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8章 狠吻叙情
    主人热闹确实不能这么看!

    他聪明乖乖地跟着左护法去浪一下,换过思路,争取下一回。不过,能看到今天这一回,它可是一点也不吃亏!

    关锦兰愣愣,终于回过味来,瞬间僵如石雕像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亲了就要负责,爷还没有沐浴,你到是急上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这暧昧的姿势,眯眼一看,一个头两个大,心里酸涩,还真是风尘仆仆先跑她这个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,先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再抱一会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放我下来,我让给你准备热水。”不控制嗲里嗲气的娃娃音,哄人,抛媚眼儿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腿肚子一抖,蹙剑眉,小东西又开始作了。这音色儿,神色微沉,眸色瞬间幽暗,放某处的大手轻揉捏。

    嗯,这手感比出发前,好的不知道多少倍!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通红,很想跟他说:你大爷,那地不是面团。转头,“梅儿,准备热水。”

    梅儿应是,赶紧门口退出。世子爷真是太暴力了,还是她家阿东好。

    “一起冼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一起洗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自己洗。我,我去给你准备点吃食。”挣扎着想要下来,哪里知道赵世子三下五除二,就把她脱了个精光,只剩下肚兜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知道,他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在他的面前都完全没有了任何吸引力,漫长的夜里,他都是睁大了瞳眸天空,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和小东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来打发这个漫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,还有什么调味品的话,就是应付隔三差五对他的暗杀活动了,要不然这日子还就真是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“吃这么久的药,那地就长的那么一点。”音调儿,满满的嫌弃!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什么就长那么一点点?会不会看,抬臂伸手轻抚狠捏,某人的如刀雕的俊脸。盼了无数次的脸,虽说还是那么的俊美异常,只是瞳眸里的憔悴,看着让她心疼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觉,眸沉,可看关锦兰看着他的小眼神儿,微愣,“小兰儿!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点头,面带微笑,眼泪却是成串从眼角滚落下来,“混球···你个臭屁混球···”埋首,一声声埋怨,不停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是我!我真的回来了!不哭啊不哭,爷看你这样心里疼受。”小东西又开始闹腾的。不过,这,他喜欢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扑‘噗’轻笑出声,娇嗔,“会不会哄人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哭的还是那么丑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画风算正了嘛!

    “混球,想你!”被人抱在温暖结实的怀抱,心突然觉得特别的踏实安稳。

    “嗯!”闻言,双臂微微用力,将人圈的更紧一些。

    赵世子眯眸垂首,感觉将头埋在自己颈处小东西,闻着她的香气,薄唇轻触的一下她的耳坠,“今晚,好好表现!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,心跳骤停,“你,我,你,我还不行!”

    “爷行,就行了!”

    音落,薄唇狠狠落下,狠狠撬开贝齿,品尝到了里面甜美的滋味,他的一颗心这才归了位。

    关锦兰脸色发烫,慢慢回应着他的热吻,眸眯,就这样,就是这个人,就不要再受小心脏的鼓敲,就这样沉迷下去。

    几丝难宣的情真,几丝霸道深入,几丝不满足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看看!”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绯红,严重缺氧,闻言好看的丹凤眼,眨巴巴,不明所以道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长茧子了!”小东西亲个吻,就犯愣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练武之人,手都长茧子。”脸皮子比城墙还要厚,她是菜鸟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兰儿,你故意了!”

    “切,什么故意不故意,奴家不知道你说的是几个意思?”音落,面绯红一片,羞臊,无耻的混球!

    手都长茧子了,他这是想说都是打飞机的缘故吗?

    “爷,现在做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惊愕瞬间结巴,忙抬手捉住他落在腰带上的大手,“你----你这么喜欢用手,你就和它们一起过!干嘛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暗光一闪,抬手臂再次把人圈住,就势在关锦兰的耳坠就舔了下,“自然小兰儿,现在还不行,爷宠你。不过,这活以后就交给你了!”傻样!还敢说不明白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关锦兰要气笑了,“我耳鸣,什么都没听到!”臭流氓!

    赵世子言见状,伸手拿起桌子上关锦兰倒的清茶,轻‘呷’一口,低头,府耳,“没听到,没关系,爷就要和你一起过,爷以后就吃你一个人,就吃你,吃完再吃你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瞪眼,这人果然是个混世魔王,这话,怎,怎好,这样说?

    赵世子也不管面子是为何物,脸皮薄,吃不着,脸皮厚,吃个够!

    “爷,现在如狼似虎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,眸前发黑,忙抬手捂住,咬牙切齿道:“停,停,你停停。”

    月移光梭,深夜的冷风扇起寒意万千。

    赵世子举眸,一脸的哀怨看着关锦兰眉眼含媚,不笑已含春,“爷这几天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回家去?”

    “嗯,爷留在这里帮你做按摩,帮你暖被子!”音落,剑眉微挑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商量了,还不是想来就来的。可现在她也不想他离开,虽然他嘴里不停的说混话,脸皮也厚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基好!”

    “好在那里?”音落,滚烫的气息好似她一个答不对,他就似漫波的湖水再次袭来,要将她溺毙。

    “好·······”一阵凉风吹来,关锦兰顿住,捂嘴轻咳几声,改思路,“好在,郎心坚贞,定情不忘情,是为这天好男儿正气之哥,令小女子敬佩,想······”音停,府耳,轻言似未言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抽,小东西皮子又痒痒了,竟然说想干他?好啊,那就来啊,“起来,爷伺候你沐浴!”

    洗白白,看谁干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