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深浅几何
    关锦兰轻‘卒’一口,身姿一扭,拂袖子,“别闹!”面皮子烫,眸内流光似在渐渐升温。

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”狭长的瞳眸瞬间靠近,一触,刹那融化,化作呜咽,噎回。

    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!

    ===

    清晨,凉风一阵紧似一阵,雨也一阵紧似一阵,像一道道银帘子挂在空中,耳鼓边传来‘嘶嘶落落’的响声,雨滴密密似网似飘渺的素纱,从天上漫无边际地吹到地上,激起朵朵数不清的丝丝的雨花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笑的一脸荡漾的某心里无端猛跳两下,混球这个不提他的性格,只看外面这层皮,还真是挑不出半点不是。

    磨贝齿,摆这个骚包的样子做什么?

    整一个中山儿狼,昨晚,她都那样帮他了。竟然还是不依不饶了,搞的她现在全身泛力,忍不住就拿起枕头一举,狠狠地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要修炼!

    一定要修炼,不能总是床上床下都没有话事权,她要反扑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幽沉,嘴角勾起一抹不可见的弧度,抬臂伸手轻巧接过放下,收起摆好的姿态,瞬间从床尾扑到了床头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见,太阳穴忍不住突突直跳,不是又想来个早间操吧?怎么办?她顶不住,手背还酸着呢!大腿两边的皮还火辣辣痛,脚掌心还在发痒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兰儿,你昨晚的表现可不怎么样?”音落,手指微动,撩起如墨的发丝,轻嗅深吸一口气,圈圈地绕于指尖。

    体力耐力不行!他想要的鱼水之欢,难!必须加紧的操练!这样,在她真正成年时,他才好开动。

    昨晚,细查检了一遍,各方面都还不错,皮肤细滑嫩,腰肢柔软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似觉的窗外有阵阵凉风穿过窗纱,穿过床缦,狠狠地降落到她身上,冷的她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音落,抿唇,侧头颅,咬牙,她又一次嘴巴快过大脑,怎么办?能绕回来不?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愣怔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赶当着他的面,让他去死!这词儿,冷笑一声,“爷要是死了,也会带着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·你!”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不停地扇动,长长的睫毛闪闪,眸色内的神色变幻神快,背后直冒冷汗,死守着被角压紧。

    赵世子抬头,“别闹,擦点药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剑眉微挑,音儿带勾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身上汗毛瞬间起立,嗲里嗲气诱哄道:“自己会好啦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看着关锦兰的眸色儿是一变再变,突然身躯一跃,扑了上来,欠收拾!

    “上药好的快!”必须养好,必须把浪费的时光讨回来,今晚,嗯,还要再来上几回?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梅儿请安和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瞬间发沉,想到关锦兰现在十分的忙碌的生活,抬眸一看,各种不好的感觉都来了。

    他刚解离别之苦正在兴头上,抬臂伸手,没心没肺的小东西!暂饶一次!

    关锦兰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,在第一场雪之前,定能种下冬小麦,还有做香肠的猪都已经定好了,全都等着她呢!

    “乖,伺候本公子起身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他放她一马,她即时就发拽起来,“行啊!”刚好,再过一遍手瘾!

    关锦兰一见,忙圈被子跳起,“乖,在家好好呆着,娘子去争银子回来养你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腿一勾,手臂一抬,身子一转,把人压下,“爷有银!”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事,难办了!

    为了原定的计划不拖拉,发动三寸不烂之舌,软磨硬炮,必须把冷面傲娇男拿下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抽,他要是再不点头同意,小东西定要把他二弟说的抬起头来。不过,同意归同意,条件也有了。

    小东西去那里,他就去那里,贾记1号农庄是吧!他到是要看看,有何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去腾飞阁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不也早膳啊?您慢点,这刚才下完雨!”

    “没事!早膳让奶娘摆到腾飞阁,”说到这里,脚步微停顿,“梅儿,你去外面等着,世子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啊!哦!”撇嘴,怕怕。

    赵世子脸黑,小东西步子甩的比他的步子还要宽,赶着去投胎,哼,也不等着他一起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腾飞阁

    关锦兰看了眼阿东,“十两马车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阿东抱拳行礼,“是!”

    “让人把麦种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阿东一听,这哪里来的麦种?他怎么都没看见,可主子这样说了,总不会让他叫人进来搬空气吧,应是退了出去叫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阿东走了出去,忙从空间里把麦种拿了出来。阿东叫人还没过来,就听到赵世子和清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清风控制着五成剑之意,层层密密将赵世子怀绕,能在圣主床上过夜的男人,她到是要试试他够不够格。以便四大家族更好的挑选人材!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微蹙,气息一起微愣,他竟然被她紧紧地困在属于她剑之气流之间。心念微动,腾升内力两层,袖袍微抖,脚下步子一步变常人的十步,青色的剑意随动而出,冷凛刺出,欲寻无痕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剑之气场碰撞交叠,你来我往将交锋演绎宛如竹影潺潺,漾出数不清的剑影,发出惊人的轰鸣之音。

    猎猎剑意带着絯人的寒风,骤然惊见,剑意的中心,飘扬起漫天飞舞的雪花在剑之困顿中游弋不停,略要溜出,钻出挡住在前面重如泰山的剑之意念气场,一时间气氛凝结,竟成不死不休之局。

    关锦兰想装死,可眼门前的事,是清风一点也没将她放在眼内,面黑,心沉,意念微动,翡翠玉笛骤然飘于眼前,抬手拿起,靠唇边。

    ‘莲花,你个骚包货,这次如果敢在关键时刻掉链子,本小姐就把你的小湖泊里的水刮个干净!’麻麻地,让她背那么多的曲谱,还不快点指点一二,制住那以下犯上的老货!

    嗯!呵呵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