁,不会才查她的秘密了吧!一时间难以脱身,免不了在他怀里拱来拱去,气氛越发的暧昧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爷最喜欢你这样。”兴味十足,轻兆的语句。

    关锦兰:你大爷!

    赶情又在这里逗着本小姐玩呢,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改戳为推“喜欢就好,起来,还有事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动作微停,双臂轻巧一用力,将关锦兰抱坐桌面上,大手细整理如墨的发丝和衣袍后,再细心地为关锦兰戴上面具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语调内竟有些落莫。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从当机中回神,抬臂伸手扯衣角,“混球,你在真好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垂,看了看扯着他袖口轻晃的嫩爪子,无奈一笑,充盈戾气渐消那么一丢丢,府身,灼热薄唇轻轻扫过她唇畔后,提手轻捏嫩嫩的面颊,“出了院门,我就再松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点头,脸色绯红一片,斜‘嗔’一眼,不知是臊了,还是气了?

    两人一出厅门,就看到周妈妈站在门口,关锦兰脸刷的就红了,轻轻推开赵世子的大手,讪讪道:“奶娘,你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无表情,恢复人前一贯表现,冷的能够直接冻死人!

    周妈妈头埋得很低,躬身行礼道:“公子,老奴皮糙肉厚,能有什么事,您怎么样啊?”话越说越急,是藏不住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赶紧回去休息!

    “哎,您这是出那?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老奴准备暖锅,您回来多少用一点?”抑制轻轻发抖的身子,侧着头颅,忽略身上冷嗖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奶娘,你好好休息,让哑婆带着秋桐做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告退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公子!暗阁有您喜欢吃了糕点,您有就先吃一点。”不管了,她关心她的大小姐,难道还不行了!

    “嗯,还不回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